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书讯 > 正文

杨克是当代“人民性”诗歌的代表人物

2016-09-20 21:54:46 来源: 网易读书
0

近日,南国书香节南方文学周名家活动之一的“杨克诗歌作品研讨会”在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举办之后,在诗坛引起强烈反响,更多没有到会的诗歌人士热议杨克的诗歌成就。

南方文学周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人民文学杂志社、广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主办。

他是知识分子,他的心在民间

朦胧诗代表性诗人杨炼认为:杨克像一位中国的惠特曼。《人民》一诗,逆转了这个词被重复、被磨损,却“一再如此辗转甚至无家可归”的厄运。它与出版社和怯弱无关,却与诗的自由理想有关。也像惠特曼,杨克出古入今的广阔视角,无须被某某“代”归类。他从属于汉语最温暖的诗歌血缘,更用一行“他的内心有一半已经陈腐”(《杨克的当下状态》),写出了当代杜甫们的呻吟——这诗人的深刻自省,才是“人民”和中国文化真正的容身之所。杨炼继续解释说:诗歌理想因人而异,关键在思想自圆其说,作品能够印证。杨克不追怪求神,却让“人民”活进诗里。他亲热土,近乡情,富实感,擅巧思,无“民间”之旗号,国风常在生死悸动处;弃“知识分子”之虚矫,经典都能读成活的经验。

曾经推出“朦胧诗”的诗学泰斗、北大诗歌研究院院长谢冕则解读说:杨克的写作实践赓续并发扬了朦胧诗的传统。杨克的这种写作背景,使人确信他身上凝聚着深厚的知识分子情结,而他对中国农村和底层的感同身受,又使他的诗与中国广袤的乡村、特别是中国南方的土地与人民保持了深刻的、内在的关联。杨克在一颗石榴里看到了祖国:高原美丽,穿石榴裙的姐妹亭亭玉立,石榴花的嘴唇凝红欲滴;又从石榴的裂口中,他发现龟裂土地的艰辛,受苦的兄弟手掌的沟壑是无声的叫喊。这些想象表达了蕴于他内心的民间情怀。他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学者型的诗人,同时也是心系天下的、来自生活深处的民间诗人。

诗人于坚认为杨克为中国当代诗歌做出了贡献。主要在两个方面,作为中国诗歌年鉴的主编,他一直坚持着民间立场,这一立场已成当代诗歌的一个价值共识。其二,他的诗歌文本在人民性这个向度上坚持了传统并有所超越。

蒙古国版《杨克诗选》一书的总策划和责编哈达认为,读中国诗人杨克的诗,犹如置身于其诗所展现的那情景或场景中,他抒写“人民”,勇于代言于人民,也许这正是他的作品富于力度与广度之所在。

诗人宋晓贤从杨克的诗歌中,读到他对底层百姓命运的关切与悲悯。无论诗歌题材与形式如何扩展、变化,对生民的悲悯始终是一个真诗人的内在底色。

青年评论家曾念长认为:“杨克的诗跟我想象的90年代以来的广东生活有很高的契合度,他的诗歌实际上是拓展了传统人民性概念的诗歌写作,在丰富当代人民性传统的同时,更提供了一种蕴含时代内涵的写作。” 

他是朦胧诗以降的代表性诗人

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霍俊明强调,不应该将杨克诗歌惯性或刻板地归结为“南方写作”,这样的话无疑简化了他的诗歌成就。

霍俊明进一步解读说:换言之,杨克的诗歌精神地带宽远而深邃。与同时代的热衷于精神个体乌托邦和词语炼金术的诗人不同,杨克的诗歌一直直取现场和生活的核心。他不仅以发现之心和隐忧灵魂凸显了日常的细密纹理,对吊诡的现实予以准确的观照,而且他介入时代和现场的能力持久而深入。无论是在个体精神冥想的空间还是在公共化空间,杨克都能够在精神和诗学的双重意义上以求真意志予以发问、发声、命名和发现。在我看来,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代表性诗人。及物性是杨克诗学的关键词,他在不同时期贡献了对应于时代转捩点和现实处境下精神激荡的经典化文本。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这些及物性的诗歌建立于个体主体性基础之上,对存在渊薮的洞见以及对日常细节的擦亮可靠而都出色。又必须强调的是,杨克并不是一个风格化的诗人,他仍然在不同的精神向度和写作方向上继续努力。

