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相亲相到顶头上司是什么样的体验

2017-07-17 16:45:47 来源: 网易云阅读(杭州)
0

相亲相到顶头上司是什么样的体验


简然,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131224。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你看着办就好。”

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简然的耳畔还总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门前递给她一张银行卡时所说的话。

说实在的,她对身为她丈夫这个男人的了解是少得可怜。

除了他亲口告诉她他姓秦名越外,其它关于他的事情她一无所知,就连他的家里有些什么人她都不太清楚。

简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胆量,竟然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领证结了婚。

十天前,在闺蜜凌飞语的热心帮助下,简然第N次踏上相亲道路时,遇到了这个名叫秦越的男人。

她本没有报什么希望,毕竟三年前被人设计陷害后,她就没有资格挑剔,只有别人挑剔她了。

正因为她不能再挑剔别人了,因此相亲当日,她早到了十五分钟。

自身条件上占不了优势,就只能在其它方面表现得好一些,希望能给对方留下好的印象。

如果能遇到合适的男人就把自己嫁出去,也能让父母安心。

和她相亲的男人来得则是一分不早,一分不晚。

男人西装革履着装非常正式,让人觉得他非常重视这次的相亲,给简然最直观的第一感觉很不错。

他打招呼的方式也很平常:“简小姐,你好!我是秦越。”

很平常的一句话,只因为他的声音非常富有磁性,让简然觉得异常好听,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又加了一分。

两个人简单平常的交流后,礼貌地留下了电话号码,便各自离开。

相亲的次数多了,简然也没把这次相亲当一回事儿。

她以为,这次相亲也会和以前许多次一样不了了之,不料却在两天后接到了秦越的电话。

他的声音仍是客气礼貌:“简小姐,你晚上有没有空?”

那晚,秦越约她到一家川菜馆吃饭。

简然不太喜欢相亲这样尴尬的场合,席间话非常少,一餐饭下来显得有些拘谨,也没怎么吃饱。

原想找个理由先离开,踌躇中,秦越率先说话了:“简小姐,我下个礼拜三有空,在那天我们去把结婚证领了如何?”

“领、领什么证?”简然被秦越这句话惊得一愣一愣的。

“结婚证。”他重复说道,语气非常严肃认真,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结婚证?”简然仍是不太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手放在大腿上用力捏了捏,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这才认真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秦越有一双很浓的剑眉,眼睛明亮有神,脸型更是如画似刻般好看,是属于那种丢在万人群中一眼就能找到的。

他的神情态度都非常严肃,看起来不像做事冲动的人,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他就说要和她结婚?

紧接着,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又传到她的耳里:“我以为简小姐和我一样,相亲就是想组成一个家庭,结婚生子,过别人认为‘正常’的人生。”

“没错,我是这样想的,可是我们毕竟才第二次见面,你不觉得这样太快了?”简然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她是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庭,可是没想过这么草率。

“是有些快。”秦越的神色平淡如常继续说着,“第一次见面后,我回去考虑了两天时间。简小姐给我的第一感觉不错,我个人觉得我们两个人的性格不冲突,因此我想试试。”

简然微微蹙眉,有些不悦:“在我的观念里婚姻不是儿戏。试试?如果试得不好,你是不是想……”

没等她说完,秦越打断了她的话:“简小姐,我们都是成年人,自然不会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爱情,很清楚自己的心里想要的是什么。”

简然没接话,定定地瞅着秦越的脸庞。

从表面看这个男人,沉稳不张扬,似乎是结婚的好对象。

可是,她真的能把自己后半生交到这个仅见过两次面的男人手中吗?

真的可以吗?

见她犹豫,秦越又说:“可能是我太心急了,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如果简小姐觉得我这个人还可以,你回去考虑一下,我等你电话。”

那天回家后,简然一个晚上都在想着这件事情。

她承认,某些观点她和秦越有着相同的看法,比如说那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爱情。

在被那样深深伤害之后,她就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有爱情了。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简然拨通了秦越的电话,答应了他的“求婚。”

当天上午简然拿上户口本,下午就和秦越一起到了婚姻登记处登记。

当她和秦越一起拿着结婚证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简单,九块九领张证就在她的生命里刻下了属于秦越的专属印记。

昨天就是简然搬到秦越的公寓一起住的日子。

昨晚秦越也表现得很绅士,主动把主卧室留给她一人休息,他则在另一间卧室休息。

简然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出门上班前,秦越就将银行卡交给她。

她与他相互间还不了解,他怎么就放心将所有家产交到她的手中?

