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人与土地》是“中国摄影教父”阮义忠最著名的摄影系列,以黑白画面记录台湾乡土。

廖伟棠推荐语:

这本书体现了一个摄影师深切的人文关怀,阮义忠不愧是出身于著名的《汉声》和《人间》杂志的纪实摄影大家。


阮义忠镜头中和笔下的那个七、八十年代的台湾,既有淳朴未染的人间烟火,也有社会惊蛰前沿的暗涌,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今天这个成熟温良的台湾的根源。[详细]

【访谈】 阮义忠:人不懂得珍惜所有,借开发之名糟蹋土地

【书评】 郭玥:《人与土地》凝视并挽留乡村 陈杰:宝岛的乡土挽歌

【书摘】:天灾绕过了头社,人祸却不肯收手 台湾的土葬仪式(图)

【书摘】:人和土地的亲密关系被机器取代垦丁农场的孤单女工(图)

活动介绍:

公民阅读深度

为了提升公民阅读的质量,促进公民社会的形成,网易读书频道特别邀请胡泳、蒋方舟、廖伟棠、刘柠、刘瑜、苏小和、熊培云、许知远、王建勋、王晓渔、张铁志、张晓舟等12位具有公信力又愿意对公众发言的知识分子,为读者定期提供一份好书书单。

从每月书单中精选一两本书进行深入解读。

作者访谈

公民阅读深度

《人与土地》提到台湾大地震摧毁了台湾的景象,您的总结是“天灾绕过了头社,人祸却不肯收手”,这句话怎么解释?

这句话的意思,是人不懂得疼惜大地、感恩大地,自以为拥有土地就可予取予求,藉开发之名,爱怎么糟蹋就怎么糟蹋。证严法师曾说“走路要轻,怕地会痛”,很值得深思。

现在,农村和农村之间、城市和城市之间同质化很严重,是否让您的取材越发狭隘?

现在的农村与城市,我几乎不晓得要怎么拍了。老天待我不薄,竟然让我在这么好的慈济团体中占有一席之地,我现在拍的照片一点都不比年轻时候少。我很高兴能为这个时代的好人好事留下见证,告诉世世代代的子孙,我们也曾经有值得光荣的事。美好年代存在于历史上的每个阶段。

现在的台湾,乡村文明已不是主流。如果请您为当下的台湾作影像记录,您的主题和角度会是什么?如果请您记录当下的大陆,您的主题和角度又是什么?

我从来就没跟主流走过。我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并且认为,把事情做到最好,再小的事也都会很有意义。我拍台湾农村时,大家都不去,认为那很落后。如今,那些地方都成了著名的观光景点,也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每个地方本有的特色都不见了,成了模式化消费区,买到的纪念品、住的民宿、吃的餐饮几乎都一模一样。我现在一直也在记录台湾,那就是一群付出无所求的慈济志工,以及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的创办人证严法师。至于当下的大陆,我不敢献丑。有太多好摄影家可以把这个时空的神州大陆的人民生活处境表现得更准确。我只不过偶尔去做讲座、开展览,看看老朋友,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如果有什么我真正想拍的关于大陆的主题,我也没那个因缘,很遗憾。我最想拍的就是我所仰慕的作家们,如鲁迅、沈从文、老舍、巴金、钱钟书、朱光潜……等大师,这是我唯一能向他们致敬的方式。

您说写《人与土地》正是一种反省,期许自己在未来的十年间以文字为重;再有十年,那就重拾画笔。能讲一讲您所说的“以文字为重”是什么意思吗?除了照片背后的故事,您有更多的写作计划吗?

摄影需要强烈的好奇心,不是说我现在不好奇,而是年纪大了不容易大惊小怪,在心态上比较适合写文章。回忆是写文章最大的本钱,拍照却绝对无法回忆,每张照片都是新的发现。因此,我自觉六十岁以后应以文字为重,照片为辅。更何况,在拍照之前,我就是个爱写文章与画画的人。坦白说那时写的并不好,只是爱作怪。拿起相机后,不只眼睛被训练得更会观察,心也更能体会,所以文字愈来愈精准,叙述带画面。这样的文体有一种临场感,我想,这是比较容易引起共鸣的原因。我也知道自己的文字比专业作家不讲究多了,但也有专业作家所没有的节奏感。《人与土地》结集出书后,受到更广的读者群喜欢,这给我很大鼓励。我有十个摄影主题,到目前为止才写了三个,就算是不写摄影,我也很想写音乐,因为我在欣赏音乐所下的工夫一点不亚于摄影。我收藏了一万多张黑胶唱片,除了重摇滚无法接受,其他古今中外各个年代、各个民族的音乐我都非常感兴趣。看缘份吧。再给我十年,我还真的想重拾画笔,相信会让我回到年少时沈醉在线条天地中的无忧无虑。 详细>>

 

简介:阮义忠,1950年生于台湾省宜兰县。22岁任职《汉声》杂志英文版,开始摄影生涯。三十多年来拍摄了大量以百姓日常生活为题材的珍贵照片,作品也成了台湾独一无二的民间生活史册。

阮义忠的著作丰富,对全球华人地区的摄影教育有卓越贡献,其中尤以1980年代出版的《当代摄影大师》《当代摄影新锐》,1990至2000年代创办的《摄影家》杂志影响最巨,被誉为“世界摄影之于中国的启蒙者与传道者”,“中国摄影教父”。

第一季度书单

更多好书榜单

书评实录

公民阅读深度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值台湾工业化高潮,农业文明走向衰落。那时候的台湾文艺青年们,作家陈映真在搞乡土文学,歌手罗大佑写出了《鹿港小镇》,对工业化浪潮进行反思,为正在消逝的农业生态文明唱起了挽歌。

阮义忠则走遍台湾的乡村,用镜头去捕捉那些即将消逝的乡土人情,这就是著名的摄影集——《人与土地》。而阮义忠后来也成为将西方摄影潮流引进华人世界的传道者。三十年后,阮义忠又为《人与土地》配上文字,重返当时的拍摄现场。一切都在变,只有那个拍摄的瞬间,将成为不变的永恒。

这本书,从“成长”为题开始、接着以“劳动”、“信仰”为题递进,最后以“归宿”结尾。我随着阮先生的这个勤勉的背影,发现着,摄影在人性的照耀下,所呈现的美好。

你的心灵有多干净,你拍摄的影像就有多纯美。这本图文融为一体的书里,阮义忠,一直追逐着生活中纯美的东西,那些柔软的情感,于文于图中交织着撞击你的心灵。读完这本书是一次心灵的美好远行。 详细>>

微博实录

公民阅读深度
网易读书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