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book.163.com
 
张大春: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不管是受题材的启发、某个主题的启发还是某个人物的启发,我都没办法用同一个手法表现他,但我这个人不安分,今天写这个,明天写那个,个别的题材真的就会不一样……
  媒体解读  
·张大春:我是一个优秀的小说工匠
·历史是个大话题 张大春越写越小
·白话文学朱自清《背影》以来最感人的父亲书写
·《聆听父亲》:乱世中的生命烙印
·台湾作家张大春:从先锋派到说书人
  大春印象  
·台湾记者眼里的张大春夫妇
·终于得见张大春
 
  张大春简介  


  辅大中国文学硕士。曾任教辅大中文系讲师、中国时报撰述委员,亦曾制作主持电视读书节目,现任News98 电台主持人。作品曾获联合报小说奖、时报文学奖、吴三连文艺奖、金石堂年度影响风云人物等等。
 
 
A.讲故事的人

  过去八九年中,我比较多的时间质疑,我到底能不能真正的认识我所写过的这些字,所以通过写诗回头变成重新去认字,而认字的功夫或者活动,我再怎么吸,都吸不到那种腔,它变成一种非常纯粹的需要的心智活动,而且充满了乐趣,每一个字后面都有一堆故事,每一个字都是没有香料的,没有调味的,原汁的那种小说故事。[详细]

B。我所继承的中国小说传统

  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占了小说很多便宜写作的作者,应该多一步回头审视一下曾经滋养过我们,并且一直处于和其他文本相互分享状态之中的这些笔记、说部,以及偶尔或者经常会撒谎的史传,应该是一桩美好的事──尤其是当我们深切地体会到:这些叙事技术根本就是“文教”的本质的时候,更觉责无旁贷。[详细]

C.字字从古典走来

  可能每个来自于古典的字,来自于史料的字,来自于千百年前著名的作家笔下文章的字,可能都在流变的过程当中,经历着和人生差不多的生老病死。有些字生下来可以流行,可能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人用它了,过一段时间这个字就消失了,不能没有人用,也没有深想到它,甚至没有人认识它。[详细]

D.台湾小说现代性的兴起与解离

  在我创造新语言和钻研究语言的时候,"中国"不是一个想象的产物,是一个落实的承继和发明。内地诸君常说: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我却要倒过来说:中国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透过历史叙事,怎么样承接或者怎么样重新认识已经割掉的历史或者文化,对我来讲这个问题不存在。[详细]

 
 
唐诺:大春“偷”时间的真正秘密
Oh, my friend, We're older but no wiser. For in our hearts the dreams are still the same. 这是张大春最喜欢的一首歌《那些日子》。写字是舒适的、轻松的、自由的,是偷来的时刻,也许这才是张大春的真正秘密,像他小说《将军碑》偷来奇妙时间的老将军一样,够他可以如此不理人不理世界、一株植物般拿着毛笔地老天荒地一直写下去……[查看全文]
顽童张大春:对大人物不客气
李登辉说,文学是自由的,是不依赖国家的。张大春又顶回去:不对啊,很多国家的翻译工作,都是把自己作家的作品推到国外。李登辉说:我们有“国立编译馆”。张大春说:“国立编译馆”目前在编教材,没有在做翻译工作。事后有人对张大春说,你对“总统”太不礼貌了。[查看全文]
身份一、作家
  内地读者了解张大春,大多是通过2004年版的《小说稗类》。实际上张大春在台湾是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家,他的作品从《鸡翎图》、《四喜忧国》、《公寓导游》,到结合新闻题材的《大说谎家》、《没人写信给上校》、《撒谎的信徒》等,都受到读者青睐……
身份二、书法家
  曾经就有人如此带点莽撞外行、也带点讨好地问起“张大春体”,我一旁听着,张大春的回应意外地沉静,仿佛不知语从何起。他边说边想,像进入自省的零落回答大意是——好的字那么多,你看、你学、你跟着哪个字这样写那样写都来不及了,哪还有什么自己的体不自己的体的问题……
身份三:评书人
   在台湾news98 电台,张大春有个说书节目,已做了9 年。最早讲《江湖七侠传》,然后从《聊斋》、《三言二拍》,讲到《水浒传》、《三侠五义》、《儒林外史》“说书多半跟时事有关,所以,怎样不太低俗地修理最该修理的讨厌的人,在我说书节目里是最大的快乐。”
 
 
绝技一:现代小说

  骆以军说:“我不确定现在年轻一辈的小说创作者是否清楚《将军碑》、《公寓导游》,或《四喜忧国》。这些小说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让人惊异地开启了台湾现代小说在形式上完足并真正专业的黄金时期。”二十出头的张大春凭着旧学根底与对都会新气息的敏锐,写出了一篇又一篇擒尽台湾文学大奖、却又时髦的小说。[详细]

