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90后白富美开跑车街头征婚,要求男方必须是处男

2018-01-12 19:07:50 来源: 网易云阅读(杭州)
0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谁也想不到。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会负责。”

李锋吸着事后烟,语气低沉又坚定。

他只想隐藏身份在秦城当个普通的司机,找到杀害他兄弟的凶手,从没想过和哪个女人产生交集。

他和沐沧澜的结合是个意外。

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即便他此刻很想抽身离开,也跨不过心里那道坎,即便他对沐沧澜没有一点感情。

“滚!”

沐沧澜把雪白纤细的胳膊伸进衬衣长袖,开始面无表情的系纽扣,白嫩细腻的肌肤还泛着潮红,脖子下有被人啃噬过的红印。

刚才两人都意乱情迷,初次破身的痛苦后就是那种能让人灵魂都颤栗起来的快感,情到深处都很疯狂。

那个男人背对着她,麦色的后背上有很多交错混乱的抓痕,一些还渗着鲜血,对方好像根本没感觉到痛。

除了很痛恨李锋外,更多的却是屈辱。

整整一个小时,她一直被他压在身下,很多次想翻过身占据主动,都被对方强行镇压。

作为沧澜集团的总裁,她的霸道和强势在秦城是出了名的,即便在这种事上,她也不允许自己处于弱势的地位。

说起来好笑,对沐沧澜来说,却是天经地义。

李锋一点不意外这个女人的回答,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女总裁,自己只是个汽车班的小司机,如果不是她的专职司机生病请假,临时征用他,两人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以你的身份,很容易找到我。如果你后悔了,可以找我。”

李锋不是矫情的人,二话不说拿起一边的衬衣套在身上就往外走。

我绝不会后悔!

沐沧澜表情至始至终没有变化,看都没看他一眼。

强忍着下身的疼痛,沐沧澜走出了自己的私人别墅。

“总裁。”

助理任雪赶紧迎过来。

沐沧澜深吸一口气,将昨晚的一幕甩出脑海。

90后白富美开跑车街头征婚,要求男方必须是处男


“任莹,让人把别墅拆了,我搬去泉山公寓。”

“总裁,好好地,为什么要拆?”任雪张大嘴,说完就后悔了。

总裁想做什么事,哪轮到别人来怀疑,即便她和她曾经是校友,回国后又一直担任她的私人助理也不行。

在沐沧澜面前,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

果然,沐沧澜冷冷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钻进了专车。

“小张,给旗下的专业拆迁公司打电话,让他们把别墅拆了。”

沐沧澜的助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任莹二话不说执行了命令,心里在抽搐。

这可是总裁住了两年的别墅,里面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不算地皮,光别墅主体和里面的生活设施,就价值近千万,都是总裁用自己的钱买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裁说拆就拆了,毫不犹豫!

车队远去,沐沧澜至始至终没再看过别墅一眼,对她来说,这是屈辱之地。

沐沧澜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那混蛋留下来,玩弄于鼓掌,甚至让他跪在自己面前唱征服!

“算了,人都走了,我如果再让那混蛋留下,他还以为我后悔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沐沧澜暗暗想到。

三天后。

汤山高档商务会所,李锋穿着一身保安制服,有些懒散的站在门口。

这是他的新工作。

“李锋,打起精神,别一副家里死了人的样子!这会所里来往的人非富即贵,出了事你把你卖了都负不起责!”

保安队长正好巡视这里,朝他恶声恶气的说道,旁边的保安都有些幸灾乐祸。

没有别的原因,他从第一次看到这个叫李锋的家伙起,就看对方不顺眼。

他尤其不喜欢李锋那双眼睛,有时候被他看一眼,好像自己脑子里想什么,肚子里吃了什么,都被他看穿。

“是,队长。”

李锋稍微站直了些,声音还是懒洋洋的,他没把这种人的刁难放在心上。

一辆车突然在会所门口停下来,看到那熟悉的车牌,李锋眯了眯眼。

沐沧澜,她怎么会来这里?

一身办公套装的沐沧澜从车里下来,看到李锋也是一愣,脸色一下变得难看。

“那个,你后悔了?”

