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高考年级第一的孩子都懂这2条“潜规则”

2019-07-18 17:04:13 来源: 网易云阅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高考年级第一的孩子都懂这2条“潜规则”


“我们的秦飞秦大天才,这次考试又是五分!”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冷眼看着坐在最后一排的少年说道。

  那被称作秦飞的少年苦笑了一声,脸上说不出来的忧郁。

  离高考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他的成绩在一个月前,从全校第一,忽然掉到了全班的倒数。

  一瞬间,他从天之骄子,变成了老师同学,家人亲戚眼中的废物。

  秦飞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他的记忆力在一个月前开始倒退,不仅记不住新学的东西,更是连曾经所记住的,也开始一点点的遗忘。

  “秦大天才,你是怎么做到每次考试都是五分的?考六分就那么难吗?”老师在讲台上忍不住问道。

  周围顿时一片笑声。

  “秦飞这是怎么了,一个月前还是全校第一呢。”

  “可能是家里做了孽,得罪了上天。”

  “我看他以前说不定都是抄的呢。”

  秦飞听到周围的议论,拳头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

  片刻后,他缓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生气又有什么用呢,自己现在的确是个废物啊。

  “叮铃铃...”这时候下课铃响了起来。

  秦飞无力的收拾着书包,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刚一走出教室,门口便有几个人围住了他。

  “哟,这不是我们的秦大天才嘛?”

  “听说我们的秦大天才又考了倒数第一?啧啧,不愧是全校第一天才哟!”

  “我看你家不会是遭了什么天谴吧?”

  对于他们的冷嘲热讽,秦飞已经习惯了。

  这个男的名叫顾天,一个月前被秦飞各方面吊打,所以一直怀恨在心。

  他默不吭声,从他们的身边绕着走了过去。

  一个月前,秦飞是全校的明星,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各方面都堪称完美,那时候,全校的女生都视秦飞为天才,甚至还得到了校花的青睐。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秦飞从天堂坠到了地狱,他所拥有的一切,什么都没有了。

  “秦大天才,听说你爸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不会是死在外面了吧?”

  秦飞死死的咬着牙,拳心紧握,指尖陷到了肉里。

  “你妈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是不是天天在家偷人啊?”

  听到这话,秦飞猛地转过了身,死死的盯着顾天。

  秦飞的母亲,是他的底线,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侵犯。

  “你再说一遍。”秦飞转过身来,脸色冷冽的可怕。

  他一步步的走到了那顾天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顾天冷笑了一声,说道:“怎么,秦大天才,你还想打我?你还以为你是曾经的那个秦飞吗?我就说你妈偷人了,你能怎么样?”

  秦飞顿时怒不可揭,握起拳头便挥了过去。

  可现在的秦飞,拳头软绵无力,顾天轻易的躲了过去,接着一巴掌扇在了秦飞的脸上。

  秦飞脆弱的身板,直接趴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丝丝鲜血。

  “哼,秦飞,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一个废物,以后见到我最好绕道走,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顾天冷笑不已。

  从周围走过去的学生都忍不住低声议论,他们看着倒在地上的秦飞,眼睛里没有一丁点的同情,反而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个社会就是如此,从天堂跌下来,比从未爬起来过更加痛苦。

  顾天几个人吹着口哨,乐呵呵的从秦飞的身边走了过去,每个人都在秦飞的身上踩了一脚。

  一声声“废物”,如雷贯耳,秦飞恨不得堵住自己的耳朵。

  这时候,他注意到一个女孩,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她回过头来看了秦飞一眼,眼睛里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她还是加快脚步,离开了这里。

  秦飞不禁苦笑了起来,那个女孩叫江语嫣,是秦飞的邻居,也就是学校的校花。

  一个月前,江语嫣还天天跟在秦飞的屁股后面,家里更是和秦飞订下了娃娃亲。

  而现在,对秦飞她唯恐躲之不及。

  秦飞苦笑了一声,人生啊,就是这样的反复无常。

  他从地上爬起来,把身上的土脚印拍的干干净净后,才往回走。

  回到家里后,秦飞的妈妈已经把饭菜做好了,见秦飞回来了,她妈妈便赶紧招呼他吃饭。

  秦飞把书包放在了地上,忍不住问道:“妈,我爸到底去了哪?”

  他妈一愣,接着说道:“小孩子别问那么多,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秦飞听到这话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大声喊道:“每次你都这么说,他把咱们俩扔下不管,你还要替他说话吗!”

