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不小心碰到女上司身体,她当众骂我是“咸猪手”

2017-11-14 19:17:04 来源: 网易云阅读(杭州)
0

“魏一鸣,你是猪脑袋呀,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忘记带呢?”芜州市教育局局花沈嘉珏伸出芊芊玉手指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帅气男人骂道。

“我……我之前便给……”

魏一鸣刚一开口,沈嘉珏便抢先说道:“我什么呀,还不快点回宾馆去拿,如果因此出事的话,你承担全部责任!”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虽然心里郁闷的不行,但谁让人家是主任,而他只是个小科员呢,只得从鼻孔里轻嗯一声答应了下来。

“主任,你把车钥匙给我,我这就去拿!”魏一鸣退而求其次道。

沈嘉珏白了其一眼,怒声道:“这点路还用开车呀,你跑着去,速度快点,宗台长可等着要呢!”

蓝天宾馆距离省教育电视台虽不算远,但也有两、三站路呢,这要是跑过去还不得要了魏一鸣的命。

尽管如此,魏一鸣没再和沈嘉珏多说,而是转身往省教育电视台门口走去。

魏一鸣今年二十四岁,于两年前进入江南省芜州市教育局,在办公室秘书科任小科员。工作两年,魏一鸣工作尽心尽力,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认可,但这种情况在半年前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不小心碰到女上司身体,她当众骂我是“咸猪手”


半年前,沈嘉珏由省教育厅调任芜州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从此以后,魏一鸣的悲剧生活便正式开启了。

上任第一天,魏一鸣由于一不小心撞了沈嘉珏一下,后者当场将其痛骂一顿,从那以后,对他便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从未有过好脸色。

出电视台的大门后,便是公交站台,魏一鸣见后,抬脚便走了过去。

临近站台时,魏一鸣的眼前出现了两个精致的女人,白裙少妇,温柔婉约,静若处子;红裙少女,性感妖娆,动若脱兔。

魏一鸣更倾心于站在左侧的少妇,只见她一张经典的瓜子脸,身材前挺后翘、凹凸有致,那玲珑婀娜多姿的曲线,白嫩水灵的皮肤,端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红裙少女也不差,俏脸上嵌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尤其是胸前的山峰异常惹眼,比少妇有过之而无不及!

漂亮女人无论在哪儿都引人关注,即使在人来人往的公交站台上也不例外,魏一鸣注意到几乎所有男性乘客的注意力都在这两个女人身上。

“102路来了,快点上车!”就在魏一鸣偷瞄两个漂亮女人时,不知谁喊了一句,只见一辆车身涂满某洗发水广告的公交车缓缓驶了过来。

魏一鸣匆匆往站牌上扫了一眼,见102路停靠蓝天宾馆呢,忙向前走去。乘102路公交车的人并不多,除魏一鸣以外,也就五、六个人而已,不过那两个漂亮女人倒是窃窃私语着上了车。

魏一鸣见到两个漂亮女人就在身前,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越过了前面的一对老夫妻,紧跟在二女身后向车上走去。

魏一鸣这么做并无任何目的,纯粹由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走到二女身后,魏一鸣顿觉一阵若有似无的幽香侵入鼻端,下意识轻嗅了两下鼻子。

就在这时,美少妇微微侧过身来向后瞥了一眼。

魏一鸣见状,脸上微微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下意识的伸手轻抚了一下鼻子,微微转过头去。

上车后,魏一鸣注意到车上的人虽然不多,但却并无空座,只得站在车厢里。那两个漂亮女人同样没有座位,站在距离魏一鸣一、两米处。

车开动起来后,魏一鸣注意到之前站在车厢后面身着蓝色短袖衬衫的男人突然走到前面来了,站在他和那两个漂亮女人中间。

魏一鸣见状,眉头不由得轻蹙了起来,心里暗想道,你这横插一脚也太不地道了吧!这一念头刚起,又有一个身着白色T恤的小青年站在了他身前。

此刻,蓝衬衫和白T恤一个站在白裙少妇身后,另一个则站在红裙少女身后,两人脸上俱流露出几分猥琐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后,魏一鸣的心里猛的警觉了起来,暗想道,这两头货不会想干什么坏事吧!