“简然,各大媒体的记者都在里面等着。董事局的人和新总裁马上就要到了,你这个时候发什么呆?”

公关部经理徐友爱严厉的声音打断了简然的神游,她赶紧收回思绪,端正态度:“徐经理,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

徐友爱瞅着简然,语气严厉:“简然,虽然你是业务部的职员,但是你们经理派你过来协助我们公关部,你就给我打起精神,别给我拖后腿。”

相亲相到顶头上司是什么样的体验


简然抿唇点点头:“徐经理,刚刚是我走神了,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徐友爱再看了简然两眼才移开目光,拍拍手把几名负责接待的同部门工作人员都叫过来。

“大家打起十万分精神来,今天的发布会我们一定要办的漂漂亮亮的,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徐友爱说话的同时,严肃认真的目光扫过手底下的每一名工作人员。

“是。”负责接待工作的公关部与临时派来支援的同事们齐声应道。

徐友爱的目光最后落在简然的身上:“简然,听说你是你们业务员最优秀的职员。一会儿你跟在新总裁的身边,负责新总裁身边的工作,其他事情你不用管。”

简然点点头还没有应话,公关部职员马丹娜就露出幸灾乐祸的眼神:“简然啊,要是我们的新总裁还未婚,你会不会近水楼台先得月?”

说得好听,是有机会接近新来的总裁大人,然而谁都知道这是一块烫手山芋,谁都不愿意接才轮到简然的身上。

徐友爱板着脸,瞪着马丹娜:“今天可能关系到我们大家以后的去留,都给我严肃点。”

被徐友爱一呵斥,大家都没有再出声。简然悄悄吸了口气,努力拿出平时工作的最佳状态。

也不怪徐友爱紧张,谁让这件事情来的这么突然。

就在大伙以为公司一切都风平浪静的时候,董事局突然传出消息,总裁大人要换新人接手。

然而这位即将上任的大BOSS神秘得很,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却没有打听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

简然平时不是爱凑热闹的人,此时也不由得伸长脖子望着入口处想要看看这位大BOSS究竟是何方神圣?

“来了,来了,各大董事和新总裁都到了。”接待人员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到所有工作人员的耳里。

同事们不由自主理了理衣服,毕恭毕敬地站到自己的岗位上。

简然紧跟在徐友爱的身后,去迎接那位让众人期待已久的神秘大BOSS。

刚走几步,就见一名身着银灰色西服的高大男人在几名身穿黑色西服男人的簇拥之下迈着极其优雅的步伐往发布大厅的方向走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然就呆住了。

那名走在人群最前方身穿银灰色西服的高大男人分明就是她的新婚丈夫——秦越!

“不可能!”简然以为是自己产生的幻觉,立即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让自己快点清醒过来。

可是睁开眼睛再看的时候,那名男人的模样还是没有变。

如果是别人她可能会认错,但是这位是她的新婚丈夫,她是不可能认错的。

如刀削般完美的脸庞,足足一米八八的身高以及健硕的身材,还有走路时无意中透露出来的高贵优雅。

这个男人展现出来的无论哪一样都跟她那个新婚丈夫完全吻合。

“秦、秦越?”简然死死地盯着那名男子,嘴里下意识地叫着他的名字。

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男人的目光轻移,停留在她的身上。

对上他的目光,简然紧张得连呼吸都快要忘记了。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那个“平凡”的新婚丈夫摇身一变成了自己任职公司的新总裁。

她看着他,脑袋就像被炸开了花一样,嗡嗡直响。

男人的目光在她的身上片刻停留随即移开,冷漠得就像完全不认识她这么一个人。

对上他的冷漠,简然的心迅速往下沉。

他明明就是秦越,是他的新婚丈夫,为什么要用如此冷漠的眼神看她?