  说完,他扭头就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抱着被子大声哭了起来。

  秦飞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孩子,他哪里承受的了那么多。

  秦飞的母亲,坐在那里不住地唉声叹气,正在这时候,邻居江叔从外面走了进来。

  “秦嫂,吃饭呢?”那江叔笑嘻嘻的说道。

  秦飞的妈妈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刚吃,刚吃。”

  江叔走过去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说道:“秦嫂啊,你看这小飞如今学习忽然倒退,各方面也都在倒退,干啥啥不行,我家语嫣可是班级第一,全校前十,两个孩子有点不太合适,将来在一起了,也不会幸福是吧。”

  秦飞的妈妈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这江叔就差直接说出“秦飞是废物”了。

  “咱们两家的亲事,我看也就这么算了吧,我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好。”江叔嬉皮笑脸的说道。

  秦飞的妈妈皱了皱眉,说道:“一个月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现在说出这种话,是不是太不仁义了?”

  那江叔听到这话脸色也冷了下来,他把手里的水杯往桌子上用力一放,说道:“现在和以前能比吗?以前小飞是天才,现在呢?他就是一干什么什么不成的废物,和我们家语嫣配吗?”

  躲在房间里的秦飞听到这话,猛地从房间里面窜了出来,他死死的看着江叔,一字一句的说道:“江叔,这话也是语嫣的意思对么!”

  江叔干咳了一声,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没错,语嫣也是这么个意思,你也别太难过,我看村头的王瘸子也不错,你俩在一起倒也搭配......”

  “你!”秦飞的妈妈听到他的话,脸色铁青,那村头的王瘸子不仅瘸,还傻,江叔这话,完全就是在嘲笑秦飞。

  秦飞咬了咬牙,他盯着江叔说道:“江叔,你回去告诉江语嫣,这种女人,我秦飞不稀罕,我宁可取头母猪,也绝不和他在一起!”

  江叔哼了一声,说道:“这样最好不过了,怕的就是母猪也不愿意跟你过。”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秦家。

  秦飞看着那江叔离去的背影,一股无力感涌了上来。

  他现在什么都没有,说出的话,也不过是为了找回面子而已。

  江叔刚走,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了秦飞的面前。

  他高大英俊,身材魁梧,不怒自威,站在那里,仿佛有吞天灭地之威能!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秦飞的父亲,秦祖!

  “爸...”秦飞张了张嘴,声音颤抖地喊着。

高考年级第一的孩子都懂这2条“潜规则”


  他本以为他会恨自己的父亲,可现在看到站在面前的这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他立马脆弱的像个孩子。

  秦飞张开嘴,想要问他为什么一直不回家,可秦祖手一伸,阻止了秦飞。

  “小飞,你听我说,我时间不多,我的每一句话,你都必须听清楚。”秦祖的表情异常严肃。

  秦飞用力的点了点头,父亲在他的眼里,如同一座高山,是他唯一的依靠。

  秦祖手一伸,一颗金色的圆形丹药从他的手心飘了出来,接着他手往前一拍,那颗丹药便直接飞入到了秦飞的身体里。

  秦飞还没来得及疑惑,父亲的话,便在他的耳边响起。

  “一个月前,我与人交手,迫不得已取走了你身体里的金丹想要殊死一搏,很可惜失败了。”秦祖面目低垂,有些怅然。

  “我毕生的经历,全都留存在你的记忆里了,现在的我,只是一道残念。”

  “现在,你身体里的金丹我已经归还于你,如若不出所料,你将来的成就比我只高不低!”

  “记住!你是我秦祖的儿子,天分绝无仅有!”

  “该说的我都留在了你的记忆里,小飞,不要怪父亲,这一切都不是父亲所愿!”

  “照顾好你妈妈...”

  说完这番话后,秦祖高大的身影,在秦飞的面前一点点模糊,直至消散。

  父亲的这番话,好像是在和他道别。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次,恐怕是最后一次和父亲见面了。

  正在这时候,无数陌生的记忆,疯狂涌入到了脑海当中。

  秦祖,几年前不慎坠入异界,踏入修仙之途!

  为了能够回到地球,他拼命修炼,只为能再见到自己的妻儿!

  异界与地球不同,地球一天,便是异界一年,所以,秦祖虽然离开了只有几年的光景,但实际上已经渡过了千余年的沧桑。

  他天赋异禀,仅仅用三百年的时间便从一个凡人,修成渡劫高手!而后更是直入仙界,修成了仙界鼎名的仙帝!

