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网易艺术 > 正文

说不尽的李叔同

2012-10-16 10:20:08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说不尽的李叔同

10月13日,是近代文艺先驱、一代高僧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圆寂70周年。哲人其萎,云水苍茫。

李叔同世寿63载,其人生大致可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于文艺诸事勇猛精进,开一代新风,文采风流播海内;下半场,颂经声佛号,伴青灯古佛,更是名惊天下。一如其友夏丏尊生前所论,“综师一生,为翩翩之佳公子,为激昂之志士,为多才之艺人,为严肃之教育者,为戒律精严之头陀……”其人生阶段,角色变幻,渐次递进,精彩非常。

采访期间,记者还觅得李叔同与陕西的一些渊源,尽管目前尚未有任何公开资料明确显示,这位传奇人物曾入陕一步。但其与陕地陕人,委实“因缘”非浅,颇可一道。

上半场,他是李叔同;下半场,他是弘一法师。

上半场

作为文艺人,明星一颗

李叔同人生之“上半场”,似可以1880年至1918年为限,那时,他尚“在家”,以“文艺人”形象为世所知所重。作为“翩翩浊世佳公子”,他涉猎多,开新风,占鳌头,名动一时。1905年至1910年东渡扶桑,精研西洋画及音乐、戏剧,主演《茶花女》、《黑奴吁天录》等,明星一颗,光彩无限。

>>写,淡意如许

陕西省书协名誉主席茹桂极喜李叔同书法,他以一“淡”字概括李字风采,认为李字去凡、脱尘、绝俗,清拔疏瘦,有难得静气,笔底能感受到写者真是以淡性自得,不即不离,大雅冲和,且淡中有玄味,是“入了淡之法门”,当然,这种淡,是意淡、境淡之淡,绝不是用淡墨,或形式上的淡。茹桂认为,这更多来自书家本人天性流露,绝非单纯笔法或技巧训练所可至,真是一种淡的大境界,字虽瘦而无棱角,一派仁和之气,禅味盎然。茹桂自称平时喜抄李叔同一些诗词偈语,诸如“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天涯。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多好!无欲无求,淡怀清风。一个人能把笔墨炼至如此沉静,精气内敛,不外露但具内劲,自有一股涵韧之气,令人叹为观止。李叔同晚年,爱好大半去除,惟一不忍弃者便是书法,对书法之爱,贯穿终生。

>>刻,禅味扑面

西安美院副教授、篆刻家魏杰,是我省几位西泠印社社员之一,对西泠印社“老社员”李叔同的治印艺术多有体认。魏杰说李叔同是位“老西泠”,入社时年约35岁,但四年后就出家了,出家前把近百件他所治或所藏之印尽数捐与西泠印社,使后人得饱眼福。魏杰说,西泠印社有一座华严经塔,塔上镌有弘一法师偈语,每每有人驻足而诵,念念不忘。他认为,李叔同篆刻受赵之谦、邓石如等清代印人影响较深,晚期则更多受到吴昌硕的影响,每个时期,风格各异,随时日推移,印风日益成熟,整体观之,风格老辣,出家后所刻大量小佛像印,一派吉祥。魏杰转而叹息,弘一法师若年寿更高,印风或会调整得更加完美,但遗憾的是,一代大才,赍志以殁,与陈师曾情形仿佛,过早辞世,艺术尚未臻于绝顶,实是千古憾事。魏杰说对李叔同所治一枚“一息尚存”印象颇深,人生在世,一息尚存,便要做该做、爱做之事,又“一”也可解作“弘一”,“一”息尚存,斯人仿佛仍在人间。

>>画,既老又新

李叔同画作一直为藏家所宝,关于其丹青成就,著名油画家、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郭北平对记者细说从头。他说,弘一大师是美术前辈,多才多艺,画艺尤其出众,其学画之旅,与当时颇多中日青年类似,接受西方艺术很迅速,先学古典,后画现代派、印象派,佳作迭出。郭北平说他见过弘一自画像,很现代,颇有巴洛克的技巧,而李当年在课堂上引进真人女模特,眼光勇气,皆可钦佩。