首都师大文学院教授、《诗探索》主编、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吴思敬认为:由于在“盘峰诗会”上显示的民间立场,以及此后主编《中国新诗年鉴》所显示的倾向性,杨克一直被认为是“民间写作”的主要代表。实际上,这个标签放在杨克身上并不准确。杨克自80年代前期踏上诗坛以来,其写作呈现的面貌是丰富的与多变的。他的笔下既有现代主义手法的娴熟运用,又有口语写作的鲜活生猛;既有富于个人化的抒情,又有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与思考。他的《信札》,彻底敞开自我,让自由的灵魂在真实的世界与虚幻的迷宫之中穿梭;他的《天河城广场》、《人民》,则通过对“广场”、“人民”等政治性话语的解构,明显地表现了对现实的介入,以及对作为社会良心的诗人角色的承担。

鲁迅文学院副院长、诗人邱华栋认为,杨克之所以成为南方诗歌的“魁首”,首先是因为他的诗歌极具时代感,富有处理复杂的当代社会生活的能力,是“一个时间的标尺,一个时间的刻度”。同时他有的诗有很强大的收缩性,就像拉手风琴,合起来,拉开来,能够恰如其分又出人意表地掌握它的速度、节奏、语言的简与繁,这是一个大师的手笔。“从精神上来讲,你的诗给我一个透亮的感觉,就跟人一样温暖、平和、正派”。

诗人黄礼孩说:“杨克是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诗人,视野比较宽广,又有中国的写作经验,这种写作经验是有现代性的,他把30年来的经验纳入到写作里面”。

谢冕先生解读说:杨克的诗总是这样地充盈着历史和现实的广度和深度,飞翔的想象力加上对于现实的深刻关注,使他的诗总能让人在有限中看到无限,从此岸眺望彼岸。也许词语是单纯的,但展开的却是丰富和深邃。

谢冕总结,在中国诗歌界,杨克是辛勤的多面手。他的创作时有让人耳目一新的展现,这些成果奠定了作为朦胧诗以降代表性诗人的非凡地位,也肯定了他作为当代诗歌重镇之一的光荣的、不可替代的业绩。

他是具有国际影响的中国诗人

杨克在国际上有影响的中国诗人,他的诗歌作品被翻译成英、法、德、俄、日、韩、西班牙、蒙古、印尼、孟加拉等多国语言。他受邀在日本、德国、哥伦比亚、澳大利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挪威、芬兰等众多国家,在海德堡大学、剑桥大学、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等国际著名学府和文化机构,在法兰克福书展、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等著名文化展会,朗诵诗歌和发表演讲。2016年与北岛、杨炼、欧阳江河一道参加了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举办的徐志摩诗歌艺术节。

2016年前后,各国主流出版社不约而同推出杨克诗集:蒙古语版《杨克诗选》已由蒙古乌兰巴托恒字出版社于今年初版;日语版《《杨克诗选》也将在今年出版,由日本最著名的诗歌出版机构思潮社推出,目前己三校;英语《杨克诗选》,已与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出版社签约,估计2017年出版;韩语版《杨克的当下状态》,韩国H & L书局己翻译中;西班牙语《杨克诗选》,西班牙萨拉戈萨大学出版社己有出版意向。