  不幸的是,刚刚步入仙帝的秦祖,便死在了对手设下的埋伏里,秦祖在幻境之中无法走出,最终身陨道消,几近魂飞魄散。

  临死前,他拼命地分出一道残念,带回了秦飞的金丹。

  秦祖用了上千年的时间,经历了无数的磨难,好不容易步入仙帝,能够回家团聚,却不想还问曾见到家人,便彻底消亡。

  “父亲...”他低声呢喃,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无尽的痛苦,几乎让秦飞喘不过气。

  “你...你没事吧?江家退婚的事,你也别放在心上,咱们...”

  “妈,我没事。”秦飞擦干了眼泪,转过头来用力的对他母亲挤出了一个微笑。

  她不知道秦祖已经道消人亡之事,他的母亲一直支撑着这个家,因为她坚信,有一天自己的丈夫会回来。

  倘若现在让她知道父亲已死,恐怕她也就活不下去了。

  现在,秦家只剩下秦飞这一个男丁,他知道,接下来秦家的大梁,要靠自己挑起来了。

  “这一切,就让我来承受吧。”秦飞尽管尽量保持冷静,可悲伤之情依然溢于言表。

  好在秦飞妈妈以为他只是受了江语嫣的打击,所以也没有多想。

  秦飞请了三天的假,没有去学校,他想要用这三天的时间,把所有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秦祖给他留下了无尽的记忆,几乎是秦祖一生的经历,其中不仅有着修炼之法,更是有着珍贵的功法。

  这对秦飞来说,是最为宝贵的财富。

  杀害秦祖的,是仙界与秦祖齐名的仙帝,以秦飞现在的本事,恐怕对方不需要动手便可将其泯灭。

  “还是先步入炼气吧。”秦飞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炼气,乃修仙第一途径,炼气之上开始筑基,筑基之上又有开光、灵虚、辟谷等近十个修为。

  地球早在几千几万年前便已经灵气枯竭,但并非河落海干,越是人烟稀少之处,灵气便越为浓郁。

  好在秦飞家在一山脚之下,周围郁郁葱葱,一片山林。通常来讲,山脚之下必有灵气,所以,秦飞一路从家里走出,一直走到了山脚底下。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四周的灵气。

  秦飞不愧是仙帝之子,天分超乎常人,再加上身体里蕴含被仙帝炼化过的金丹,他仅用了一天的时间,便能熟悉的感受到灵气所在,更是步入了炼气之境。

  达到炼气之后,秦飞的身体便进入了另一个层次,虽然不敢说超脱凡人,但普通的成年壮汉,在秦飞面前不足为惧。

  “救命!”正在这时候,一道求救声忽然从一旁的山林里传来。

  紧接着,一个身穿劲装的女孩,从里面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她身上衣衫不整,脸上慌乱不堪。

  秦飞眉头微皱,他定睛一看,发现在她的身后,有整整三条野狼穷追不舍!

  这附近全是山林,并且未经开发,所以时常能发现野兽的踪影,这也是为什么这里人迹罕至的原因之一。

  秦飞来不及多想,他不确定能战胜这三条野狼,但本性善良的他,不可能见死不救。

  这时,那三条野狼已经近身,瞬间将那清秀女孩扑倒在地。

  秦飞握紧拳头,迅速向前,他抬起脚猛地一脚踢在了一条狼的侧身上。

  “嘭”的一声,那条野狼顿时一声哀嚎,飞了出去。

  其余两条野狼虎视眈眈的看向了秦飞,嘴中不停的发出嚎叫,似乎对秦飞有一些忌惮。

  秦飞皱了皱眉头,他一把将那女孩扶了起来,说道:“快走,不然等会儿狼群来了,你我谁都走不了。”

  那女孩急忙点了点头,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刚准备跑,却发现脚上有伤,跑不动了。

  “真是麻烦。”秦飞嘟囔了一句,他一把将那女孩抱在了怀里,抬脚就跑。

  身后的两条野狼立马咆哮着跟了上来,达到炼气的秦飞,身轻如燕,速度比常人快上许多,与那两条野狼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坏了。”秦飞心里暗想,这两条野狼,恐怕是想跟踪秦飞,估计用不了多久,便会有狼群来袭。

  正在这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一辆路虎越野车,那辆车停下之后,从上面迅速下来了三个人。

