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书讯 > 正文

褚时健问答

2014-12-03 17:25:14 来源: 网易云阅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4年11月初,在收到《褚时健: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样书之后,本报记者随同该书编辑一同飞往云南,又辗转哀牢山,见到了在果园里忙碌的褚时健先生,并对褚时健进行了独家专访。

关于《褚时健: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作者

Q:您选择由先燕云老师与张赋宇老师来写这本书,有您的用意在里面吗?

A:对,委托小先(作者先燕云)和张赋宇来写,是因为他们跟我很熟。尤其是小先,她和我们家有20多年的渊源了,对我的家庭、对我、对我的工作了解得更深一些。之所以选择她,也是因为经过这20多年的相处,我觉得小先不夸张,讲求事实。我对她特别放心。

她对我进行了采访,还找了很多材料,后来小先又找了张赋宇,由他们两个人一起合作来写这本书。对于张赋宇,我也了解一些,虽然接触不多,但他是财经记者,对我在工厂(红塔集团)这一段能理解,别人只会说我这人胆子大,别的并不太了解,但张赋宇把我在玉溪卷烟厂这一段基本准确地总结了,我看了以后还是比较满意的。

小先知道的就很多了,我们整个家族发生的事情她都比较了解,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聊得也很多,反而和我自己的老伴,有时候我有些东西不想表达,我摘掉“右派帽子”到糖厂以后,她陪了我三年,我们聊得也不是那么多。她觉得我不了解她的心意。

但是小先很早就和我、和我的老伴有过接触,她在90年代初期采访过我,也采访过我老伴,所以在决定由她来主导写我的传记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觉得非常合适。

 

Q:除了忠实还原您的人生故事以外,您觉得在这本书里,两位作者是否对您的故事以外的事情解读得到位?

A:之前我有很多朋友都提议,说我这一生看过太多事情,也经历过很多事情,不如由他们来出版一本关于我的传记,向我提议的人都快有上百人了,但我都没有同意。

除了本土出的一本关于我的、完全是资料拼凑的书以外,之前在香港也出了一本写我的书,那本书里写的虚夸的东西太多,不实际。

我希望写我的书,就像我在序言里写的那样,不要讲故事、不要编,实实在在的,该是什么样的就什么样的。

读了由他们两位写的这本书,我发现有很多东西我在做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但经过他们一解读,我发现,作为观察者,他们对我行为的解读还是很有深度的,他们解读得很好、很到位,比较深刻。其他未经过我授权的关于我的书,总觉得很多东西不太准确。而这本书,基本上把我的一生、把我的基本性格都写出来了,总结得很好。

 

关于对《褚时健: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评价

Q:在《褚时健: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出版以后,您通读了这本书吗?您对这本书还满意吗?

A:满意。我是在三天前拿到的书,由小先从北京背回来的。不过稿子在未出版前,都是由我一一审过的。之前市面上出过一本关于我的传记,但不是经过我授权的,那本书里写的东西完全都是道听途说。

但这本书不同,而且我也挺喜欢这个绿色。它年轻,有活力,也是果园的颜色。出版方挑选这个颜色,也是希望让更多的年轻人来读这本书,因为年轻人比较喜欢鲜艳的颜色。他们还告诉我,说希望年轻人能够从我的经历中得到一些启示,对年轻人以后的人生道路能够有些帮助。其实我觉得,做成一件事情,精神重要,方法也一样重要。这本书我觉得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它写出了我的追求和精神,同时也写出了我考虑事情和做事情的方法。对我这么多年、我这一生说得很准确,所以,我特别满意。

 

Q:很喜欢您的那个序言,您自己写的那个序,写得很实在,很平实。

A:我只讲事实,过分的话不讲。

 

Q:在传记第三篇,也就是在下篇转换了叙述角度,能给我们谈谈吗?

A:本来在卷烟厂那一段,可以写得更多,但我并不愿意再多谈,所以小先也以自己的经历来写,那一段也是很符合事实的,因为她也介入过这些事情。那段时期关于我的争议也很大,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小先每年依然会有一两篇关于我的文章,而且写得很公正。不过再后来,关于这些事情我就已经不想再多谈了。也有很多人来找我聊,希望能聊一些经济局势或者市场环境的问题,他们认为你不是搞好过一个企业嘛,可以来谈谈,但我并不想多聊。

关于八十多年人生经历

Q:这本传记重新回顾了您之前的人生经历,对此,您有什么感触?