不过片刻,简然的心里已经闪过各种想法。

最贴近现实的,就是她认为此时此刻是在做梦,做的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秦越那个人总是温文儒雅,说话做事都非常有礼貌,绝对不会看见她还装着不认识。

她赶紧用手狠狠掐了自己两下,疼得抽了抽嘴角,而后发现这并不是梦而正是她现在所经历的。

既然这不是梦那么就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个男人只是有跟秦越一样的脸,其实跟秦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徐友爱用力拉了简然一把,低声斥道:“简然,这是什么场合,你到底在干什么?”

简然如梦初醒,有些气恼自己走神。

徐友爱又小声斥道:“还不快跟上。”

简然点点头,迅速跟在新总裁身后,同时已经将个人情绪掩藏掉,以专业的身份来面对这位长得像她新婚丈夫的大BOSS。

徐友爱快加快步伐追上新总裁一行人,替他们打开记者招待宴会厅的大门:“有请我们各大董事和新总裁!”

随着徐友爱高亢激昂的声音落下,偌大的发布会厅里响起激烈的掌声,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死死地瞪着入口处,等待这位神秘的大BOSS现身。

简然悄悄吸了口凉气,紧紧跟在大BOSS的身后,在大BOSS落座之后,她利落地将准备好的资料递上。

既便是她有专业的职业修养,但是公司的新BOSS是自己新婚丈夫这事对她的冲击还是太大,她一不小心手抖了一下,这一抖手中的资料掉下去两本。

简然正准备蹲下去捡掉落的资料夹,秦越弯腰抢在她之前捡了起来,随即听到他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晚上回家等我。”

秦越不说这句话,简然还能强行当他是一个和自己丈夫长得一样的人。一说这话,简然整个脑袋都炸懵了,傻乎乎地愣着忘记了该做什么。

好在各家记者的注意力都不在她的身上,让她有少许的时间可以调整自己的情绪。

不过,记者们没有注意到她,眼尖的公关部门员工可没有错过这一点点的小插曲。

公关部准备妥当,各个部门配合得好,秦越又有足够震慑现场的威严,所以这次新上任的记者会召开得非常圆满。

新总裁一行人刚走,马丹娜就挤了过来:“简然,刚刚你‘不小心’弄掉了文件,算是成功吸引住了我们新总裁的注意力。”

简然微微蹙了下眉头,转身对徐友爱了声:“徐经理,公关部的事情忙完了,我就先回业务部去了。”

看着简然的背影,马丹娜气得跺了跺脚:“她不理我,她竟然不理我。她凭什么这么拽?”

徐友爱瞪了马丹娜一眼:“别成天就知道挑事,你要再胡闹下去,下一个离开的人就是你。你有本事就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只要爬上比她还高的位置,你也有资格拽。”

马丹娜瞪着简然走远的背影,咬牙恨恨应道:“表姐,我知道了。”

简然回到业务部办公室,听到同部门的同事正在讨论新总裁。

一个个说得口沫横飞,就像有多了解这位新总裁。

相亲相到顶头上司是什么样的体验


同事林媚看到简然,赶紧凑了过来:“简然,还是你运气好,能够第一时间站到总裁身边工作。”

简然淡淡地笑了笑:“都是工作,在哪个身边不是做事情。如果你觉得在总裁身边做事好,以后再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就让经理派你去。”

叶媚赶紧摆了摆手:“虽然说我们的新总裁是帅气迷人,但是那眼神跟气势真不是我们这些小虾米敢靠近的。”

“新总裁一会儿会过来例行巡查,都给我回到岗位上认真工作去。”业务部经理赵赵君晴走进办公间,对着手下的人吩咐。

新总裁要来巡查!

听到这个消息,简然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紧张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来了。

她的新婚丈夫秦越是公司新总裁这个事实她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好好消化,一时半会还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准备。

其它同事都回到了座位,唯独简然还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赵君晴看向简然:“简然,你还有事?”

“没事。”简然回过神来,悄悄握了握拳头,赶紧回到座位打开电脑查看客户资料。

没一会儿,电梯叮咚响了一声,秦越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再次出现在简然的面前。

不过庆幸秦越只是跟部门员工打了个招呼,再听了听赵君晴简单的工作汇报便领着一群人走了。

秦越一走,业务部又闹腾起来,连平时稳重的赵君晴也忍不住跟大家八卦了几句。

大伙谈的无非是这位帅得没有天理的总裁大人究竟是未婚还是已婚?

