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网易艺术 > 正文

艺术家面临的历史承载与现实(二)

2012-09-24 17:15:41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徐龙森:我觉得你讲得是对的,但是这里面容易进入到一个误区,就是绘画性太强。我个人并不主张创新,艺术一提创新就画不出新东西,艺术就是个性问题。我和杨老师刚才听的时候,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区分,一个音乐,尤其这种表演音乐,没有对象是不成立的。

徐龙森:一个艺术家要达到他自身的无法遏制的冲动的时候,那就是创新。他出现很个性的东西,并不是先设定一个目标,当然创作过程中,研究这个文化以后,你会发现每个阶段都有一个发声曲,就进入细节层面。艺术家再不可遏制,也是要通过一个碰撞,进入一个关系当中。新的时空,比如说杨先生谈到古琴,很简单面对广大观众,我不再是面对一两个人,也不是一个人在花园里弹。但是今天是一个商业,你喜欢弹古琴,一个人弹,我不贬低,它有它的商业需求,一个社会功能学的需要。但是因为今天谈话里面有一个焦点,有一个交叉。

徐龙森:有一个社会功能的需要,艺术总是要面对大众的,面对更多人的需求,因为现在是一个城市社会,不再是农村社会。这样的情况下由于各种情况的发生,这些人其实都和艺术创作之间,和艺术创作的高度,没有多大的关系,可能会为后面的铺垫的一些东西,这和我们时代我艺术家最不爱听就是创新,认为这些东西都是可笑的。一个人在慢慢走的过程中,吸纳更多东西他创造一个。艺术里面你搞山水,我搞别的,是有逻辑关系。

刘索拉:有很强的逻辑性,没有逻辑性怎么创作。

杨浪:如果创新是一个目标,是一个手段那完了,那我真的不会干活了。我真没想创新,就是这个园子落我手里了,逼得我用一些手段,但是那个东西我自己知道,尽管我不会寻着老师傅们一字不能译,别糟蹋了,我对赵本山并不抵触,我并不会往通俗路子走。但是呢,我可能有点创新,我活这么干出来了,我是被逼的,这是一个。创新这个事儿它有一个量,不是说奔着创新就创新了。前两天听中央音乐那帮小孩唱的,智取威虎山,挺创新的,隔了多少年,回过头突然有一种音乐情结呈现出来,隔了三十年使我耳目一新。是不是创新,大家判断是不是具有新的文化意义,短时间为创新而创新有一点可疑。

王岳川:这个正是民族文化要延续下去的那个正,不是狭义理解,创新是百年以来没有任何创新,落后要捱打,因为你落后了就要淘汰出局了,所以他要不断创新,表示自己还在这个场,这是一个弱小民族的心态。我在国外待了很多年,我感觉西方人真的很清楚,在自然科学界,在电子产品界一定要创新,我们手机创新,但是在人文科学界,教师们还是一样的做他的文学研究,或者戏剧研究。我认为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界,自然科学界是以创新为生命,人文科学是传承价值。

主持人:谈谈公众接受度,我们说是不是某些艺术它的接受程度,是不是需要一个门槛?我们说流行音乐,或者说有一些表演艺术很容易被接受,然后在书法或者绘画上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徐龙森:比如说一个时代相对的高度,这个高度宝塔尖上的东西是无法直接对话的,这一类艺术我想是有门槛的。其实真正的艺术是有门槛的,我不能说流行音乐不是理想,真正到了需求层面要求很高的一些艺术,这样的艺术门槛是很高的。你画的画对方看说好和说不好,可能都是在艺术上,但是一般画一个桃子大家都说好,这个不需要很大的门槛。但是要进入一个纯粹的精神表现的时候,我想没有门槛你是进不来的,你跨不过这个门槛你是进不去的。

主持人:正因为有很多门槛,所以形成了我们现在对于有一些艺术门类的理解程度发生了一些转变。

徐龙森:我们没有高门槛的意思。

王岳川:其实这个就是入门的规则,打个比方,今天有一些书法家,有一些会议认自己的名字,我们不少人退休下来不敢称自己是钢琴家,也不敢称自己是画家,但是他敢说自己是书法家,甚至叫著名书法家,因为他会写自己的名字。其实这个门槛也很难的。要把这个学好很难。一个书法家如果拿到一个字,没有自己的代表作不叫书法家。我们拿到一幅中国古代长卷,现在请一位书法家来提法,他如果仅仅抄录一遍某个大人物苏东坡写的,但是他自己拿着鼻子,用文言文写出此话从何而来,我今天为什么提这个拔,这个拔意义何在。我们古代一个画家不慎掉了一个墨,可以变成一只小小的虫子,而且桃花扇还写过一腔热血写在擅上还可以点燃成桃花。而书法不行,像心电图一次性的,行就是一,不行就是零。所以我觉得适当的门槛是需要的,否则的话人人都是艺术家。但是这个时代还是需要真正的高手的,不然所有的孩子都成了艺术家。