A:我这一生,要说经历能比别人多,也是和我这个人对社会的态度、对工作的态度有关系。我认为该干的事情干好,心上才舒服。我这个人连过日子也会先挑重要的,大事我会先把关,小事我都不管。所以,在有些时候就会引起很多人的争议。像从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这段时间,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挑难做的事情去做,当我认准了一件事情值得去做的时候,就不会太过计较个人利益,计较太多了,你不敢去做了。

比如搞烟田“第一车间”,这个事情是很复杂的,涉及的问题很多。当时国家刚刚改革开放,很多放宽的政策真正下到地方,往往需要过程,执行起来也需要时间。

为了让我们的想法能够付诸实践,有些时候由上层领导出面要求我干的事情我也会干。我们的想法在执行的过程中,也引起了很多争议,因为这些东西在中国还没有人干,有些人认为不该干这个事,他们认为将来也许会有人干,但现在这么多限制,我们何苦找这些事情来惹麻烦?就拿种烟田的事情来说,在我看来,这个问题阻碍着烟厂的发展,它甚至影响着整个中国烟草业。

那个时候没有好烟料,没有好烟料就做不出好产品。这种事情别人不愿意干,我还是去干了,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如果改过来的话,不但是我们这个工厂的烟草质量,连整个中国烟草也会得到提升。后来的事实就是,全中国烟草的品质就在我们推行了种植方法以后,的确得到了提升。做这种有意义的事情,哪怕撞到南墙,我也会去干。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那样子。

 

Q:您的这一生经过很多的变故,您有没有感到过害怕或者绝望?让您一次次走出来,这种内在的驱动力是什么呢?

A:我们这一生可能对社会也有一种责任感,这绕不开,我们的习惯就是要做事情。我倒霉的时候,没人理我,我还是自己找事情去干,这么多年来,我搞过农场,搞过养殖,搞过种植,酿酒、制糖、造纸、种烟叶、做烟花这些行当我都干过。我那些朋友都说命运不公。我说别说那些了,杂念少了,不管在哪里,也不管顺境还是逆境,都只想着把事情干好。

 

关于企业家成功的必备素质

Q:您觉得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A:每年都会听到原来并不知名的企业突然搞好了的消息,当然也会听到本来挺好的企业,后来垮掉了。但在我看来,企业家的素质当中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做企业的时候,要先考虑这个事情对国家影响大不大,对国家好不好,而不是在决策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利害关系摆在前面。

另外,要搞好企业前必须要先了解它,要看到涉及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你懂不懂,不懂的话要学懂了再搞,没有哪个人天生都能样样懂,但是可以学,学懂再搞,那就能避免胡乱决策的问题,更能为国家避免损失。在论证阶段,你单听别人讲不行,自己要有想法,听说别人搞得好,于是自己也跟着搞,要想为什么别人搞得好,碰到自己搞就干不好呢?不懂就莫干!起码你要懂你在这个岗位上应该懂的东西,其他高层的决策,需要高层来懂,你乱点头会造成损失。

 

Q:社会上对您的评价很多,您怎么评价自己?

A:我也没什么想法,对我整个这一生的评价还没有想过,这个事应该由别人来说。我想10个人的评价中,总有8个人说的话是公道的嘛。

 

关于褚橙和管理

Q:当年您都70多岁了,为什么还要选择种橙子,家人和朋友有什么反应?有没有想过不成功?

A:朋友们当时都劝我们说,算了,你已经70多岁了,你要是生活过不下去,我们来负责,少不了你的吃穿用度。我和老伴怎么会闲着呢?那个时候我们租了块地,当时有3000株树,是十几年以前种的老树,我们看看还不错,再把自然条件分析一下,包括日照啊、昼夜温差什么的,一分析,觉得可行,就跟朋友们说,问你们要钱吃饭有点不好意思,还是自己赚钱去。不过你们能不能先借我点钱?他们就说可以借给你,九千多万够不够?我跟他们开玩笑说,不用太多,还不起就麻烦了。他们安慰我说,你莫想着还不起,实在还不起的时候,我们也不会给你增加压力。我说我不开玩笑,我相信我能还给你们。说这话,我是有谱气的,因为我们事前早就经过调查了,心里是有八九成把握的。

后来有个开饭店的朋友跟我讲,他那个小饭店一年赚四五十万就已经很满意了,听我说要四五年就把钱还清,他觉得不太可能,也就没有打算真的让我还钱。

还有一个朋友指着我当时种下的树说,你看你都七十好几了,要哪年才会收支平衡啊!我说,树种下就会长。第二年,他再来的时候,山上已经完全被果树给覆盖了,他才相信我真不是说大话。他也相信,我真的是在搞企业。而且我也三句话不离本行地告诉他,做企业就要赚钱,不管给自己干还是给国家干,不能给国家赚钱的企业不是好企业。

现在我每天早上四点多就醒了,一醒就琢磨问题,还有哪些没解决,会不会影响效率,找各种资料来参考,找有经验的人来交流。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要说困难,也挺困难的,开始的时候,市场还不认可我们的品质,但这些朋友他们从各方面帮我们,帮我们推销、团购,很快市场就热起来了。

 

Q:现在庄园里有多少户农户?进来的果农有没有“门槛”,谁想种都行吗?