美国汉学家、翻译家梅丹理认为,杨克之所以值得翻译,正是他最挑战译者的地方:他善于用意识流的语言捕捉思绪的音乐感,他的联想既具有随意的流动性,又能以严谨的手法描绘都市生活的复杂感受。他诗中的“我”仿佛乔伊斯《尤利西斯》中的布鲁姆先生,穿过日常生活的场景,在内心的五官剧场一直在感受当下,以相续的意念书写时代的变迁,捕捉时代的脉搏。他的手法属于梦想的诗学,从来不做“大叙述”,而能坚持扎根于心灵体验的写实风格。他完全忠于思绪的编织性: 以记忆与当下之间的联想来构成主观时间的滴答,而这样的纵轴无时不穿插着横向的场景感和对事物的审美呈现。他是一个善于阅读时代的人,一个聚世界关怀与本土人情于一身的人,能以文人的诙谐和机灵对待悲欣交集的人间百态,是基于一种特定活法的“风格”,可以跟这个时代的任何重要诗写脉络开展对话。一个翻译者想要营造这种风格,只能是一个学习过程。

美国女诗人、翻译家徐贞敏对杨克作品的阅读感受是:在他的诗《高秋》的结尾,杨克写了”我只想更靠近这个世界”。确实,不管他在写南方的城市,北方的农村,广场,市场,喧闹,安静,落叶或者人民,在他的诗中,读者会感受一种要靠近世界的目光,身体,和内心。在靠近世界的同时,他的敏锐感受会让读者感到世界的寂寞,暴力,以及被遗忘的历史各种痕迹。他善于描述日常生活,人跟人之间的交流和感受,黑色幽默,也善于让读者注意到城里和乡下的鸟儿们。”再大点的牢笼也是牢笼“:在各种限制中(社会的,个人的,感情上的,环境里的),他的诗里的鸟儿在飞行,诗里的人物在寻找爱,寻找让内心安静下来的地方,过平常日子。跨越时空,跨越内心和物质的世界,杨克的诗会让你不停地思考和感受当代生活。

美国艺术与文学院终生院士、华裔诗人哈金说:“我喜欢杨克的诗,他们想象奇特,意境恢弘,也常常仔细入微,还带有高贵精神”。

斯洛文尼亚著名诗人阿莱士·希德戈和梅丹理、徐贞敏的感受一样,都强调了杨克诗歌中所蕴含的真诚而睿智的幽默和反讽。

他是不辞辛劳的诗歌义工

谢冕注意到,杨克除了自身的勤勉创作,还是诸多诗歌活动的组织者和倡导者。他坚持多年主持诗歌年选的编辑出版,他组织并出席全国性的诗歌普及活动,亲自授课和指导年轻的作者,这些活动占据了他的所有业余时间,他是一位踏实的、不辞辛劳的诗歌义工。

吴思敬的感受则是:作为一位诗人,杨克胸怀开阔,气场强大,乐于助人,有奉献精神。他不仅苦心精研诗艺,让自己的创作保持在前卫状态,而且重视诗歌伦理,有强烈的社会关怀,他密切地关注当下中国诗坛所呈现的种种现象,并通过自己的一系列行为——自己的诗歌作品,自己所编辑的刊物与图书,自己所组织的诗歌活动……从而在诗坛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形成了一个诗人立体的、浑圆的自我,以致可以让我对他做出这样的判断:杨克,一位有强烈使命感的诗人,一位既有鲜明的独创意识又有巨大的包容性的诗人,一位把个人的写作与当代诗歌的建设看得同等重要的诗人,从而也是一位对中国当代诗坛做出了出色贡献的诗人。

80后代表诗人阿斐把杨克称为自己的“恩师”,他介绍说:“诗人杨克是文学界、诗歌界的伯乐,一直以来,无私地提携年轻诗人,我个人就是他这种品德的受益人。某种意义上来说,整个80后一代诗人,都是诗人杨克一手托出水面的。我与数位重量级80后诗人的交往,并衍生出80后诗歌运动,都有诗人杨克的推动之功。他是值得包括我在内的后辈诗人尊重的诗歌前辈,是80后诗人的‘托举哥’。”

阿斐还认为杨克主编的《中国新诗年鉴》开启了新世纪中国诗歌的大道和正道,一些重要的诗人和评论者,就从此道走出来。而诗人杨克,甚至为此《年鉴》承受了不少非议。毫不夸张地说,诗人杨克是诗歌界的一位“无冕之王”。

(撰稿:南方文学周组委会  李笑宇 )

刘伟骏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刘伟骏_N0000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为什么70%成功者都是内向性格?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