“车辆拐弯,请抓好扶手!”就在这时,车内响起了一阵温柔的女声。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公交车的车速本来就快,在拐弯时,车内的人齐齐的向左侧倾斜。

魏一鸣注意到那个蓝衬衫的猥琐男故作立足不稳的之势,迅速伸手向着白裙少妇的圆润的臀部伸去。

看见女神遭受侵犯,魏一鸣再也忍耐不住了,怒声喝道:“住手,你想要干什么?”

蓝短袖听到魏一鸣的呵斥声后,吃了一惊,下意识想要将手收回来,但还是慢了半拍,重重戳在了车内土黄色的横杠上。

“唉哟,疼死我了!”蓝短袖左手轻抚着右手,回过头来,冲着魏一鸣怒声骂道:“他妈的,孙子,你叫唤什么呀?”

蓝短袖不但没占到便宜,反倒吃了大亏,在怒声痛骂魏一鸣的同时,便挥拳砸了过来。

魏一鸣没想到这货竟然如此大胆,被其识破猥琐之举后,竟敢挥拳打人,下意识的侧身一让,想要躲过蓝衬衫的愤怒一击。

魏一鸣上中学时没少干架,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他这一闪确定百分之百能躲过蓝短袖的这一拳,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意外还是发生了。

不小心碰到女上司身体,她当众骂我是“咸猪手”


站在红裙少女身后的白T恤猛出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魏一鸣的腰眼上,这一脚的力道十足,可谓是稳、准、狠。

魏一鸣在躲避蓝短袖的攻击时,压根没想到白T恤竟然和他是一伙的,结结实实挨了他这一脚。魏一鸣噌噌向后退去,若非伸手抓住公交车上的座椅,便会直接被其踹翻在地了。

白T恤见一击得手之后,并不停顿,继续向魏一鸣发起攻击,蓝短袖也上前两步,从另一侧挥拳砸了过来。

魏一鸣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以一敌二,注定讨不到便宜,然而他也没让白T恤好受,照着他的面门上狠砸了两拳,口鼻之间顿时一片殷红。

就在三人打斗之间,公交车到站台了,蓝短袖和白T恤见势不妙,乘着停车的一瞬间夺门而出。

魏一鸣心里虽愤怒不已,但想到沈嘉珏让他去拿宾馆拿道歉信呢,便只得悻悻作罢了。

蓝短袖伸出咸猪手的一瞬间,恰逢公交车拐弯,注意到这一动作的人并不多,车内大多数人并不知魏一鸣和两人打斗的原因。

由于涉及到白裙少妇的名声,魏一鸣并没有声张。

“你……你没事吧?”就在魏一鸣伸手轻抚被白T恤揍青了的嘴角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关切的问候。

魏一鸣抬头一看正是白裙少妇,连忙轻摇了一下头。

“你嘴角和眼睛上都青了,怎么会没事呢?净瞎说!”红裙少女抢先说道。

“绮彤,别乱说。”呵斥完女孩之后,少妇又对魏一鸣说道:“谢谢你刚才出手相助,你脸上受伤了,我们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

“没事!”魏一鸣连忙将手从脸颊上拿下来,故作洒脱道。

柳绮菱见状,咯咯笑道:“这都成熊猫眼了,还没事呀,咯咯!”

说到这儿时,红裙少女像是猛的想起了什么,悄悄瞥了白裙少妇一眼,轻吐了粉舌,随即改口道:“你就听我妈的吧,去医院看一下。”

魏一鸣听到少女的话后,脱口而出道:“你妈?”?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柳绮菱眨着大眼睛,反问道。

魏一鸣之前一直觉得二女是姐妹或是闺蜜,没想到竟然是母女,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听到红裙少女的反问之语后,魏一鸣当即便意识到了他之前那话的唐突,连忙说道:“没,没问题,我只是……”

“蓝天宾馆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就在魏一鸣略显尴尬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温柔的女声。

魏一鸣见到车停之后,冲着那对漂亮的不像话的母女说道:“我到站了,先下了,再……再见!”?

说完这话后,魏一鸣便快步向车后走去,从后门下了车。

下车时,魏一鸣的耳边传来了红裙少女的说话声,“你别走呀,你叫什么名字,我……我们还没谢谢你呢!”

