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永远的“黔人”——“打工作家”廖毅素描

2015-06-11 10:49:36 来源: 网易
0

早几年,出现在媒体上的廖毅总是少不了一个头衔——“打工干部”。他是贵州省罗甸县“干部打工”政策的早期实践者,他和他的这个群体一度受到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远东经济评论、世界经理人杂志等国内外权威媒体的关注。

而现在,提到廖毅,很多人已经淡忘了他的这一身份,而称他是个有成就的“打工作家”。他一直在沿海的企业里工作,却先后出版了11本个人专著,获奖多项,还常被邀请在许多场合作文学讲座,能不叫“打工作家”吗?

我与廖毅的联系,已有十年之久。

记得1999年4月初,我刚到罗甸县委宣传部直管的县报编辑部当编外记者时,廖毅已离开了宣传部。只听同事们谈论,他是部里最勤快的写手,在省州报刊杂志“亮相”的次数比别人都多,是“获奖专业户”。

之后,在日常编稿中,在阅读报刊中,时不时会注意到他的一些文章,或者关于他的报道。从这些文章和报道中,我也慢慢地梳理出有关于他的一些脉络来。

那是1996年11月,廖毅响应罗甸县委、县政府“干部打工,借地育才”政策的号召,作为“打工干部”选派到沿海地区打工锻炼,进入总部设在温州乐清市柳市镇的正泰集团。先被安排做《正泰报》的试用记者。两个月后,被正式录用为副经理级的报社副主编。一年后,老主编因年龄关系退休,他接任了主编职位。

他写文章,立足企业,但不局限于企业。他喜欢站在行业甚至全国的高度来思考问题,撰写文章。他的特写《温州无人说下岗》、述评《给低压电器“号脉”》等文章,不仅在企业内刊采用,还被《人民日报》、《温州日报》、《中国乡镇企业报》等广泛刊用。他的知名度逐渐从企业“飞”向乐清,“飞”向温州,并为全国企业报同行所熟知。

1997年12月,入职刚满一年的廖毅被评为首届“正泰集团十佳经理”,受到的奖励是到北京旅游一趟。那是他第一次到北京,看到了从小向往的天安门,参观了做梦都不曾见想到的中央电视台,所见所闻令他兴奋。这让他感到,在这里,只要你付出足够的努力,只要你具备足够的实力,很多不可思议的奇迹都可能降临。

1998年10月,正泰团委换届,首次“海选”上岗。已是正泰集团办公室副主任兼宣传处长、《正泰报》总编的廖毅在竞选演说中脱颖而出,高票当选团委书记。一手抓宣传,一手抓团建,宣传有妙笔,团建有亮点,受到了公司及上级主管部门的好评。

之后,廖毅相继担任过集团党委委员兼宣传部长、行政人事部副总经理、公关外联部副总经理、公共事务部副总经理、媒介事务部总经理、研究室主任等职。用他的话来说,都是些官儿不大、挑战性却很强的工作。

在诸多角色中,他体会最深的是正泰集团新闻发言人。他是中国民营企业正式发文任命的第一位新闻发言人,没有系统的理论可以学习,没有现存的经验可以借鉴。一方面要满足新闻单位的报道需要,一方面又要确保企业的舆论安全,“两头都要讨好”,压力可想而知。

“不当发言人的时候,说话还随意些。当了发言人反倒不敢说话了,因为有时完全是无意的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媒体拿去当标题。”他这么说。

他的“抗压”能力在捶打中不断提高,工作绩效也在不断的学习和总结中渐入佳境。

他被评为“首届中国企业十大新闻发言人”。浓缩他的经验与智慧的新闻传播专著《媒体为何听你的——企业形象塑造的八堂必修课》,也由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成为企业新闻人学习借鉴的“指导书”。

如果说,廖毅在企业新闻传播上作出的成就有些让人不可思议的话,那么,他在文学创作上的建树同样不可思议。

我曾在QQ交流中问他,为什么喜欢写作?