李锋尴尬的打了个招呼,他知道沐沧澜恨他,二十三年的干净身子,被一个没有一点感情的男人占有,只要是个正经女人,都会痛恨。

沐沧澜没有找人报复他,已经让他想不通。

保安队长还没走远,一听这话,和其他保安一起惊讶的看着李锋。

这个漂亮女人一看就非富即贵,李锋一个底层小保安,无钱无势,怎么可能认识她?

不对,这女人好像很痛恨他的样子。

有好戏看了!

“本来已经准备彻底忘了他,为什么他又要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

沐沧澜看到李锋就气不打一处来,三天来刻意被压制的一幕幕潮水般涌来。

哒!哒!

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急促而凌厉,众人愣神之间,沐沧澜已经走到李锋面前,抬起巴掌就扇了下去!

李锋“啪”的一声抓住她手腕,眼神冷冽的直视她。

“我承认我对你有愧疚。但不代表,你可以得寸进尺。”

沐沧澜被李锋的目光盯得内心一颤。

错觉!

一定是错觉!

90后白富美开跑车街头征婚,要求男方必须是处男


这个混蛋就是个再平庸不过的男人,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可怕直刺人心的目光。

“放开我。”沐沧澜深吸一口气,压下了愤怒。

她觉得自己很幼稚,要对付这个家伙,有一百种方法,随便哪一种,都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会所的老板她认识,今天来就是跟对方谈一笔生意的,到时候随便一提,就能让这混蛋丢掉这份新工作。

她甚至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派人监视这混蛋,让他永远别想找到工作!

不得不说,得罪女人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得罪一个有权有势的女人,那就是一场噩梦。

李锋干净利落的放开了她,眼里的冰冷消散一空。

“还是太冲动,幸好这女人不是高手,否则就暴露了。”

“沐总,我是会所的经理……呃,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圆滚滚的胖子晃悠悠小跑出来,看到两人对峙的局面,愣住了。

一个是秦城大名鼎鼎的青年企业家、霸道女总裁,一个是社会底层的小保安,怎么会发生矛盾?

他脸色一寒,劈头盖脸就开始呵斥李锋:“你怎么回事,还不快向沐总道歉!沐总是我们老板的客人,得不到她的原谅你就永远别来上班了!”

沐沧澜有些得意的看着李锋,她想看看,在丢掉工作和尊严面前,他会做出什么选择。

李锋虽然只有二十四岁,却阅人无数,对她的想法了然于心。

“沐总,对不起,请原谅我。”

算了,就当为那晚的事情道歉吧。

沐沧澜却以为他是怕又丢了工作,心里除了得意,莫名其妙有些失望,果然没看错,这只是个平庸的男人而已,或许那天在床上他表现出来的镇压一切的强势,以及事后的担当,也只是假象。

沐沧澜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失去了为难对方的兴趣。

没再看李锋一眼,转身就就走进了会所。

……

“楚子寒,你怎么会在这里!陈总呢?”

一进门,沐沧澜就看到了坐在豪华包厢沙发上的的青年。

楚子寒,二十六岁,秦城有名的公子哥,也是她众多的狂热追求者之一。

对方的几次高调示爱都被沐沧澜断然拒绝,而且沐沧澜对他的映象很不好。

恶行累累、衣冠禽兽,用在楚子寒身上恐怕都是一种赞美,玩弄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因他堕胎的跳楼的每年都能听到几起,这还是明面上的。

人渣!

沐沧澜转身就想走。

“沐总别急着走,陈总今天有事没来,让我替他和你谈一下那笔生意。”

“陈总没来,那就改天再谈。”

“陈总已经全权委托我和你谈判。谈好了,那三千万的单子不成问题。如果没谈好,就算陈总亲口答应……那也不行!”

楚子寒带着金丝眼镜,阴鸷张狂的眼神肆无忌惮在沐沧澜身上来回打量,仿佛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拿起高脚杯喝了一口酒。

“以前听人家说美人可以佐酒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沐总,三千万的单子,即便对我们楚家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听说沐总的沧澜集团最近走到了困境,急需要周转资金,这笔生意一旦谈好,我可以让陈总先行付给全款,到时候,沐总的公司就能起死回生。所以沐总别感情用事。”

楚子寒说完就笑眯眯的看着她,仿佛笃定她会乖乖的坐下来。

“好,我们谈。不过楚子寒我警告你,谈生意就谈生意。我不是那些被你骗的小女生,收起你的花花肠子!”