有缘的是,郭北平这位关中汉,曾于1996年画过大幅油画《弘一大师》。对当时情形,郭北平犹能回忆,他说落笔前广搜有关文献传记,力求于精神上走近弘一大师,直至有一天在一本台湾杂志上见到了弘一的黑白照片,虽尺寸极小,而清晰异常,郭北平睹图甚慨,感动莫名,照片上那人在笑,但又绝非简单开心或讪笑,内涵之丰富,可以其绝笔“悲欣交集”四字形容。后来,郭北平终于绘出心中的弘一大师,此画流传甚广。记者犹记,郭北平于中国美术馆办展时,中央美院教授钟寒一进展厅看见此画,便与郭北平握手,直称“这是六朝造像啊!”可谓知者之语。郭北平说,因油画表现力特别强,经常对具体环境背景交待过细,有时恰恰成为缺陷,将艺术品的容量圈定了。他做此画时力避此弊,借鉴了雕塑手法,将人物处理成一种凝固化、雕塑化的坐姿,后面场景则似是而非,见叶不见秆,同时以类似旧照片之感,通过人物发肤、眉宇,使历史感扑面而来。关于此画,还有个小插曲,此画曾“失而复得”,被拍卖掉后,郭北平忽觉不舍,遂加钱加好话,“硬”从买家手中买将回来,“这辈子是不打算让这幅画离开我了”,郭北平说。

>>吟,悲欣交集

关于李叔同的文学成就,陕西省作协副主席高建群认为,李叔同多才多艺,并不专攻文学,但竟能给世人留下了诸如“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这样足以流传千古的名句,足以让很多文学家无法望其项背。高建群深为感慨的是,这样一个富家公子,一生都走极端,“玩世”时玩得最好,而遁入空门后,也走得很彻底。高建群不无“唯心”地感叹道,造物主把这一类人“派”到世上来,让他们极尽辉煌,风光无限,但也“将美的东西打碎给人看”,比如,这类人大多是短命的,可说是天妒英才吧,他们都像天上的彗星,很耀眼地燃烧,然后就消失了。弘一法师就是自觉大限将至,写了一句“悲欣交集”,不久就溘然长逝。他告别人世时,是一种大悲,又是一种大喜,那种悲喜交集,如果没有对人类、对世间众生的大爱、大悲悯、大觉悟、大透彻,是发不出来的,是很了不起、很真的一个人物。高建群近年因应约写作鸠摩罗什传,深度接触佛学,他认为,与鸠摩罗什的人生经历颇有些相似,弘一法师也是这样,在不管怎样纷繁扰攘的环境中,都能够安定下来,如毛泽东的一句诗,“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而且不管深入哪个领域,都能做到最好,这是值得为文者所深深领会的。

下半场

作为出家人,明月一轮

那部著名的电影《一轮明月》,化用于弘一法师偈语“天心月圆”。其出家生涯,真如明月一轮,其光皎洁,众人仰望。

>>拜,陕西僧人

弘一法师曾把自己终日打坐之室,命名为“旭光室”,马一浮为其作《旭光室记》,提到“弘一上座专心净业,远秉藕益大师,近承印光长老,以为师范”。这位印光长老,便是陕西合阳人。记者查到了三联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弘一法师书信》,书中涵盖了夏丐尊、丰子恺等人所藏书信精品,弘一法师在书信中对印光大师多所赞叹,比如在1924年致王心湛的信中,弘一简洁而诚恳地记述了对印光大师的倾慕之情,“朽人于当代善知识中,最服膺者,惟印光法师。前年曾致书陈情,愿厕弟子之列,法师未许。去岁阿弥陀诞,于佛前燃臂香,乞三宝慈力加被,复上书陈请,师又逊谢。逮及晚岁,乃再竭诚哀恳,方承慈悲摄受,欢喜庆幸,得未曾有矣。”这段话,再明白不过地记录了他对印光法师的尊敬、崇仰与得以拜师的欣幸。

