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龚鹏程,今之墨皇也!

2017-03-20 16:14:27 来源: 网易
0

龚鹏程,今之墨皇也!

诗咏龚鹏程先生《云篆龙章》书法展

一、今墨皇

北溟云起篆龙章,书艺正宗今墨皇,林叶海澜余事耳,学山高搴大旗黄。

采笔昔曾干气象(杜句),风流儒雅世之师,超群迈古通天地,云篆神龙见伟姿。

云起先生(龚鹏程诗集名云起楼诗,故人称云起先生)济南新书迹展名云篆龙章,与其名字相应。且风尘仆仆席不暇暖,乘飞机履云端如孔夫子之坐马车而履周行。此前各展亦皆自题佳名,一云墨林云叶,一云墨海微澜。此虽小道而具征文思灵心,当今国内何人抗手?

其书,温文尔雅又元气淋漓,既有江南箫管春雨细腻,亦见北地戈矛大声堂沓,诸体皆能而面貌各异,所谓书坛多面手者,云起先生斯不愧矣。更兼以不世之英姿,标学林之轨范,学术艺术均为中华斯文传统之正脉,所谓高搴杏黄大旗者,书法真其余技耳。

龚鹏程,今之墨皇也!

二、羲皇上人

风流入骨写华章,睥睨群英无事忙,雄立涛头天外意,会心不远在羲皇。

文人书、学院派。

今日书坛闹匝匝似蝇争血者,群英各展绝技大肆创新,实不啻贾宝玉所谓无事忙。忙则忙矣,其奈为假何!

云起先生不择纸笔、不择时地,随手挥洒,入骨风流。其因无他,风流人纔能作风流书;雄立涛头,纔能领会天外之意;与古为邻,纔能追怀羲皇。书即人,人即书,岂有二哉?

三、鬼画符

善将腐朽化神奇,书法何曾限帖碑,云篆龙章天意趣,千秋睥睨铸雄辞。

天趣襟怀书大美,霜尘岂得压风流,青筠一管开今古,我自千钧吞万牛。

鬼者人之归也。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鬼画符实先人泄露天地之玄机也。

历代书家所写,不出五体书。近代以来风尚,不外碑帖两大宗。多少书家拳打脚踢、腾闪挪移,使尽百般解数,也开创不出一条新路。故当代遂生出膜拜日本少字派,乃至西方现代美术思潮之所谓现代书法。无奈与书法本旨相悖,不足齿数。

近代书法能自开新路者,鄙见惟两大家。

其一罗雪堂先生,临摹湮没地下几千年,邻于腐朽之灵龟书迹,匠心独运,开创新派,以金文小篆笔意写甲骨,不追求所谓刀刻味,后起小生竟群起而嘲笑之。殊不知书法本即柔毫所书,刀笔何尝居主流?今倡言写出刀刻意味甲骨文者,其实不能出崇碑派用笔锋模拟刻刀之窠臼。非但未必符合甲骨书历史面目,即便多数甲骨文的确出自刀刻,但后人既用毛笔写,如何能出刀刻味?雪堂沈浸钟鼎金文,所见一时无两,故写甲骨文自然沿用此意,此实甲骨书法正道。董彦堂甲骨文两头尖尖契刻味十足,但论其艺术价值,曾足与雪堂比肩否?今之乱写而名曰甲骨者更无论矣。

雪堂已往六十年,大雅沦胥无所见,乃今日又有第二人者起而别张异军,即龚云起先生之云篆龙章书也。云篆本别篆一体,所谓元始天书仙人篆,道教称出于天地造化之初,云气撰结纠缪成文,实则即道教符籙,所谓鬼画符也。虽来源颇古而历来以险密怪奇视之。龚云起先生精研三教,与道教别有夙缘,故能为符籙云篆之书,大幅巨书,堂而皇之,酣畅淋漓,天趣横生,不可方物,欲谓非化腐朽为神奇、别开生面而仍不出斯文传统者,可乎不可?其事虽与雪堂有殊,而汇通古今、法自我创之主意,无二致也。

善哉寒碧先生《云篆龙章展览序》之所论也:“虽士学尘垢秕糠之,而鲜有寻其究竟者。惟龚鹏程独持卓见,其秉心乃绝殊流伦,寄云情于有无之际,随烟想于象法之间,真识深解,神而明之,奇情正色,化古避俗,收拾成佳构异制,挥运至华妙通朗,既变化无端倪,复精谨归端正。而畅练婉劲兼容动静,古茂精悍兼济刚柔,飘飘然春云之色,汤汤乎流水之声,英光锐气照耀其中,古则遗规直溯周秦”。