A:原来我们这儿有110多户,后来摊子扩大了,有了二百四五十户。我们现在总共有一万多亩地,农户也就越来越多了。凡是跟着我们种果子的农户,基本都脱贫了。

现在在外面等着想要进来种果子的有十几二十家农户,我们也得挑啦,像身体状况、文化程度都是考量的标准。以前人家一不高兴就跑了,现在都不想走了,毕竟一年少说也有个八九万的稳定收入,在农村来说,这算不错了。

 

Q:你现在依然按原来管理玉溪烟厂的方法来管理果农吗?

A:基本上是,各方面的利益都要兼顾到。如果按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做,那恐怕现在的1/5都拿不到。按我们的方法来,收入就能高,他也愿意努力去做。管果家跟管工厂差不多,我们工厂搞基建的时候,没有质量要求是不行的,但质量要求的实现是要靠大家一起来努力的。

 

Q:褚橙现在一年的利润有多大?钱对您的意义是什么?

A:市场在变,我们的产量也在变,褚橙是靠产量和品质来说话,也是靠市场来说话。去年我们的产量到11000吨,今年连续干旱,我们只有10000吨了,这就直接影响我们的效益了。去年和今年相比,去年我们的利润差不多有6000来万,今年产量稍微减一些,但利润也会到7000万,因为今年价格涨了20%~30%。在市场上很受欢迎。

我们原来有2000多亩地,后来又扩充到7000亩、8000亩、9000亩、1万亩,就这么不断升上来的,每年我们赚到的钱,因为市场所需,都拿来用于建设,现在在产量1万吨上下波动,再过五年可能我们的产量会到5万多吨。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向银行贷过款呢,都是靠这块的利润再投入。如果债太多,财务情况又不好的话,我的压力就会变大,所以现在,我正好可以轻松点儿,没有投资贷款,做事也会更稳当一点儿。有些人说我太保守了,有一个香港人跟我说,我们香港人是有一千就敢做三亿、五亿的生意。

关于给年轻人的建议

Q:很多人都想复制您的成功,想向您学习,您觉得您身上最值得他们来学习的地方是哪一种品德?

A:这个我没什么感觉。我觉得我就是平平常常的人。当年还在玉溪卷烟厂,有一次到国外出差了40多天,家属给我打电话说,不行了,你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快点回来,我们心里觉得不踏实。离开的时间长了是哪样不踏实,我们都说不清楚。那时候新华社社长是郭超人,郭超人有一天来找我,但当时我没在,就叫别人接待他一下,郭超人就给我打电话说,那我还是等你回来再来。当时厂里有很多人才,各个专业的都有,但很多问题我不在家就成了问题,这也是个问题。

要说特色,我感觉我身上可能有点特色。干企业嘛,我的看法就是,企业对国家、社会要有贡献,企业的贡献就要建立利益最大化,如果一个企业没有利润,在我看来,这个企业不是个好企业,企业经营的资本不增值,那这个企业肯定不行。在当时,对于这些问题的不同看法,也引来了同行业或其他行业的人的争议。出现这些不同的看法,我觉得是很平常的。

说到底,不管我做哪样事情,就是要把它做好。我待过的单位也不少了,搞过的行业也有好几个。有时候和别人的意见不合,我也会拿来做比较,我会下功夫。往往一件事情,别人想一种办法,我会想五种、八种,会找相关的人去交流、去考虑在执行的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样的限制,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事情不办好不罢休,我顽固得很。有一次,上级下发一个公告,我看到那个公告以后,就觉得为了云南烟草的发展,这种事情不能干,于是我就没执行,也许当时我应该想想如果这个事情不做的话,会不会引起上级的不高兴。但是有些事情等不得,有了问题要马上解决掉,上级解决不了,我就找上上级,如果还不行,我就跑到中央去。在关于烟农利益调整的问题上,我就跑了三次财政部,某位领导说,老褚,你到我这儿跑了三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解决的?后来我跟他把问题讲了,他说,好,你这个事情我三天给你办完。三天以后我们接到了关于这个问题的专门文件,问题就解决了。之后,我们的烟叶特别好,它的收购标准是优质,质越优价越高,农民就更加努力,也就富起来了。而在这之前,很难兑现品质。

 

Q:很多人把您当成偶像,您自己有没有偶像?

A:这个我还没有明白地想过,我比较讲求实际。当时朱镕基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的时候,他的行事作风就值得我学习。

徐丽丽 本文来源:网易云阅读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