  这三个人手里面端着猎枪,他对秦飞身后开了一枪,那几条野狼立马扭头就跑。

  秦飞顿时松了口气,他看了一眼抱在怀里的女孩,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这女孩亭亭玉立,秀色可餐,嘴唇微翘,任谁看了都有一种亲上去的冲动。

  “小子,把姚曼放下来!”这时候,一个年轻人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瞪着秦飞说道。

  秦飞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把这女孩放了下来。

  “你谁啊,谁让你碰姚曼的?”那个年轻男人盯着秦飞,眼睛里满是不岔,其他两个男人也都走了上来,把秦飞围在了中间。

  “敢占便宜,我看你是活腻了吧?”那年轻人冷笑着说道。

  “住手!”这时候,那女孩皱眉道,“是他救了我。”

  “哦?”那年轻人扫了秦飞一眼,有些虚伪的说道:“原来是这样,那可真是谢谢你了。”

  说完,他摆了摆手,旁边的人立马拿出来了十几张红色大钞扔给了秦飞,说道:“看你这穷酸样,应该是这山底下的吧,这些钱你拿着,够你花一阵的了。”

  秦飞顿时脸色一冷,他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那年轻女孩顿时急了,她忍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的走到了秦飞的身前,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你别介意啊,这次多谢你了。”

  “不用。”秦飞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只是举手之劳。”

  这被称作姚曼的女孩讪笑了一声,她想了想,说道:“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

  秦飞没有多想,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了老款的诺基亚给了姚曼。

  “哼,穷逼,什么年代了还用诺基亚。”一旁的那个年轻人冷嘲热讽道。

  这姚曼并没有理会他,她迅速的在秦飞的手机上输入了一串手机号,然后拨了过去。

  片刻之后,姚曼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是我的手机号,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姚曼眨了眨眼说道。

  秦飞把手机拿了回去,略微点了点头,便离开了这里。

  他走以后,那年轻人嘟囔道:“曼曼,你干嘛对他这么客气?一个山脚下的贱民,给他点钱就是了。”

  姚曼有些生气的说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他刚刚可是救了我的命!”

  那年轻人没有说话,但是看得出来很不服气。

高考年级第一的孩子都懂这2条“潜规则”


  “更何况,他刚刚一脚踢死了一条狼,你行吗?”姚曼哼了一声说道。

  那年轻人一脸不屑道:“不就是一条狼吗,我身边随便一个人都能踢死!”

  姚曼懒得再和他废话,她不耐烦的上了那辆路虎车,其他几个人也急忙跟了上去。

  ......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秦飞独身一人再次来到了这山脚之下。

  对秦飞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便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虽说炼气期一层便已经算是踏上修仙之途,但实际上实力微乎其微,甚至一个散打高手,秦飞都未必敌得过。

  炼气,便是通过吞吐灵气来炼化自身身体里的精气,将身体的毛孔打开,感受天地间的初阳之气,以此来提升身体的生命能量。

  据说一个普通的炼气巅峰,可以日行千里,水中憋气数小时,与人交战,即便拖也能把一个人拖死。

  筑基期,俗称“百日筑基”,顾名思义,便是用一百天的时间,为身体的修炼打下基础。

  筑基期的高手,可以衍生心眼内视,用灵气冲击身体里的病灶,打通人体气脉,达到全身绝对健康的状态。

  这一层次的高手,世间难寻,气通则无病,每一口吐纳,皆为天地间最为纯质的灵气。

  至于更传说中的层次,秦飞暂时不打算去了解,毕竟离自己还太远。

  一夜未眠,秦飞在这山谷之间修炼整整一夜。

  第二天的清晨,他不仅感觉不到疲倦,反而觉得神清气爽。

  今天是周末,距离秦飞的假期还剩下一天的时间,他不打算继续修练下去,毕竟这周围的灵气,也近乎枯竭了。

  刚回到家里,秦飞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拿起来手机一看,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

  秦飞皱了皱眉,他带着疑惑接起了电话。

  “屠狼勇士,猜猜我是谁。”刚接起来电话,一道甜美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秦飞不禁笑了起来,能这么称呼他的,除了昨天他救下的那个女孩,还能有谁。

  “有事么?”秦飞淡淡的问道。

  对面的姚曼听到这话不禁眉头微簇,要知道,她可一直都是天之骄女,几乎所有人都把她捧在手心上,追她的人更是从靖州排到了京城,如此冷淡的,她还是第一个见到。

  “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今天本小姐请你吃饭如何?”姚曼想了想,最终没有和他计较。