四、书境

文字从来天巧觑,风流万古见雄姿,多君怀抱美如此,天地同春铸伟辞。

云起先生反复申说文字对中华文化之意蕴价值,既深符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之说,复又征引分析西方语言学理论。将书法与中华文化大本大源紧密相连,又能条分缕析自成一说,取意鸿深,立境高远,此所以其论书作书都能壁立万仞、超拔时流也。

五、笔意

铁骨玉筋龙跳脱,鹏抟沧海渺余烟,不矜才气珠圆转,瞻拜斯文得万年。

云起先生书,笔意自然从容,镇定自若,不矜才使气;笔势天骨开张,不鼓努作态,剑拔弩张;骨格森严,力蕴千钧,不见疲软拖沓之病;而一种温润风雅之气扑面盈鼻,使人对之不觉身清气爽飘飘然有欲成神仙之感,诚然难能。《灵飞经跋》特其一耳。

六、书迹

兼得方圆会智神,春风大雅倍相亲,舂然睟面盎于背,斩断众流知道真。

云起先生书,笔意圆融,有春风大雅之气量。流利宛转,顾盼自雄;从容不迫,舂容中道,又不乏方致,时见斩截之态,隐隐有刚正之气寓焉。既道貌岸然,又有天趣盎然,真所谓方圆兼备者。

七、行款

细字蝇头墨色苍,横看成岭侧成行,雍容温润谁堪比,令我追怀见雪堂。

云起先生题跋皆细字密行,条理秩然,从容中道,进退有据,《灵飞经跋》尤然。近人中吾最服膺罗雪堂,其题跋亦如是。年愈高、字愈小、行愈密,而愈不倾斜,犹如高人端士,虽登大耄,而进退中节,应对有序,秩然不乱。非修养深厚,何克臻此?今于云起跋尾又见之。

八、题跋

博征旁引见才思,范史笼经履险夷,倒挽峡江千石力,雪堂身后要为奇。

题跋似小道,实亦大道所寓焉,需大手笔方能为之不愧,非易易也。吾喜读清以来学者题跋,考经证史、扬榷攻错,乃至抒发心曲,歌赋无衣,几乎无施不可。晚清以来,雪堂最为擅场。今人亦颇为之,而限于学问、才思、眼界、情趣、襟怀,堪读者千百中无一二。

云起先生足踵雪堂而继起。此所见乐器与冠服两种笺纸题跋,或考证、或议论、或言情,经史杂书,乃至词曲,无不随意征引。更能自铸伟辞,陶铸镕冶,词虽多寥寥,而意境恣肆、笔意雄放如其书。又专言笺纸亦不经见。惟恨所见尚少也。

九、论学

父言爸爸不能解,学界横行无脑人,诗有别才非学已,才思与学确相亲。

云起先生题公服笺云:《北史•魏孝文帝纪》云太和十年始制五等公服。或以为此即公服之始,非也。《世说》尝谓王戎着公服乘轺车经过黄公酒垆矣,况《诗•周南•葛覃》已云“薄污我私”,私即燕居服,与公服正相对称,后世诸史官仪舆服志等所载朝服即公服也。治史者执公服二字出处以考起源,是以爸爸字始见于《广雅》,遂谓古人无爸,不知爸即父矣云云。

案:古无轻唇音,父字本即读如爸。古语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胶柱鼓瑟,拘墟妄谈,陆沈盲瞽,不知变通,皆俗学之大弊而不自觉其妄。此跋涉笔成趣,考证公服而引《世说》公服过酒垆云云,酒人本色毕见,更以见随意涉猎都是学问,原本非笨伯所能梦想矣。此跋虽戏作,实则深契乾嘉汉学之本旨,非徒戏谑也。

十、赘辞

文字觑天巧(韩句),风流不可知,青筠一管笔,云篆百祥辞,大美出襟抱,龙章厌蠢痴,朽生河伯叹,东海望洋奇。

(附:本文由大连电视台高级编审,文史学家萧文立撰写)

张玉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张玉_N0000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中国再撤侨!餐馆老板哽咽:命保住就不错 感谢祖

猜你喜欢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