绝技二:青春小说

  台湾作家张大春的“成长小说”《少年大头春的生活周记》、《我妹妹》、《野孩子》皆以玩世不恭的姿态颠覆亲子关系,对于家庭中的权威之“父”展开谐谑书写,具有一种强烈的“弑父”情结。张大春故意以消极、另类的成长经验来质疑、否定传统世俗真理和父权体制的合法性存在,突显出了他的解构意图。[详细]

绝技三:古典小说

  为什么我要写武侠小说?大家都以为武侠小说尽在金庸了。当初平江不肖生为《江湖奇侠传》,那谁会想到武侠小说到未来有什么可能性?结果出了个金庸,把他之前的武侠小说一扫而空,我称之为“一洗凡马万古空”。武侠小说有没有另外的可能性了?我就设想:如何保留武侠小说的种种元素,再让它产生新的活力,加入新的细节[详细]

绝技四:文学理论

  从《小说稗类》中看,张大春是个读书很多的小说家,他的知识结构有两大类,一是中国古代的文史作品,二是西方的经典小说与理论。所以《小说稗类》这本书很有趣:它既象是传统的笔记体,一则一则的笔记,又在笔记之间,有着潜在的逻辑线索,每一则笔记,几乎可以看作不太严格的论文。[详细]

 
 
 
梁文道:张大春比我厉害100倍
你所看到的这部分张大春还不足以囊括张大春的全部,你看到的部分只是浮在海上冰山的1%那一小块,一类作家,大家说梁文道你写的书还能看,大家觉得台湾的作家就像这样的水平,错了。我也要说和当年吉尔斯一样的话,“比我厉害100倍的人还有呢。”……[查看全文]
阿城:从勾拳到直拳
因为你以前的书我也看过,看了《聆听父亲》,我是觉得你原来勾拳比较多,现在就是直拳,所以有很多东西带不上。当然我们看拳击比赛的时候,认为直拳是高潮的时候,勾拳往往是略过。我想这本小说是直拳式的作品,它能够直接达到你的心脏上……[查看全文]
司马中原:野鬼托生的文学怪胎
  在当代文坛上,‘张大春闪电’确是耀人眼目,他学习钻研的玩意兒,统括了上九流中九流和下九流,他天生具有一种敏睿的內感,一种冥冥的灵动,加上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想像和組合能力,以及极具爆发性的语言创造力,这许许多多的因素造就了他,他就是‘野鬼托生的文学怪胎。’……
李锐:他放下了创作者的身份
  我很喜欢大春,为什么?因为在他的创作里看到写作者一种非常清醒的自觉的追求,他在台湾有一阵是先锋小说的领军人物,但经过一段创作以后,他重新识字,重新写古诗,他放下了现代小说唯一的创作者的身份。从识字开始,这个炫技的大头春谦卑、真诚地做一个写作者应该做的事情……
莫言:台湾最有天份的作家
   张大春像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是台湾最有天分、最不驯,好玩得不得了的一位作家。跟张大春这样才华横溢的台湾作家交往,是一种动力,能感觉到自己的不足,所以要多读书,读他们的书,读他们读过的书,以尽快缩小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张大春:从未抛弃传统文化

   写古体诗开始得比较晚,我高中才认得平仄格律,大二大三分别有诗选、词选,也做了一些练习,之后到研究所写得非常少,持续地写了一些,之后大概放下了十年,断断续续的,很特别的是一直到了有网络,有很多跟网络有关的媒介,突然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找到你的同好。反正我觉得是新的传播工具带来了旧体文字操作实验的机会。

   把我们熟悉的语言改头换面放入这个环境中,就会有一种似真性,我们是被那种似真性的语言误导到一种古代情境里去了,事实上那种古代恰恰就是每一个读者自己想象的古代,假如每个读者想象的古代够接近,那么这个古代就开始成立了。 [详细]

写书是为了培养有教养的读者
   读者会从里面找到文字的某些趣味之处,他一旦对文字产生了趣味,自然而然就会形成一个状态,这种状态有利于他日后再接近其他的文字作品,当然可能也包括我的一些作品。[详细]
写作的技巧是尽本分 不足以炫耀
   技巧是尽本分,不足以炫耀,真正要炫耀的是思想,真正有思想、有深度的内容是不必要、不屑于炫耀的,所以我不认为存在炫技的问题,只要我是这样一个人,它的诚恳就能放在阳光下检验。[详细]
 
策划/制作:琪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