  “算了,我可不想再被羞辱一番。”秦飞淡淡的说道。

  姚曼顿时眉头皱的更紧了,尽管昨天那杨宇对秦飞很不客气,但在靖州拒绝她邀请的人,这秦飞还是第一个。

  “这小子也有点太夜郎自大了。”姚曼皱了皱她的小琼鼻暗自嘀咕道。

  不过想了想毕竟秦飞救过她的命,她还是耐着性子跟秦飞辩解道:“放心,今天本小姐单独请你,就这么定了,我一会儿过去接你!”

  说完,姚曼直接扣掉了电话。

  秦飞皱了皱眉,他只是一个穷小子,根本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

  经过这次事变后,秦飞清楚的明白,自己倘若没有实力,谁都不会瞧得起你。

  眼下对秦飞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倘若他已经达到筑基,恐怕就是靖州的一把手,也得高看他两眼。

  刚挂掉电话,从不远处便开来了一辆奔驰轿车,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秦飞的家门口。

  “这么快?”秦飞眉头一皱,这刚挂掉电话,人就到了?

  “哟,这不是秦大天才吗?”正在秦飞疑惑的时候,车窗摇了下来,漏出了秦飞那恶心的嘴脸。

  “他来干什么?”秦飞心里暗道,这顾天是他的头号敌人,莫非他还亲自上门侮辱不成?

  这顾城家中资产上千万,顾氏集团在靖州也算是鼎鼎有名,只可惜,这些在秦飞眼中,根本不屑一顾

  “你家就住在这种地方啊,啧啧,真是可怜。”顾天吸了一口烟,趾高气扬的说道。

  这时候,那江叔从房间里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他看到顾天后,立马陪着笑脸说道:“顾少爷,来找语嫣?”

  顾天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说道:“江叔叔,你当初是怎么想的,语嫣这么漂亮,怎么能嫁给一个穷酸小子呢!”

  那江叔听到这话后看了秦飞一眼,接着嘟囔道:“你江叔我是山里人,眼界小,以前看这秦飞学习好,又老实才下了这么个决定,哪知道是个废物呢。”

  秦飞听到这话,脸色陡然一变,他冷冷的看了江叔一眼,眼中满是寒意。

  不过很快他便释然了,这江叔不过一山樵野夫,秦飞根本不愿与他计较。

  这时候,江语嫣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打扮的花枝招展,脸上似乎还化了淡淡的妆容。

  她看了秦飞一眼,脸色明显有些不太自然。

  “快走吧。”她迅速的跑上了车,对顾天小声说道。

  顾天哈哈大笑了一声,车故意开到了秦飞面前,一只手很刻意的搭在江语嫣的肩膀上,冷笑道:“秦大天才,你这辈子,永远都会被我踩在脚底下!”

  说完,他便开着车扬长而去。

  秦飞不禁冷笑不已,一个月前这顾天几乎处处被秦飞压制,现在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再反观那江叔,他不停地对周围的村民说道:“刚刚那是我未来的女婿!看到了吧!大奔驰!家里资产上千万呢!还是学校里的学生会主席!不像某些人,家里穷就算了,学习还天天考倒数第一!”

  他炫耀完还不忘奚落秦飞两句,好像两个人有什么血海深仇一般。

  秦飞不禁觉得可笑,一个月前,这江叔还到处宣扬秦飞是他的女婿,是全校第一,鼎鼎大名的天才,这短短的一个月,竟然成了他奚落的对象!

  正在这时候,一辆路虎从不远处不远处慢慢的开了过来,最后停在了秦飞的家门口。

  车一停下,一道倩丽的身影便从车上走了下来。

  那女孩年纪约莫十八九岁,眼睛水灵,肤如凝脂,一头秀发随意的散落在身后,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黑色的超短迷你裙,更是将身材展现的完美绝伦。

  不仅如此,她身上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不是胭脂俗粉所能相提并论的。

  “仙女啊...”周围的村民不禁呢喃。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姚曼一步步地走到了秦飞的面前,手搭在了秦飞的肩膀上,莞尔笑道:“跟姐姐走吧。”



↓↓点击下方卡片,继续阅读全文↓↓

徐昊 本文来源:网易云阅读 责任编辑:徐昊_NHZ1521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