“为了表达!”他说,如一首歌唱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更无奈。”而“精彩”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无奈”却如影随形。“无奈”的事情多了,情绪郁结,总要找一种方式释放,而文学是他释放的重要渠道,如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所说:“不平则鸣”。

我看廖毅的写作,关注最多的是他的散文。

我注意到,他的散文富含哲理。他不流连于花花草草,不追求风花雪月,也不靠华丽的词彩取胜,而靠对生活的独特思考取胜。他的文章总能让人从中感受到很多深刻的人生哲理。如最近在赞赏社交出版平台上传得很火的散文集《有缘不晚点》,书名取自书中一篇文章。文中写自己应邀为一对新人证婚,这对新人各自在爱情的路上苦苦寻觅多年,始终找不到人生的知己。直到某一天,他们先后来到一家单位工作,却鬼使神差地“对上”了。作者由此引申,认为缘分天注定,有缘总会来。文章的结语挺有意思:“爱情的火车为爱而开,只要有缘,什么时候来,都不算晚点。”

他的散文结构精巧。他坦陈,他的散文多是灵感一现的产物。生活中遇到的事情多了,总会不停地思考,思考多了,总有一种表达的欲望。但可能一时找不到表达的方式。当某一天偶然遇到某个人或某件事,或者某句话,一下子唤醒了心中思索良久的某种意念,产生了“共振”,于是便有了创作的灵感。因此,他的散文,没有太多的铺陈,没有老一代经典作家们“起、承、转、合”的严密,也极少用典,基本不引用名人名家的语言。而是顺其自然,点到为止,让人读后或会心一笑,或引人深思。收入《有缘不晚点》一书中的《曾经》,通过和杭州海关关长王松先生聊天,引出文章主人公——一生不懈追求,但英年早逝的罗甸名人李泽华。文章在简要追述主人公的“奋斗史”后,又引王关长的感慨:“生命有长有短,关键是活着的时候怎么做才算有价值、有意义!”最后说道:“于李泽华先生而言,值得欣慰的是,曾经向往过,曾经追求过,曾经奋斗过,也曾经拥有过。如是‘曾经’,足矣。”这样的结构,看似简单,实则精巧。这样的议论,并非刻意,而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却感人至深。

如廖毅所说,他是“用文学体现价值,把经理当作职责,行走在文人与经理人的边缘。”现实的压力,决定了他无法以文学为业,更无法以文学为生。他的“用文学体现价值”,必须是基于履行好“经理职责”的基础上的。所以,他的主要精力,是要献给本职工作,献给他所服务的企业的。只有那些边边角角的“闲暇”,才是他编织文学梦想的“最美时光”。

他的写作,多在人们不太经意的一些场合。比如,工作疲累之后。这个时候写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他觉得是一种很好的释放;再如,等候飞机、火车的途中。现在出行,飞机很少有不晚点的。加之廖毅平时常在公司分布的上海、杭州、温州等地行走,流动办公,这种“多城生活”,使得他的“等候”成为常态。写作,便成了他打发无聊旅途的重要方式。收入《有缘不晚点》中的另一篇文章《等待无处不在》,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写出来的。文章发表后,引起了许多“出差族”的共鸣。

有意思的是,开会他也能写出东西来。在一些会上,有的领导的报告长而乏味,傻傻地坐着纯属浪费,而且容易打瞌睡,落下不尊重领导的印象。他便利用这点时间在纸上写写画画,把平时想写而没时间写的东西写下来,貌似认真记录的样子。往往是领导的报告作完了,他的一篇文章的轮廓或初稿也形成了。有机会再斟酌修改一下,就是一篇好文章。

廖毅的创作,当然不局限于散文。

除了前面说到的《媒体为何听你的——企业形象塑造的八堂必修课》外,他在其它方面的写作,也有意外的收获。

比如,2003年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报告文学《走近南存辉》,获得了首届中国时代新闻人物报告文学征评活动优秀作品特等奖。并被授予温州乐清市“2001——2003年度优秀文化成果”称号。同样是报告文学,他的《温州女老板》一书被浙江省新闻出版局选入全省“农家书屋”指定用书,由政府出钱加印。还有,他在北京大学脱产学习四个月,随后出版了一本《北大100天》,竟被列入“中国大学生素质教育课外阅读推荐书目”之一。北大继续教育部还专门买了2000本书,供他们的学员学习参考。