简然听着他们的讨论没有吭声,心想要是让这群人知道总裁大大结婚证上配偶栏写的她的名字,她会不会被这群女人生生活剥了?

这一天的工作时间,在紧张与忐忑的情况下总算是过去了。同事们都走完了,简然才收拾下班。

白天的工作结束了,晚上她又该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秦越?

简然真的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回她与秦越两个人的那个“家”。

出了公司大门,简然习惯性往右拐来到地铁科技园站的B入口,走了一段路才想起,她现在跟新婚丈夫住在一起。

秦越的公寓离科技园片区不远,公交车也就三个站,步行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简然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五点多,反正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秦越,索性就选择步行回家,刚好可以好好想想两个人的事情。

回到小区楼下,简然决定到一旁的生鲜超市买些蔬菜和肉类。不管多大的事情,填饱肚子才是首要。

她不知道秦越喜欢吃什么,拿出电话想要问问,又担心对方不方便接电话,因此又将手机放了回去。

选好食材,提着往家走。

离电梯还有不短一段距离,简然看到了那抹即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他面向电梯口,站得笔直,一身浅灰色的西装被他穿得极有味道。

秦越笔直地站着,身形比例很好,远远看去,就像一道美丽的风景。

简然至今仍然有些不明白,外形这么优秀的男人,甚至还是大公司的总裁,怎么会来相亲,并且还一次就她普普通通的她给相中了?

“你回来了。”简然走过去,尽量用最平常的方式跟他打招呼。

“嗯。”秦越回头看她,脸上没有因为看到她有不同的表情,还是淡淡的。

简然回给他一抹浅笑,在他的身旁站定。

她也只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个男人今天似乎又有一些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一时也想不起来。

眼角的余光悄悄瞟了一眼,原来他今天戴了一副眼镜,金框的,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更加沉稳内敛。

简然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声,这个男人只有第二次见面时多说了几句话,平时都是惜字如金,她想要主动拉近两人的关系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如今又知道了他一个令人震惊的身份,简然更加不知道该怎样主动靠近他了。

正想着,秦越突然向她伸出一只手,简然本能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东西交给我来提。”他淡淡地说道,并没有因为她无意间保持距离而气恼,很随意地拿过她手中的袋子。

简然觉得脸儿发烫,他只是想帮她提袋子,而她却胡思乱想到哪里去了。

低头看着秦越有力的大掌提着一大袋东西像不费吹灰之力,一股暖暖的东西在她的心里乱撞了两下。

简然乐观的想着,就算没有爱情,就算他是公司的大总裁,但是只要两个人用心经营这段婚姻,也能够过得很好。

两个人进入电梯,电梯运行的时间里谁都没有说话。

回到家里,秦越将物品放入厨房,又是淡淡一句:“我不太会做饭菜,今晚就麻烦你了。”

“你忙你的吧,做饭的事情交给我就好。”简然将包包放好,脱掉外套套上围裙。

“谢谢!”他说得轻淡。

“你太客气了。”简然硬挤出一抹笑意,笑得有些尴尬。

他们都已经是夫妻了,然而相处的方式却如同两个陌生人。

她觉得妻子做饭给丈夫吃是理所当然的,而他如此态度跟她说话,无形中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简然认为,即便是没有爱情为基础的婚姻,也不应该是这样生疏的相处模式。

她不再多想,转身进入厨房,动作利落地淘米下锅,理菜,洗菜……

过了一会儿,简然眼角的余光看到厨房门口矗立着的高大身影,回头问:“你有事?”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你说一声。”秦越笔直地站在那里,语气仍然平淡,却又不难听出夹杂着一点点的窘迫。

“你再等等,我很快就好。”简然探出头看了挂在客厅墙上的时钟,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半,可能把他给饿坏了。

心里想着,明天下班一定直接回来,早些把饭菜做好,他回家就能吃上她亲手做的饭菜。

不管秦越是怎样的身份,但这桩婚姻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一定要努力把日子过好。

精彩后续内容请点击阅读:

相亲相到顶头上司是什么样的体验


黄晓佩 本文来源:网易云阅读 责任编辑:黄晓佩_NY1939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银行将客户名字打错还要求开证明 派出所回信亮

猜你喜欢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