>>修,根在终南

弘一法师终生所弘扬的,是南山律宗,而南山律宗祖庭净业寺,便在终南山沣峪口之凤凰山中,弘一因而被称为“律宗中兴之祖”。尽管遍寻资料,他可能终生从未涉足终南山。

净业寺住持本如法师对于弘一法师也有很深感慨,他对记者称,弘一法师,“发大菩提心,愿尽未来普代法界一切众生备受大苦,誓舍身命弘护南山四分律教久住神州”。而且令人感叹且敬重者,是弘一法师非常注重“实证实修”,是做实事,比如他所倡导的“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在抗战时期,他以民族危亡为念,时时刻刻,尽其所能。他的一些偈语,令人至今读来,仍感觉芳香在口,比如“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相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这是对君子之交何等深刻而诗意的表述!本如法师说他专门给弘一法师写过一则《像赞》,“律以束躬,法以化俗。功德庄严,相好具足。遗教伊问,南山是嘱。示寂伊何,仰止高躅。”高山仰止之情,历历现于句下。

>>念,天地万物

陕西省诗词学会副会长刘炜评很早就购得《李叔同全集》。他最佩服的是,李叔同在做人方面的“彻底性”。刘炜评说,李叔同早年在风流倜傥方面,“得分”就很高,皈依佛门,也极彻底。弘一大师应该是一面澄明的镜子,能够反照出咱们多数“俗人”的一些毛病,弘一皈佛之后,把佛义本身的真谛悟得很深,又能够从职业角度出发,去担当社会责任,他在护生方面,做得很扎实,这是一种优美的、精粹的精神人格。既需要有子路、颜回之于孔子那样真正的身体力行的传承者,也需要有更多的俗常社会人士的借鉴、吸取。但还更加需要,怀着对前贤的敬仰,在自己的职业生涯和日常生活情境中,在人生姿态上,能够多效仿,至少能部分地对自己人格境界有所提升。

李叔同还对人有个启发,人做事,还是要专博互进,他就是一个“君子不器”,专博并修的典范,各方面学问都涉猎甚深,但又不是杂乱无章的,又能内化为自己的人格主体,与精神水乳交融,同时又能外化为自己的行为实践,实在令我们当今人思之汗颜,扪心自问:我们几人能够?

本报记者王锋

■记者旁白

斯人长在海天间

大千世界,有的人,本身即传奇,虽或不必以“光焰万丈长”之语而谀之,但其流风余响,自是“迢迢不断如春水”,使后人临渊叹羡,感慨百端。例如,李叔同。

扳指算来,记者有意无意间走过了几处李叔同昔日留下影迹之地,不妨试写数语感想如下:一个多月前,记者行至东瀛,于东京浅草寺,得知李叔同留日期间,其就学之东京艺术专科学校就在附近,有文章称他常于此地流连。不知此处经声佛号,对那位文采风流的“清国留学生”究竟有无影响。而那时,游人或许尚未杂沓,全不似此时烟火万家。

前年过厦门,南普陀寺坐落于海天之间,弘一曾息迹于此,晨钟暮鼓间,颂经礼佛,讲法开示。时下,南普陀几乎天天放映《一轮明月》,给天南海北游客演着这位高僧的风雨人生。记者入内一观,出来后,海天尽头,暮色如织,鸥鸣声声,伴以涛声起伏,恍觉电影中人,确乎已在遥遥海天之间。不禁想,赵朴初老先生评价弘一的名联,“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真是何其允当。

还有一次是2003年,“非典”疫发,记者正随陕西省文联采风团首次出省(赴浙沪)采风,抵杭当日,当地报告发现非典病例,采风团决定径奔上海返回。弘一受戒于西湖边之灵隐寺,于此地踏入佛门,遂悄然脱团,口罩半蒙颜面,于灵隐寺悄然一走,得见大雄宝殿正额悬一杏黄布帘,上书一大大“佛”字,为据弘一手书而放大于此。暮春时节,江南烟雨,墨迹如润,伫立有时,匆匆离去。

犹记影片《一轮明月》中,留日同学问多才多艺的他:“那你回去是做贝多芬呢,还是做梵高?”“做李叔同”,他答。

他终生都在做自己,诸艺兼擅,僧俗声望俱隆。人生一瞬,只在呼吸之间。只要“一息尚存”,做自己,终成就。

晓雯 本文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个方法帮你实现财务自由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