此外,由他在企业报上担纲写作的两个专栏文章结集出版的《南存辉讲故事——打开创富的人生锦囊》、《商旅见闻录—— 一位职业经理人的十年观察》,也引起了业界的注目。

到了这个时候,也算是完成了他从“打工干部”到“打工作家”的转身!

我与廖毅“神交”多年之后,终于有了一次“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大概是在前年的一个夏天,他应邀回县参加一个大型活动,其间有文友相约一聚,我也有幸在列。

席间,不谈文学创作,不谈打工经历,只叙乡情、友情。

聊着聊着,话题自然转到了他的笔名上来。我们都知道他的笔名叫“黔人”,他在企业报和杂志上写专栏文章,都用的都是这个笔名。甚至他公开出版,引起好评的《温州女老板》一书,用的也是这个笔名。

我们感兴趣的是,他的这个笔名有什么由头?

他笑笑,说起一些往事。

他刚到温州的时候,出门办事,跟人一接触,听说他是贵州来的,人家往往就会没好气地说:“贵州的呀,贵州很穷的哈,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接下来就是对他爱理不理的,让他备受冷落.

有一次,他目睹一个温州老板给一位贵州籍经理发了5万元年薪,却说:“这么多钱,回到你们老家可以聚三个老婆了!”弄得这位贵州小伙尴尬至极,他在旁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还有一次,他接待一个国家级的几位媒体记者,吃饭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扯到了贵州人。一位记者说:“也许是高原反应吧,我感觉贵州人说话做事都要比别人慢半拍!”

他被这句话深深地刺痛,顾不得对方面子,问道:“你看我这个贵州人有没有这种高原反应呢?”

这位记者恍然大悟,赶紧道歉:“哎呀,我竟忘了老兄是贵州的,对不起啊!”

这次他是作为正泰新闻发言人,刚刚接受过这家媒体的采访,这位记者怎么可能把一位口齿伶俐的"发言人"和反应迟钝的“贵州人”联系到一起呢!

“平心而论,贵州和贵州人都有很多不足,别人说的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我们需要奋起,需要改进,需要学习一切先进的东西。我们不能夜郎自大,不能夜郎自小,更不能夜郎自卑,而应该夜郎自强!”

他说,取“黔人”为笔名,就是要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是个贵州人,要努力为贵州争光、争气,至少不能为贵州抹黑吧。同时,也是要让别人通过他的文章,看到“黔人”的智慧,领略“黔人”的风采。

有意思的是,《红水河文艺》今年做了一期罗甸边阳的专刊,那正是廖毅的出生地。他的应征作品题目是《有一个地方叫“冲头”》。说的是他虽在上海居住多年,但常告诫孩子们,他们的家乡在不是上海,而是在罗甸边阳,名字叫“冲头”。

他在文中写道:“我之所以要那么较真地告诉子女,我们的老家是一个叫‘冲头’的小山村,不是什么大城市,是想提醒他们,父辈曾经有过的梦想。提醒他们,我们的根在故乡,无论走得多远,都不要忘了出发的地方。”

据说著名作家沈从文安居北京,终老一生,却始终声称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不是“城里人”。

那么,廖毅呢?

他时刻不忘自己的“黔人”身份,始终鞭策自己的“黔人”言行。也许,只有漂泊太久的人才会懂得个中的滋味吧……

(作者:贵州省罗甸县老龄办王智源。王智源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罗甸县文学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公开出版散文集《朝阳夕照》、诗集《心尖摇曳》等)

张玉 本文来源:网易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天津大妈摆射击摊获刑案明二审 女儿:好想抱抱她

猜你喜欢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