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江城》:1996年8月底一个温热而清朗的夜晚,我从重庆出发,乘慢船,顺江而下来到涪陵。

王晓渔推荐语:

1996至1998年,不满30岁的美国青年海斯勒来到涪陵师专支教。


他是教育者,也不断被教育。中国教育体制的微妙之处,在于这套体制不仅规训学生,也规训老师,规训无处不在却又如同不在。海斯勒对这套规训体制始终保持一种敏感,并将这种感觉写出。


或许,自我启蒙的前提就是知道自己处于一种熟视无睹的蒙昧状态。[详细]

【访谈】 海斯勒:我在中国人身上感受到了希望和野心

【书评】 凌越:文学和纪实的双重魅力 海斯勒的朋友们品《江城》

【书摘】:最初涪陵对我来说意味着各种声音 有中国特色的莎士比亚

【书摘】:在对外开放问题上中国人依然矛盾 涪陵缺乏社区感

活动介绍:

公民阅读深度

为了提升公民阅读的质量,促进公民社会的形成,网易读书频道特别邀请胡泳、蒋方舟、廖伟棠、刘柠、刘瑜、苏小和、熊培云、许知远、王建勋、王晓渔、张铁志、张晓舟等12位具有公信力又愿意对公众发言的知识分子,为读者定期提供一份好书书单。

从每月书单中精选一两本书进行深入解读。

作者访谈

公民阅读深度

你在上世纪90年代来到中国,而涪陵是你在中国的第一站。那时的中国给你的最强烈的印象是什么?

最主要的误解来自政治方面。90年代前半期,在美国,几乎所有关于中国的新闻都是有关政治的。所以我对“中国是什么样子”抱有一种固定的观念。美国人通常认为在中国,所有的事物都在严密控制之中。所以我第一次到涪陵,对那里人们不受拘束的一面感到非常惊讶:比如人们正在努力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尤其是改变居住地。那时候外国评论家还没有注意到中国人口迁移这个重要的变化。我还在我的学生们身上强烈地感受到中国人的决心。他们生活大都比较贫穷,但基本都接受了扎实的教育,勤奋学习而且充满希望。我确实在中国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希望和野心。

您在《江城》中提到,自己有段时间成了两个人,一个是美国的海斯勒,一个是中国的何伟,中国的何伟是个什么状态?这两者之间会打架吗?

他们是一种和谐的关系!我是有意制造这种分裂的。在我去涪陵之前,我上过很优秀的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牛津大学。但我感到呆继续在那个精英的世界里是不对的。一个作家不能太傲慢,需要去接触真实的生活。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自己被视为是高智商、能力卓越的人,但在涪陵生活的最初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像个白痴。随着时间过去,我意识到作为愚蠢的何伟是有好处的。人们会对他很有耐心,很慷慨。在中国我会倾向于更有耐心,更友好,心态更开放。以前的我不是那样的。到最后,我觉得涪陵的生活改变了我的美国人脾性。我现在是一个不同的人。我懂得了,如果保持积极和开放的心态,对那些不同的人有好奇心,生活会变得更好。

在您作品中多次提到,民众对于三峡的态度是冷漠、漠然,您认为他们冷漠的原因是什么?

在涪陵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这个问题在美国没有被充分的说清楚。许多相关的报道给人们造成一种印象,那就是在三峡的每个人都反对修建大坝,但政府却强迫人们接受。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对该项目持非常积极的态度,因为他们想要发展。他们在这些事项上没有决定权,也没有必要浪费精力去担心这些。但要明白很重要的一点,他们并非无助。对于生活,他们有许多可以选择的余地,他们可以移民,可以换工作,可以变成有文化的人。所以他们并非被压制,无助。他们只是觉得自己与大的政治问题毫不相干。所以他们并不关注这些问题。这种反应非常人性,也易于理解。尽管我不喜欢大坝,但我尊重他们的观点。

中国十多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涪陵的变化为例,你怎么评价中国的这种变化?

我认为更多的是积极的变化。当然从物质层面上讲,变化是积极的,步伐是显著的。当我再次回到涪陵,我发现我所知道的人们的生活水准已大为改善。这种变化是你在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感受不到的。 同时,我认为这种变化也有一些不平衡之处。受益最大的是在城市,且更多的是限于物质层面的。社会、文化和公民权力方面有待进一步改进。我感受到了人们开始有了更多的诉求。那是一种想要更多参与的愿望。也许在这些改变发生前,先要有政治层面的变革。是否如此,我不知道。但我认为,最终这些变革要超出单纯的物质层面。 详细>>

 

简介: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中文名何伟,曾任《纽约客》驻北京记者,以及《国家地理》杂志等媒体的撰稿人。著有中国纪实三部曲,《甲骨文》、《江城》《寻路中国》。

《江城》一经推出即获得“Kiriyama环太平洋图书奖”,《甲骨文》则荣获《时代周刊》年度最佳亚洲图书等殊荣。海斯勒本人亦被《华尔街日报》赞为“关注现代中国的最具思想性的西方作家之一”。

第一季度书单

更多好书榜单

书评实录

公民阅读深度

何伟对于中国见闻观察之细致描述之生动,相信每一个读者都会深有感触,那确实是何伟作品主要的魅力之源。但是,在《江城》中也有不少段落显得颇为空灵,这其实赋予《江城》某种阅读上的节奏感,甚至也使他的观念变得更为丰富,具有适应复杂事物的特殊弹性。

他几乎是在用一把放大镜观察所有的事物,并且给予这些事物同等的关心。随着阅读的继续,你会渐渐被何伟的新奇感所感染,你会为这些小城小人物身上发生的事情所感动,甚至让你的阅读欲罢不能。表面上,这种吸引力是由叙述的魅力带来的,但它的基础仍然是一种发现的能力,一种从日常生活中发现魅力的能力;说到底,这是文字最本质的魅力。

何伟勤做笔记,有意识地交往更多涪陵的普通人,可是结果却给我们留下极其矛盾的印象:一方面文本本身细致入微,另一方面又显得浮光掠影。何伟的描述从头至尾都细致繁复,但仍然是在扫视他所观察到的事物,尽管这扫视的目光耐心又缓慢,但这样的眼光毕竟缺少纵深感。异国情调容易唤起新奇感,但若要深究事物的本质就不是它所长了。在《江城》中,何伟写了许许多多的人,但是真正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却很少,因为所有这些人物都是在一个平面上展开的,他们的命运和性格在书中缺少充分的发展。书中最沉重的部分是写到一个英文名为简奈尔的女生的自杀,但是简奈尔到底是怎样一个女性,我们和何伟都所知甚少,只知道她成绩在班上鹤立鸡群,为人比较孤僻,只是通过她的同学的转述才得知她是从家乡一座小桥上一跃而下。何伟的惋惜和伤感溢于言表,但也就此而已,何伟秉持了他一贯的诚实——他的确就知道这么多。 详细>>

微博实录

公民阅读深度
网易读书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