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小伙走路时偷看美女,一不留神撞上电线杆昏迷

2017-09-13 17:05:19 来源: 网易云阅读(杭州)
0

小伙走路时偷看美女,一不留神撞上电线杆昏迷

九月,开学季,江南省医科大学空荡荡的校园再一次被学生潮填满。

中医分院推拿护理专业的大三学生孙大为,左手捂着额头奔逃在校园中,在路人充满了嘲讽的目光中,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就在一分钟前,孙大为见到了传说中的冰山校花赵可馨,结果看入迷了,等感觉危险降临,再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就这么一头重重的撞在了路灯杆子上,那响亮的咣的一声巨响,就算没有注意到的人都要循着声音看上一眼。

于是,看到这一幕的人一下子变成了几十个,孙大为相信用不了半天时间,这事儿就会传遍校园,成为他大学生涯中无法抹去的污点,甚至这个五点会伴随他这一生。

“老子这一世英名全毁了。”

就在孙大为郁闷时,从小树林中蹿出来一个邋遢老头,一头灰白的头发就跟通了电一样根根直立,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爱因斯坦复活了呢!

这老头身上穿着一件天知道多久没洗过,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白大褂。

蹿出来的时候,从白大褂的下摆露出来两条柴禾棍一般,皮包骨头的瘦腿。

俩脏兮兮的脚丫子踩着一双灰了吧唧的人字拖。

“小胖子,我看你额有朝天骨,身有龙肩虎背熊腰……我找寻了数年时间,今天,我终于找到你啦!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就交给你啦!”

孙大为一听“你额有朝天骨”,就有种抓狂的感觉,胖爷我这是朝天骨吗?啊?我这是撞电线杆子上磕出来的包。

还有还有,什么叫做龙肩虎背熊腰?直接明说咱胖就行了呗!胖咋了?吃你家干粮了?

要不是这老头看年龄至少七十开外,孙大为非要给这家伙来个俄罗斯大飞坐,非把他屎给坐出来不可。

孙大为往左边迈了一步,想要绕过这老头,可没想到这老头反应超快,横跨一步就挡在了孙大为的面前。

“小胖子,这是我的传家宝,只要你同意当我的关门弟子,我这传家宝就送给你。”

老头的左手抓着孙大为的胳膊,右手抓着一块鸡蛋大的墨色玻璃球,献宝一样的托到孙大为面前,那黑漆漆的指甲差点捅孙大为的鼻孔里。

“不了,不了。”

孙大为连声拒绝,后退一步,晃动手臂就想要挣脱老头的手,可没想到这老头看着干瘦,手上的力气可一点也不小,孙大为挣扎了好几下,愣是没能甩开。

“老子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必须要当老子的关门弟子。”老头似乎被孙大为的拒绝给惹怒了,上前一大步,垫着脚大声吼道。

这老头也不知道多久没刷过牙了,一股子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臭气随着唾沫星子扑面而来,差点将孙大为熏吐了。

“这老头不会是精神病吧?”孙大为的头脑中冒出了这样的念头,顿时被这个念头给吓到了。

精神病自带免死金牌,要是这老头真的是精神病,受到刺激之后一发狂……

之前这老头掏出来的是玻璃球,谁敢保证这老头接下来掏出来的就不是一把牛角尖刀?

“你要是不答应……”

这老头嘴角显现白沫,白眼仁中很快出现了血丝,这分明就是犯病的征兆啊!

孙大为不敢再刺激这老头,快速应道:“好,我答应了。”

“哈哈!这才对嘛!给,我这传家宝你可收好了,明天过来找我。”

老头满意的笑了起来,将手中的墨色玻璃球往孙大为手中一塞,转身背着手,得意的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的离开。

孙大为看着老头离去的背影,重重的舒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墨色玻璃球,正要丢掉,忽然感觉这玻璃球冰冰凉凉的,想到自己的“朝天骨”还需要冰敷,索性将玻璃球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一边如同用鸡蛋消肿一样揉着,一边向着宿舍楼走去。

宿舍中空无一人,同屋的兄弟们都去校门口,打着迎新的幌子看美女去了。

刚刚撞电线杆子那一下挺狠,直到现在还感觉有些晕乎乎的,孙大为躺上了床,用玻璃球揉着朝天骨,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滴滴滴!系统检测1%……15%……60%……100%。”

“匹配成功,大神医系统启动。”

“检测到中级按摩术0/1000,初级穴位学92/100,检测到金钱8点,自动兑换成熟练度8点,组合条件满足,初级穴位学提升为中级穴位学,自动组合为中级推拿术……”

孙大为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在梦中,他身处一间没有窗门的全封闭房间中,一个直径足有两米的轮盘散发着刺目的金光。

孙大为疑惑上前,看着轮盘上大小不一的分区。

这些分区上都写着字:初级药剂学,初级穿刺术,初级草药学,初级脉象学等等。

这轮盘上的分区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挂着初级前缀,还有大概百分之五的分区,最大的也就是半根小手指的宽度,小一些的也就是筷子那么宽,上面的字体超小,孙大为的鼻尖都贴在了轮盘上,俩眼睛都变成斗鸡眼了,却愣是没看出来上面写的是啥。

