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清帝逊位诏书》隐含:宪法出场,革命退场

2011-09-05 16:07:35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清帝逊位诏书》的具体内容是把一个传统的王朝政治,一家一姓的满清王朝,和平转让给一个人民的共和国,这样一种禅让制的转让,把天下转给人民,用我们的话来说,转给人民主权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这样的变革不是具有宪法性意义吗?


田飞龙:各位网友大家好,这期非常有幸请到了北航法学院的高全喜教授做主题为“辛亥革命与现代中国”的主题读书活动。我们看到摆在讲台上的这本黄色封面的书,书名是《立宪时刻--论〈清帝逊位诏书>》。大家可以看到,它的正标题是在白话文运动之前的风格,有点古色古香的古体字的痕迹,但是副标题却是白话文运动之后的痕迹,这样一种正标题、副标题之间不同字体的差异也折射了某种时代转折的意味,我们想问问高老师,为什么在辛亥百年纪念的时候,会选择做这样一个专题的研究呢?

高全喜:非常高兴今天能到网易跟诸位探讨一下关于辛亥革命百年纪念的主题。刚才飞龙谈的一个问题很有意思,也正是我在这本书里开始点明的一个问题。这本书里刚开始有一个题词,我是要作为辛亥革命的百年纪念,采取别一种形式的纪念,为曾经被大家忽视的,在中国古典转型、转变时期曾经做出一定重大贡献的清帝逊位的事件,在宪法学上给予一种说明,某种程度上来说,要把大家忽视的这一段历史过程给它提供一个新的、正当性的评价。刚才飞龙给我提了一个问题,今年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为何纪念这个东西。

辛亥革命一百年以来,无论主流的国民党的建国史、近代史,还有共产党的建国史和近代史,基本上都是处于革命话语之中叙述这一段历史。我们进到这段历史真实的过程当中,就会发现在中国古今转型重大变革时期,实际上还有一种接续传统的力量在促进这样的转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一种改良主义立宪建国道路,而我们国共两党的革命史观对这一时代的论述和理论研究中,在我看来都缺乏一种非常历史的、公平的对待,缺乏这样一种改良的历史观。我写这本书,就是想回到历史真实的深处,探讨古代中国向现代中国转型,一个现代中国的构建。中华民国作为中国千年历史中的第一个共和国,也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它在建国过程中,到底有哪几种力量来共同合作,相互在矛盾张力中达到一种妥协合作,共同建立了这样一个现代中国。

在我看来,这几个过程中是以《清帝逊位诏书》为代表的,清室在晚期的改良主义的传统并没有彻底地脱离历史进程,变成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东西,它以和平逊位的方式参与到现代中国的构建。所以我这本小册子也是有点别求新声,大家都遗忘的、在我看来富有历史内涵、具有现代意义、对当前还有一定提示意义的主题,我给它一个重新的追溯和论证,基于这样的想法写了这样一本小册子。

田飞龙:刚才高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这本书创作的来龙去脉,从他的叙述当中,我发现包涵一种历史观的反思,国共两党借助革命语言缔造的共和国,在根基上面需要某种反思和加固,我们必须从历史当中,从中国人民政治生命的经验当中寻求资源或者是寻求曾经的一种启示。《清帝逊位诏书》这里所表现的改良主义的路线和精神有可能为我们的改革或者现实改良提供很多启示,我想问一下高老师,《清帝逊位诏书》也不是空穴来风,支撑这个路线的晚清的政治团体以及他们在辛亥革命之前所做的政治努力,您怎样评价呢?

高全喜:首先我这本小册子定名为《立宪时刻》,这是宪法学的概念,所谓立宪时刻,就是一个国家的构建是基于什么样的规则和法律建立起来的。尤其是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从一个古典的王朝政治到一个现代政治,到一个现代国家的转型,而这个转型中,到底是如何构建这样的第一个从未有过的共和国,我们依据什么构建这个共和国,这是立宪时刻的中心问题。

一般来说,一个传统的中国王朝政治,建立一个所谓新的王朝,大不了打天下,枪杆子打天下,武装起义暴动,改朝换代。这样循环下去,依然是一家一姓之王朝,我们看中国历史,千年中国历史,可能换了多少个朝代,但是国家和这个社会的结构,它的基本政治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只不过一家一姓变了,张家变成了李家的,王家的,但是辛亥革命所导致的现代中国的变化跟过去相比,就是全然不同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崭新的变化,是从一家一姓之王朝变成了一个现代的人民共和国,也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可以说是第一共和国,我们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说是近现代以来的第二个共和国,总体来说,我们经历了这样一个古今之变,它是从王朝政治到现代共和国的转变,依据的是什么呢?