沐沧澜犹豫一下坐了下来。

90后白富美开跑车街头征婚,要求男方必须是处男


沧澜集团成立到现在短短两年时间,凭借沐沧澜强大的个人能力,从一个注册资本不过两千万的小公司,发展到了现在总资产近两亿的市级集团公司。

然而正因为发展太快,同时进行的项目太多,导致沧澜集团短期偿债能力太弱,净流动资金又跟不上,走入了现在的困境。

这笔三千万的订单,就是她盘活沧澜集团的关键,她必须要成功!

“沐总要不要喝一杯,这可是我珍藏好久的。”

楚子寒拿出一个高教玻璃杯倒了红酒推到她面前,沐沧澜看了眼红酒,嘴里嗤了一声,没动。

这女人戒心果然很强。

楚子寒一点没失望,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沐总,那我们开始吧。”

“好,这是沧澜集团作的项目企划方案。”

沐沧澜掏出一叠文件。

“沐总,计划方案对我来说只是一叠废纸,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楚子寒看也不看企划方案。

“那你想要什么。”沐沧澜语气转冷。

楚子寒身体微微前倾,用一种势在必得的眼神看着她。

“我想要的,是沐总你。”

沐沧澜脸上所有表情消失不见。

“楚少,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们还是谈生意吧。”沐沧澜平静说道。

楚子寒依旧咄咄逼人的看着她。

“沐总,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只要沐总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们整个楚家,都会成为沐总的助力。楚家在秦城的地位,沐总想必很清楚。”

沐沧澜当然清楚,楚家的楚氏集团垄断了秦城的物流运输行业,又在秦城经营多年,黑白两道都很有关系,远不是她的沧澜集团能比。

沧澜集团主要做贸易产业,而楚氏集团垄断了秦城的物流港口,可以说,就连沧澜集团的运输命脉,都被楚氏集团控制。

“废话不多说,沐总自己考虑清楚吧。”

楚子寒对沐沧澜势在必得,他太了解沐沧澜,这是个事业心极强的女人,为了沧澜集团,她能豁出一切。

一个天大的机会摆在面前,就不信她不答应。

“不用考虑了。我不答应!”

沐沧澜突然站了起来,楚子寒得意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眼神逐渐阴冷。

“沐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楚子寒突然捂住额头倒在沙发上,殷红鲜血混着红酒布满了整张脸,惊怒交加的看着沐沧澜。

“很抱歉楚少。我想把沧澜集团发展壮大,却不愿成为你楚家的傀儡附庸。你好自为之!”

沐沧澜随手扔掉爆开的红酒瓶,转身就走。

一出门,沐沧澜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涌出了眼泪。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沧澜集团,到底有多努力,努力到每天的睡眠连六个小时都保证不了,即便拼得身心俱疲,还要防范周围那些男人们觊觎的目光。

有的想得到她的身体,有的想得到沧澜集团,更多的,却是想两者兼得。

楚子寒就是第三种。

有时候她都快坚持不了了,但为了和家里的那个约定,为了能做主自己的命运,她再累再苦也要走下去。

抹了把眼泪,沐沧澜坚定的朝外面走去。

李锋看到沐沧澜进去没多久就走了出来,微红的眼眶一看就是才哭过,眼里却强装出那种睥睨一切的强势,心里微微一痛。

不管两人有没有感情,沐沧澜都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更何况,那晚的意外虽然是由沐沧澜造成,但是他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他张嘴想问一下,沐沧澜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快速走下台阶,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更多精彩内容看这里

实习医生给贫困病人做免费手术,却被无故开除

黄晓佩 本文来源:网易云阅读 责任编辑:黄晓佩_NY1939
48小时评论排行
  1. 中国首部德育文选出版面世 评论0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再出金句!任志强揭富人的赚钱真相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