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网易 > 读书频道 > 网易艺术 > 正文

妖野里的叙述方式

2012-10-16 13:54:10 来源: 网易 0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3月7日在尚画廊开幕的朱敬一个展《妖野荒踪》,呈现出一个充满鬼魅诱惑的迷宫般的世界,并以一种充满妖气的奇异叙事方式传达出隐匿于现实深处的玄想魔幻的声音与景象。

那些看不出有多少羽毛的鸟状生物或者说仙物或妖物悬浮于有限的空中,它们仿佛影子似的在那层淡褐微亮的纱幕之前享受着迷离与寂静的氛围,它们似乎有些惊羡于纱幕里的那些形象含糊的柔软生物的飘然与沉醉状态,而那些繁星般透露过来的晶莹亮点则像似正在逐渐消除最后的也是最为微妙的界限,更为奇异的融合似乎即将发生或者正在发生,如果像朱敬一所标注的那样这是迷宫里的夜宴场景,那么观者所要做的可能只是闭上眼睛,清空脑海里的任何形象,而让这幅画里的那些仙物妖物统统进来,然后敞开心房去体验其中神秘而奇幻的气氛。我一直都很喜欢把这幅名为《迷宫夜宴图》的布面丙烯作品作为了解朱敬一创作的开端,因为在我看来,它是朱敬一那一系列呈现魔幻图景的作品里色调最为平和、整体感最为均衡的一个。

有意思的是,在朱敬一的作品中,平和与均衡并不是他最在意的东西。显然他更喜欢那种因追求奇异而显得有些突兀的视觉效果。相对稳定的,是出现在不同作品里的那些小妖们,稳定的不是它们的形象,而是它们的黑色,不管怎么看,它们真的很像似经过某种复杂的修炼摆脱了羽毛或者其它修饰之物同时也摆脱了飞翔翅膀的仙鸟或者妖鸟,可以在异度空间里来去自如但又总是更喜欢保持寂静悬浮状态。从这个意义说,它们或许更近似于某种介乎于仙与妖之间的精灵。它们似乎已经修炼得异常纯粹,从而可以在任何一种怪异的空间里悠然自得,可以尽情体会着这种特殊环境里的诸多趣味而不至于被有所扭曲或者说改变。或许它们就是朱敬一的视点所依托的东西。朱敬一将自己隐身于它们之中,这样他就可以随意地构建此外的那些诡异的空间内容了。他笔下的形象总是如同鬼魅一般,它们似乎得自于人世的幻觉深处,既折射着人的古怪气息又保持着距离。可能也是基于这样的原故,他的这一类作品总是会令人不由自主地出神,甚至在某个瞬间里产生错觉,觉得自己可能也会融入其中,或者自己的生活也与这些鬼魅场景有着某种微妙的关系,当然转瞬间又会恍然意识到,这个鬼魅空间是无门可入的。

如果我们只是习惯于把具象的世界理解为真实的世界,那就意味着要忽视更为广阔的想象的世界。事实上没有人能够凭空想象出一个世界的面貌,即便我们确定虚构是主体存在于现实时空里的基本反应状态,它也注定是对于我们与世界发生关系的过程某种折射式叙述。当我们把那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归类于魔幻的或者神仙妖怪的范畴的时候,也只是由于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理解了现实的即生即灭性,并在主观上对它们留下的碎片进行不断的重构。我们所知道的世界注定是一个已然逝去的世界,而我们所想象的世界则总是会出现在思维的下一时刻里。无论我们如何使用语言,那个世界终归都是会一种形象化的世界。如果它触动了我们的感觉,那一定是由于它在我们已有的经验之上构建起新的经验可能。

作为视觉艺术家的朱敬一,他的创作趣味似乎始终都是跳跃着的不易捕捉的,而风格又总是异常清晰的。“……喜欢奇怪事物并迷恋那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气质的人……喜欢研究远古生物研究移植技术和动物性格分析的人……口味比较重,看见强烈色彩对比多巴胺就异常分泌的人……性格细腻并喜欢到处收集各种古怪小玩意之人……喜欢异想天开随手乱画四处破坏墙壁浪费纸张之人……”在这段他的夫子自道中,我们不难发现对其作品趣味的有意设置的注脚。在文字中他所要做的其实与他试图在绘画中要做的事情是差不多的,那就是要把看画人引入歧途。而这所谓的歧途,其实正是他的迷宫般的绘画结构里原本就有的诸多理解与想象的可能。或者也可以这样说,理解不理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各种想象的不断催生与异化,他似乎正在叙述着什么故事,而在这个故事中的某一节点上,他陷入了冥想,这画面,即是对这种近乎随机出现的冥想状态的敏锐记录。

当那些黑色的鸟形妖物变成彩色的时候,它们就会从寂静悬浮的状态里脱身出,开始了某种行动。它们之间不再疏离自在,而会配合环境的诸多因素发生各式关系,你并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尽管你可以从人的视角去猜测并且用想象去对应,但你知道这样是不会得出任何答案的。它们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只是貌似要给观者以理解的可能而已,但从根本上说,它们又是封闭的。作为观者的习惯性叙事式猜测,事实上永远都无法找到相应的接口,从最初到最终,都只有置身其外。在那种诡异而缤纷的色彩世界之外,朱敬一还有一个黑白的世界。在些那不同系列的白色背景黑色线描作品中,似乎那些色彩斑斓的鬼魅世界全都成了史前的存在,仿佛整个世界都经历了一次大火的熔炼,所有的迷幻气息、纱幕以及模糊不清的事物都不复存在了,留下的只是最简单的炭化形体,有的只是黑色线条以及由之构成的最后的形体。它们再不是那种不可捉摸的玄幻而诡异的妖物了,而是最为纯粹的标本,但是当你仔细去观察它们的时候,又会觉得它们随时都有可能复活,似乎所有的线条里都包含着某种不安与骚动,同时你也会发现,那些貌似简单的形象深处,总是隐藏着诸多纠结着的怪异细节,只不过它们现在被凝固在那里,等待着另一种时间的到来。其中的故事,远远没有完结。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赵松) 罗丽娟
【有0人参与】
  • 没有相关新闻

网易读书48小时评论排行

手机也能看评论
返回网易艺术首页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游戏-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应用-LOFTER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