这里面我为什么刚才强调转变过程中,在立宪时刻,我们看到了有革命,暴力,枪杆子,但是我们要记住,枪杆子只能够打天下,但是不能改变这个天下的本质,不能建立起一个共和国,建立一个中华民国,它只是一种工具,不是目的。

田飞龙:革命和建国是两个任务?

高全喜:从王朝政治到现代共和国的构建过程中,一方面我们看到了,有革命,有暴力,这个有它的必然性,这是一种革命主义的、激进的路径,这个路径也有它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在这个过程中与它平行的还有另外一条和平改良主义的路径,而这个路径,从戊戌变法,尤其是清帝的预备立宪、十九信条直至《清帝逊位诏书》,它是和激进的革命道路这样的路径相对冲的一种改良主义路径。这个改良主义路径也是风风雨雨,在我看来《清帝逊位诏书》的意义就是完成和提升了这样一个曾经有所为的假改良和假君主立宪到一个真正的转型为参与新共和国构建和平主义的路径。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把它视为和《临时约法》相并行的,具有宪法性质的一部宪法性文件。什么意思呢?我们看到枪杆子打天下,固然发挥了工具性作用,但是打下的天下之所以具有正当性,是需要一套理的,要讲理的,这个理就是建立共和国的宪法,而这个宪法,这个理在哪里呢?在天意,在民心,民心主要体现的就是一种契约。

《清帝逊位诏书》的具体内容是把一个传统的王朝政治,一家一姓的满清王朝,和平转让给一个人民的共和国,这样一种禅让制的转让,把天下转给人民,用我们的话来说,转给人民主权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这样的变革不是具有宪法性意义吗?辛亥革命与百年共和的历程意味着两条路径,一条是暴力革命主义路径,体现为革命党最早的种族革命;另外一条就是清朝的,尤其是以立宪派,或者拥护君主立宪的这一批人士或者官员,甚至包含一些王族成员共同推进的改良主义的路线,这两个路线是我的书里论述的从辛亥革命到现代共和国的两条路径。

打通这两条路径的就是《清帝逊位诏书》,它隐含的是什么问题呢?宪法出场,革命退场,等于是通过宪法安顿革命,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清帝逊位诏书》所隐含的多层含义,建国与新民以及中华五族共和的构建这些问题,基本上完成了转型,在这个转型中,我们以前对历史的叙述,大部分偏重于革命主义的,激进主义的路径,而忽视了改良主义的,尤其是通过逊位的和平转让的建国方式。改良、禅让也是一种革命,不同于暴力革命的改良意义上的革命,这个意义上革命建国是对的,但是这个革命要放大它的含义,包含着暴力革命,同时也包含着改良主义的和平的变革,都是针对旧制度,针对王朝变革的革命。

这个意义上的革命,实际上我们可以说辛亥革命不只是简单的一种武昌首义形式,武昌首义只是一个导火索,引发出来的是把两个近百年的传统,一个是革命的传统,一个是改良的传统,通过辛亥革命的导火索,把它推进,在临时约法和《清帝逊位诏书》这两个宪法性文件当中完成了中华民国的构建。这就基本上大致形成了这样一个所谓现代中国构建的第一个阶段,初始阶段,当然我不是说这个阶段就是完全美好的阶段,就是这个共和国构建了优良的国体了,但是我们刚开始相比法国的大革命,英国的革命来说,中国的辛亥革命前前后后这一段时间,综合变革,多种力量的平衡、妥协、斗争所形成的中华民国的构建,某种意义上并不逊色,所以我才把它视作是中国版的“光荣革命”。当然中国版的“光荣革命”在后来十年真正的制宪过程中,由于多种原因是失败的,但是不能因为它的失败,就完全否认了这样一个“光荣革命”曾经存在特殊的阶段所具有的特殊的,甚至是具有着非常令我们惋惜的正面的价值和意义,在这一点上,我们以前的历史观是有点忽视它们了,甚至有点没有正视历史背后的东西,中华民族在构建现代国家过程中应该给予重视和发扬的东西被忽视了。

Echo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TED】怎样学外语才最有效果?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