魏一鸣此时只想快点回宾馆拿到他昨儿连夜起草的致歉信,快点赶回电视台去,否则,又要挨沈主任的骂了,压根顾不上那对母女花的招呼。

昨天下午,江南省教育电视台的两名记者到芜城市教育局暗访校服违规收费的问题,结果与办公室副主任发生了争执,推搡之间,副主任竟冲动的给了那名男记者一拳,当场将其干倒在地,连摄像机都摔坏了。

不小心碰到女上司身体,她当众骂我是“咸猪手”


事情出了之后,局长大发雷霆,要求办公室必须将这事摆平,如果在省教育电视台曝光的话,便撤了那副主任的职,并取消发办公室全体成员年终奖。

沈嘉珏作为办公室主任,当仁不让担负起了平事的重任。

傍晚,芜州市教育局办公室一行四人便来到了省城应天,住在距离省教育电视台最近的蓝天宾馆。

昨晚到应天之后,沈嘉珏便和省教育电视台的副台长宗明强联系上了。在宗台长的授意下,沈嘉珏召集救火队的另外三人——副主任陈进军,蒋蓓和魏一鸣,开了个短会研究应对之策。

蒋进军是办公室副主任,蒋蓓的角色类似于主任沈嘉珏的秘书,这动笔杆子的事自然落到了魏一鸣的身上。

作为江南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生,魏一鸣的笔杆子是相当了得的,这也是沈嘉珏带他来省城的主要原因。

折腾了大半夜,魏一鸣总算将道歉信撰写好了,今早拿给沈嘉珏过目时,后者却将其丢在了宾馆里,害得他多跑这一趟。

魏一鸣从沈嘉珏的房间里拿到道歉信之后,立即快步往房间门外跑去。出了宾馆之后,伸手拦了一辆的士,直奔省教育电视台而去。

“你属蜗牛的呀,拿点东西速度这么慢呀,宗台长都催了好几次了。”沈嘉珏接过道歉信后,怒斥魏一鸣道。

魏一鸣挨了训斥,心里郁闷的不行,暗想道,你不把道歉信丢在房间里,我根本不用跑这一腿,另外,我这速度怎么就慢了,一来一回也不过用了十分钟而已,你见过这么快的蜗牛?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魏一鸣并未出言反驳,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沈嘉珏比他大了可不止一级。

魏一鸣尽管一言不发,但沈嘉珏并没有就此放过他。

沈嘉珏两眼直视着魏一鸣的脸,像是发现什么西洋景似的,开心的说道:“你这脸上怎么成猪头了,被人打了?咯咯!”

听到沈嘉珏幸灾乐祸的笑声,魏一鸣的气便不打一处来,低声怒道:“我走路不小心撞墙上了,你开心了吧?”

沈嘉珏意识到魏一鸣的态度不对,怒声喝道:“你怎么和领导说话呢,再说,你撞墙上我有什么可开心的,真是莫名其妙!”

魏一鸣白了沈嘉珏一眼,心里暗想道,不知谁莫名其妙,看到我脸上挂彩了,你竟高兴成这样,真不知老子怎么惹着你了?

魏一鸣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他是怎么惹着沈嘉珏的,然而却百思不得其解。

半年前,沈嘉珏履新那天,边走边打电话,魏一鸣手中捧着一摞资料从门口进来,压根就没看见她,沈主任一下子撞在了他身体右侧部。

魏一鸣捧资料时手肘支在这儿,在相撞之时,不偏不倚和沈嘉珏的胸前来了个亲密接触,顿觉有种触电的感觉,麻酥酥的。

就在魏一鸣沉浸在难言的快乐之中时,沈嘉珏便发飙了,“你走路不长眼睛呀,下流胚子!”

魏一鸣当时并不知道沈嘉珏是新晋的办公室主任,便和其理论了起来。其他人不明就里,纷纷过来围观,后经一位副局长调解,才平息了这场纠纷。

从那以后,魏一鸣的人生便开起了悲惨模式。

更多精彩内容看这里

实习医生给贫困病人做免费手术,却被无故开除

王立浩 本文来源:网易云阅读 责任编辑:王立浩_NY9323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新婚女孩被劫杀案宣判 被告人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猜你喜欢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