孙大为看到轮盘正中间有一个篮球大的屏幕,上面显示出来的是数字1,鬼使神差之下,伸手抓住轮盘边的摇杆用力拉下。

数字归零,轮盘由慢到快旋转了起来,很快又由快到慢逐渐停了下来。

孙大为看着轮盘上的分区缓缓划过了指针,最终停下来的时候,指针刚好指在了初级正骨术和初级书法之间。

“我就知道……”孙大为翻了个白眼道。

买了两年彩票连个五块钱的末等奖都没有中过,对于抽奖、轮盘之类的东西,孙大为早就不抱有半点希望了。

可是下一秒,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金光四溅。

“恭喜你抽到了特殊能力——指力调节。”一个特喜庆的声音响起。

孙大为愣了一下,凑近了盯着指针下的地方看了半天,终于看到在初级正骨术和初级书法之间竟然有一个只有火柴杆那么粗的小区域,上面的字就不用去看了,没有放大镜就算看瞎了都看不出写的是啥。

“胖子……胖子……”

孙大为正疑惑指力调节是什么玩意儿的时候,熟悉的叫声在耳畔响起。

“啊?”

孙大为睁开双眼,入眼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小伙走路时偷看美女,一不留神撞上电线杆昏迷

“氓哥,回来啦!”

这位是孙大为的大学死党王晓斌,甭看这厮身材普通其貌不扬,女人缘却超好,经常夜不归宿约妹去酒店,回来就大讲昨晚的美女腰细腿长如何如何,于是便有了氓哥这个绰号。

“快起来,王主任来啦!”王晓斌一个劲儿的冲着孙大为使着眼色,压低声音说道。

“王主任?”孙大为没反应过来。

“训导处王主任。”王晓斌提醒道。

孙大为仔细想了想,终于想到王主任是谁了,声调一拔,脱口而出道:“王秃子?”

王晓斌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捂住了自己的脸。

一只大手伸过来将王晓斌扒拉到一边去,一个有着地中海头型,黑着脸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孙大为的视线中。

孙大为猛地坐了起来,冷汗唰一下就跟喷泉一样的冒出,一种世界末日的绝望感充斥着大脑。

“这下完蛋啦!”

在大学生的眼中,训导处简直可以和东厂、西厂划上等号,而作为训导处主任王向阳,无疑就是高高在上,言谈做事阴柔,手段极其残忍的厂公。

而现在,孙大为竟然做了无数大学生不敢做的事情——当着这位厂公的面,大声叫出了厂公的绰号,这简直就是NO ZUO NODIE啊!

王向阳的嘴角抖动了两下,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乌云蔽日一般阴沉的面容,竟然恢复了平静,但给人的感觉,却又好像是灾难来袭之前最后的平静,在酝酿着更大的狂风暴雨。

“你是不是答应了做楚老的关门弟子?还收了楚老的传家宝?就是一个黑色的玻璃球?”王向阳双眼死死的盯着孙大为的胖脸,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的问道。

“那个疯老头是楚老?”孙大为失声叫道。

楚老是谁?南楚北周中的南楚——楚浩阳,华夏仅存的两位中医泰斗之一,也是江南省医科大学的创立人之一。

传闻这位楚老脾气暴躁,思维僵化,老古董一个。

校园内譬如学生情侣搂搂抱抱,或者是在小树林中亲个嘴之类的事情,被他老人家看到,那就是摊上大事儿了,轻则通报批评,重则记大过,而处罚的轻重,完全取决于他老人家心情的好坏。

只不过这位楚老风光了一辈子,到了晚年却比较凄凉,先是结发老妻癌症晚期去世,葬礼刚刚过去了不到一个月,唯一的女儿在外出的时候出了车祸,女儿和女婿当场死亡,楚老惊闻噩耗当场晕了过去。

醒来后,楚老的精神上就出了问题,经常疯疯癫癫。

因为楚老的身份地位,就算校领导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将他老人家送到精神病院去。

而后,校领导专门聘请了保姆照顾,却被他老人家接连打骂赶走了六七位,以至于聘请保姆的价码提到了一万五,却没人敢接单。

这样一位在医科大学中的地位堪比太上皇,脾气暴躁的老疯子,宛如瘟疫一般,任谁见到都要绕道走啊!

“我就问是不是你。”王向阳厉声问道。

孙大为在王向阳的逼视之下,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在孙大为的眼中,绝对是幸灾乐祸的笑容浮现在王向阳的脸上。

“很好,明天早晨八点,你去一号别墅报道,记住,楚老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只要楚老满意了,什么奖学金、保研、硕博连读都不叫事儿,听到了吗?”

王向阳“听到了吗”这四个字又恢复了严厉,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就是:要是楚老不满意,你丫绝对会生不如死。

“哦!”孙大为快哭了,他刚刚得罪了王向阳,在王向阳的威逼利诱之下,他怎敢拒绝?