刘索拉:如果我要像你这么讲,不会配器,不会做辅料,不懂得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包括现代主义二十一世纪一直过来音乐发展史不叫做音乐的,我也可以这样说,因为我们都是这样学过来的,但是我认为我不能这样说。我本人感觉,越知道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音乐怎么发展过来的,包括古典音乐怎么整个漫长历程怎么发展过来的,可能越会尊重最下边,最下边还有非常普通人出来的声音,可能你会觉得非常贵重。对我来说,我觉得这个孩子表现的东西让我看他可能吸收了别的外来信息,这个信息可能没做完整,但是在这个信息上他做了挺突出的,可能比另外一个照抄古典音乐的人要有意思得多。我们都知道大部分搞古典音乐已经失去了做古典音乐的音乐。但是还要看到不见得是做古典音乐的,从这个角度我愿意这样去想音乐,因为你不是做后现代的东西。

王岳川:但是我们探讨一个作家,一个书法家固有的门槛的问题。

刘索拉:我现在跨界来说说。

王岳川:所以我们要说最低标准,他要进入这个领域。

刘索拉:不然音乐里面除了朗朗别的都不是音乐家。

徐龙森:美国有一个人做了一个实验,他在地铁门口,拉他要演奏的曲子,所有人冲出去,只有两个小孩停下来,但是被大人拉走了。最后拉了多长时间以后,他收了30块06分美金,然后他去看演出,门票250块,我想这就是大概就是艺术。我觉得真正的艺术和一般的人是有巨大的门槛,没有通过长期训练,是达不到的。

刘索拉:专业化,如果是欣赏的话不需要。有些问题太笼统就会混淆听的人,他们是以与严格性,这我绝对同意,因为在做乐队,我要求的音乐家都是精英独奏家,才进我的乐团,这是我的看法。但是不能因为我这个乐队就排斥所有别的搞音乐的人,因为这个是美学的问题。教育跟美学,这两个咱们又别混淆了,一到美学不能因为这个就把别的美学杀了,别的美学太多了。

主持人:我们说在新的技术,或者新的科学技术,或者互联网新媒体传播这种形式下,出现了很多对于传统的一些比如艺术新的表达方式,但是在这个里面有一些是比较受争议的,

王岳川:古代艺术家在某种行政框架当中,今天商业社会当中艺术家已经零散化了,艺术家变成老徐所说的变成个体的,在守正,或者个体的多元化,或者个体的创意搭界等等都有。在我看来今天艺术家身上那种东西弱了,过去一个艺术家可以画齐白石、徐悲鸿,过去一个专家教授大家很崇敬,现在不崇敬了,在于在商业社会当中选择的多样性,他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不从你这个地方唯一的高考的小道上过未来的事情,现在大学生连高考都不想考,比尔盖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今天,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已经把重心转移了,已经没有更多时间去答疑解惑。古代有书信,现代作家有书信,老舍,徐悲鸿他们都有书信,现在我们在电子邮件发了一个短信,一下就没有了,今后记录了真正心理路程全是这样的,也许今天的对话还是我们心路历程,还能有一些真正的、很鲜活的东西。

主持人:各位认为艺术家在社会上所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刘索拉:我想一个外国例子,中国历史我不太好,小学没上完就文革了。葡萄牙一个作家,是20世纪末大家才发现,就把它在全世界给捧为现代文学鼻祖,但是在三十年代写的根本没人看,小破楼,楼下天天有卖牛奶的,天天听着有轨电车的声音和卖牛奶声音,在一个小破居民楼写东西,谁也不知道一个葡萄牙三十年代写的东西最后影响全世界,把他尊为现代文学鼻祖。

杨浪:现在看的不真诚的太多太多了,一看文字就知道了,看音乐,特别现代的音乐听到不真诚的音乐太多了。包括《中国好声音》大家都说好,但是我觉得为了自己的好声音,为了表现自己的个性也有想法,现在这种艺术不真诚反过去说,真是传统的时候,读传统的东西,听传统的东西,那个时候文化是真诚的,文字是真诚的,面对水墨是真诚的。但是现在向市场妥协的问题,少了浩然正气,跟真诚有关系,但是有时候没有关系,我们少有这种的艺术家,真诚面对国家、社会、历史、民族。但是真有那么一两个作品是可以感受得到的,于是作为读者就会追着它看。但是同时笑完了以后你会放弃它,也有不少这样的。

王岳川:我们惦记着流芳百世,历史不惦记我们,你看王羲之,他一死,到了唐朝重新把历史读完了以后,写了一篇王羲之作品说,王羲之是真正的大师,而其他是不可观的。艺术家一方面担当自己的真诚感,同时以这个作品向世界表白

乌蓝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