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活动简介:

2012年8月19日,阿城、白谦慎、朱天心、止庵、小宝、汪建伟、孙甘露齐聚上海书展文景艺文季,畅谈“阅读未来”主题。
   小宝认为,坚持阅读的人对未来持非常悲观的态度,如同梁启超当年描述的未来并没有他想象的那种万邦来朝的场面;朱天心选择借着阅读,累积前人的思维宝藏,借着前人理解现在,有勇气对抗现实。她坚持做一个大时代环境下的“疯婆子”,用自己的文字创造心理的黄金国度。

阅读也许只是普罗大众的私人行为,但对于作家而言,正如白谦慎所说,他们的作品将来都要接受未来读者、专家的检验。而且“未来常常并不遥远,它很快到来。”

【新闻】 文景艺文季落幕,阅读未来成最热词

【新闻】 朱天心、阿城等六位作家畅谈阅读

 

活动介绍:

阅读现场

由网易读书推出的精品专题栏目。没机会与作者零距离接触?没机会感受作者的气场和智慧?没机会一睹现场盛况?阅读现场为您献上知名作家的线下活动全记录。文化、政治、经济、历史等等等等,都没有敏感词屏蔽,没有马赛克捣乱。献给你一个完整版的文化沙龙。

精彩发言

 

很多人提到纳粹,它首先从少数人动手,大部分人会说,我反正也不是他们要抓的人,等这些人都抓完,来抓他的时候,都没有人帮他,当时有一个知识分子,当他被处死的时候,当时问他有没有什么话交代,他说没有什么话要交代。我也很怕,那个局势要是发展到很不好的时候,有一天失去发言的资格,因为该说话的时候都没有说,所以才会走到这个地步。所以我非常的坚持做一个疯婆子,把我看到的,尽管整个岛在欢庆木马进城,但是我仍然把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写出来,这是我自己谈论跟未来有关系的方面。

 

 

第一,我们常常不自觉的认为未来它是遥远的,不是这样的,未来常常很快到来。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电影导演田壮壮有一部电影,拍摄之后,请了一些人来看看,对这个电影有什么看法。张承志、史铁生当时认为这个电影不好,田壮壮他跟我说,这是拍给21世纪的。现在,21世纪已经过去十年了,所以未来非常快。所以谈到未来的时候要想到威胁性,大家谈的未来,千万要把它放在自己死后,否则当场就被很快到来的未来质疑了。

第二关于阅读,阅读从我认知的经验来看,比如甲骨文,它预卜,也是有未来概念,我什么时候做那件事情会成功吗。但是没有过多久,也就是到战国的时候,基本就对甲骨文不认识了,因为书写的各种问题,就已经不能被阅读了,所以世人读不回去了,设身处地的来说,我们想自己写的东西,未来有人读,未必,他读不懂。

 
 

梁启超在《新中国未来记》中认为乱世不可避免,不能让中国落到明贼、乱民的手里,要落在贤人志士手里。他相信未来会比现在所处的时代更好。梁启超是1902年写的,写60年以后的中国,1962年,如果梁启超活到1962年,他要打自己的耳光。

回到阅读未来这个题目,悲观主义看法才会说未来,我们要说未来比现在更好,我们阅读是过去的,既然未来要更好,那么何必阅读。这么多年,发现这个世界不是越变越好,而是越来越不确定,也有可能是越来越坏。这种意义上,我们应该阅读,至少可以享受前人留下来的财富,我对未来是持非常悲观的态度。

 

 

我们的著作都要被后人阅读,后人的阅读,是在检验我们的成果如何。那么对于文艺界的人来说,充满想像力的阅读,可以不用太在乎,但是对于学术来讲,特别是涉及到历史研究来说,特别是史料的运用,对于最后是否产生颠覆性的作用,有的时候你的例论被别人发现颠覆的话,是比较严重的问题。 大众的阅读,有大众阅读的方法,专业人阅读有专业人阅读的方法。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接受未来读者、专家的检验。有的时候,我们艺术史学术著作的好坏,是受条件的限制 详细>>

 

简介:朱天心:台湾著名作家、编剧。代表作:《击壤歌》、《昨日当我年轻时》、《想我眷村的兄弟们》等。

简介:阿城,著名作家。代表作:《棋》、《树王》、《孩子王》

 

简介:小宝,本名何平,上海人,著名专栏作家。代表作:《爱国者游戏》《别拿畜生不当人》《爱国者游戏》《别拿畜生不当人》

 