王向阳满意的离开了宿舍,前脚刚走,后脚孙大为就被闻讯赶来的男生给围上了,看着哭丧着脸的孙大为,众人很有善心的纷纷安慰了起来。

“胖子,你这是作死啊!”

“我听说楚老是个老玻璃,胖子,小心后面滴花儿残遍地伤啊!”

小伙走路时偷看美女,一不留神撞上电线杆昏迷

“胖子,有啥遗言吗?赶紧说了吧!”

“胖子,一会你把电脑里的种子发给我,万一明天你回不来,就可惜了那些种子了。”

“安心的去吧!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孙大为很有一种掐死这帮家伙的冲动,有这么安慰人的吗?这简直就是痛打落水狗、落井下石的节奏啊!

最后还是王晓斌出马,将这帮家伙轰了出去。

“胖子,我去买点烧烤,提两瓶酒,哥们陪你一醉方休。”王晓斌叹息道。

孙大为连忙从裤子口袋中将钱包掏了出来。

“我来吧!过了明天,钱对我来说也没啥用了。”

孙大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钱包,下一秒,孙大为的眼珠子差点从眼眶中跳出来。

“我靠,我的钱被偷了。”

王晓斌连忙抢过钱包,看着钱夹里面三张十块,一张五块,以及两个一元钢镚,白了孙大为一眼道:“这不是钱啊?”

孙大为急道:“不是啊!上午我刚刚去交了学费,还剩下这个月的生活费八百多块,现在一张一百的都没了。”

“不是吧?赶紧报警。”王晓斌怒道,在宿舍丢东西是最恶心人的事情了。

“算了,我认栽了,报警的话还不够折腾的呢!”孙大为想了想,叹息一声垂头丧气道。

甭说大学生了,就算是社会上的人,最怕的就是麻烦,就算报警,也未必能把丢的钱找回来,警察过来一调查,询问谁都会让人感觉不舒服,与其弄一大堆的麻烦最后还不一定解决问题,索性就认栽了。

王晓斌无奈的摇摇头,将钱包丢了回去,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三张百元钞票递给孙大为。

“明天存饭卡里面,不够吱声。”

“谢啦!下个月我爸给我生活费打过来我就还你。”孙大为接过钱道。

“行,那我去买烧烤去了,给你整俩大腰子补补。”王晓斌笑道,转身离开了宿舍。

“滴滴!检测到可兑换熟练度3点,兑换开启。”

一个电子合成音非常突兀的在孙大为的脑海中响起,孙大为还没反应过来,就吃惊的看到自己手上拿着的三张百元钞票嗖一下不见了踪影。

“我靠!谁?谁?”孙大为被吓到了,翻身跳下了床,左右寻找了起来。

孙大为就差将宿舍挖地三尺了,却连个鬼影都没见到,等到他气喘吁吁的坐在椅子上,忽然想起来一个事情。

“那个黑色的玻璃球呢?”

第二次翻找开始,结果和第一次相同,啥都没找到。

“见了鬼了,这什么情况?”孙大为迷糊了,他刚刚可是亲眼看着自己手上的钞票嗖一下不见了的,除了见鬼了之外,似乎根本就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性。

孙大为忽然想到了之前做梦梦到的事情,双眼圆瞪,失声道:“不会是有什么系统吧?”

孙大为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半透明的框框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中级按摩术,中级穴位学,中级推拿术都亮着,还有例如初级穿刺术,初级草药学,初级药理学等等一大堆初级前缀的暗着,在最上面是熟练度三个大字,后面的数字是3。

“咱们宿舍进贼了?”王晓斌提着俩袋子走了进来,看到宿舍内狼藉一片,吃惊的问道。

孙大为一看到王晓斌,立刻说道:“氓哥,给我一张一百的。”

王晓斌虽然不解,但还是放下了袋子,从钱包中掏出来一张一百的递给了孙大为。

“滴滴!检测到可兑换熟练度一点,兑换开启。”

随着脑海中响起的电子合成音,夹在孙大为指尖的一百块面值的钞票,就在两双一眨不眨的眼睛前,嗖一下消失了。

“胖子,你啥时候学的魔术啊?”王晓斌震惊的问道,这可比刘谦的近景魔术牛叉多了。

孙大为看着半透明框框最上面的熟练度从3变成了4,苦笑道:“那啥!氓哥,我欠你四百块钱了啊!”

“啊!没事儿。”王晓斌满不在乎的点头道。

两人将买来的烧烤摆出来,孙大为灌了一口酒,暗道:“这个黑色玻璃球真的是传家宝啊!”

精彩后续内容请点击阅读:

小伙走路时偷看美女,一不留神撞上电线杆昏迷

黄晓佩 本文来源:网易云阅读 责任编辑:黄晓佩_NY1939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河南老赖欠钱不还 私藏2架价值数百万飞机被查封

猜你喜欢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