简介:白谦慎,美国波士顿大学艺术史系教授。主要从事中国书法研究工作。代表作:《傅山的世界-17世纪中国书法的嬗变》等

 

文字实录

孙甘露:各位上午好,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这次文景十年的活动,今天上午迎来这次活动嘉宾的到场,因为我们有昨天一天的论坛,我们看到读者们非常踊跃,所以受文景的委托,向大家表示感谢,闲话少说,继续今天的论坛,今天我们同样邀请六位嘉宾,阿城、白谦慎、朱天心、止庵、小宝、汪建伟,现在欢迎他们到台上就坐。

昨天上午来参加过活动的朋友,可能大家有印象,来自香港的马家辉先生,他是一个非常活泼的主持风格,有点像是一个谐星,当然非常了不起。下面进入今天的主题“阅读未来”,我也在想未来是什么意思,世纪出版社最近刚刚印刷出来艾略特文集,他说道,向上路就是向下的路,朝前的路就是朝后的路,意思是未来蕴含在过去之中。我想起一件往事,有一年冬天,在北京,我跟一个朋友去找阿老聊天,当时是冬天非常冷,然后阿城说我住的地方比较偏远,出门打不到车,我出门送你,上大陆看到有出租就把你们放下。我们说好,快到早晨的时候,我们就出门了,我们一路走一路找,差不多快回到城里的时候,我们实在不好意思,让阿城把我们放下了,这件事情我这么多年都一直记的。我读阿城的著作和聊天都有这样的印象,他会把你代入历史也许幽暗的部分,但是又会很稳妥的把你送回那个现实的所在。阿城他昨天晚上睡得比较晚,首先有请上海的小宝老师首先给大家开一个场。

小宝:非常荣幸给阿老垫场,这个题目也是他们主办方发过来的,我根本不明白,阅读跟未来有什么关系,他们传给我的邮箱上面讲,是从梁启超的《新中国未来记》说起,说梁启超新中国未来畅享一下他对中国未来的想法,出题目的人,根据这个思路来阅读有关的问题。这是他还没有写完的一本书,其实跟未来没有什么关系,他当时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杂志上面连载,是在上世纪初,讨论是当下的事情,当时想讨论中国向何所去,毛主席有个文章提出当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梁启超新中国也是这样的东西,他认为中国乱世不可避免,一个是贼,一个是乱民,还有一个是贤人志士,不让中国落明贼、乱民的手里,要落在贤人志士手里。开篇讲了,有一个万邦来朝的场面,日本皇帝、英国女皇,世界各地的政要,当时都特别爱中国,用中国的学问给他们讲道理。

梁启超写这个文章的时候跟未来有关系,后面的文章都是讨论当时中国的政局和对策,据说现在为止都有疑问是不是他写的,现在还在讨论。前面一段写于上世纪初,当时世界还没有发生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都是普遍的净化主义观点,他们认为明天会更好,他们相信未来会比现在所处的时代更好,这种观念到了二战以后遭受到普遍的怀疑和挑战。梁启超是1902年写的,写60年以后的中国,1962年,如果梁启超活到1962年,他要打自己的耳光。所以梁启超活到1962年肯定会非常怀疑自己当时对未来的乐观看法。哪怕再过50年,也未必会有梁启超所写的那样。
二战以后,原来写乌托邦的人非常多,讲未来如何好,现在几乎没有人这样描述未来了。我们来看美国的好莱坞大片很多写未来,他都是把未来写得非常可怕,按照好莱坞的设计有个人主义的孤胆英雄,对未来的悲观远远超过当年对未来的乐观。
所以回到阅读未来这个题目,悲观主义看法才会说未来,我们要说未来比现在更好,我们阅读是过去的,既然未来要更好,那么何必阅读。这么多年,发现这个世界不是越变越好,而是越来越不确定,也有可能是越来越坏。人类走到现在,留下什么样的宝贝、财富,我们要固守在这里,能够坚持一些什么东西,所以在这种东西上,如果未来是特别美好的,我就劝大家去放弃,如果对未来十分不确定,而且认为未来比现在更糟糕,我们人类好的环境其实是在过去,最好的财富是过去  留下来的,这种意义上,我们应该阅读,至少可以享受前人留下来的财富,我对未来是持非常悲观的态度。所以我是一个非常坚持阅读的人,我首先先说这些,谢谢大家。

详细>>

微博实录

网易读书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