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化新闻 > 正文

资中筠谈“新启蒙”、国学与制度改革(二)

2011-04-15 16:41:46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假如你承认从常识出发,不管你是传统的也好,哪个民族的也好,人总是要平等的,人总是喜欢自由的。我们都害怕社会矛盾尖锐化到一定程度,恐怕要造反,要动乱,民怨太厉害了就要揭竿而起了。有一位教授说不会的,现在这个社会不会。这个社会揭竿而起都没劲了,溃烂掉了。

学校教育中的启蒙与现实生活中的启蒙

教师不要误导学生,不要误人子弟,你一定要把真正的知识教给学生,不要在课堂上也总是想着怎么样来取悦于更高的权威。所以我觉得对学生是一定要讲真话,传播真知识,这是第一关。

老百姓在现实生活中的启蒙,只要是开放,他就会向着平等的要求这方面来启蒙,不管怎么压制。不需要一定是哪个知识分子向农民做演讲的那种启蒙。

现在的环境没有到那种真正生存不了的情况,跟“文革”以及历次政治运动相比还是要宽松得多了,就是说你只要对名和利稍微放开一点,淡泊一点,还不至于到让你活不下去的地步。假如想穿了这一点的话,这种良知和我认为的这种启蒙,还是会慢慢有希望的。

网易读书:您刚才讲知识分子首先要对自己进行启蒙,意思是说自己要有独立的价值、是非判断,要抵制“颂圣”文化,不要做“歌德”派。您在书里面也讲了,知识分子要直接向公众宣传这个普适价值,但是学者余英时先生在《宋明理学与政治文化》的书里面分析过宋代知识分子想走“致君行道”这条路,到了明代,知识分子觉得致君行道这条路走不通,他走“觉民行道”,启蒙老百姓,启蒙民众。不同的历程,但是在皇权专制的背景下,这两条路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我想问的就是现在您讲的知识分子应该向公众宣传普适价值,我想是不是跟鲁迅的改造“国民性”这条路是不是有延续性?如果是的话,你现在可不可以谈谈国内老百姓现在对普适价值的认识,您是怎么看的?

资中筠:这都是一层一层来的,我认为一种思想有一种“涟漪效应”,就像一个石子扔在水里头,它就一波又一波,慢慢散开去,最近的受的影响就比较大,慢慢的远一点的受的影响就少一点。

我觉得(启蒙)最直接的应该是教师对学生的影响。

教师在课堂上讲了什么,我们都有体会,从小学、中学、大学,老师讲什么东西这个影响是相当之大的,所以我觉得如果有担当的知识分子,不要一天到晚老想着去致君尧舜,就是老想着给领导人出谋划策,这个是很难的,而且很少有人有这个机会,就像你说的,也很少有人有这个去“误导”他们的机会。但是你不要误导学生,不要误人子弟,你一定要把真正的知识教给学生,不要在课堂上也总是想着有一个更高的权威,我怎么样来取悦于更高的权威。所以我觉得对学生是一定要讲真话,传播真知识,这是第一关。

另外对老百姓而言,老百姓的范围很广,包括农民工也是,但是我觉得实际上他们都在被现实的生活所启蒙。应该说相对说起来我们现在的社会还是比30年前多元化得多了。因为既然走市场经济必然就会放开很多地方,农民跑到城里来当工人,他虽然受了很多歧视,但是比过去一动都不许动,到了城里算“盲流”这样的情况要好很多,于是他的眼界就开阔了。比如说他现在还有个维权的意识,以前是绝对没有的。现在的农民如果再像“大跃进”那样,来一个那种极端的服从上面的政策,导致要饿死多少人的话是绝对办不到的,这个就是很大的进步。也许他(农民工)自己没有意识到,但是实际上已经启蒙了。

比如说纳税人的观念前几年还没有,现在就有了。我坐出租汽车,那个司机走过一个政府大楼就说“嗬,这还不都是用我们纳税人的钱造的”。以前他还不知道,以前他就认为这是国家的钱或者是“公家”的钱。

所以我觉得只要是开放,就会向着平等的要求这方面来启蒙,不管怎么压制。特别是现在的互联网使得信息大大通畅,所以我觉得这也算是一种启蒙,也不需要一定是哪个知识分子向农民做演讲的那种启蒙,不是这种的。

网易读书:您说的面对学生的启蒙,老师要传播真知识。正好我们网易曾经做过一个“我们究竟在给90后教什么”的话题,请一些各个地方的,包括重点中学、民办中学和普通高中这些不同地方的中学,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的一些中学老师来谈,他们究竟在给他们的高中生、初中生在教什么。我看到很多有良知的,或者有担当的老师想传播一些知识,或者普适价值的东西,但是最后都碰壁了,因为大环境是这样的,很多学生相信的是权力,相信的是金钱。很多老师也在这个体制下,大家去外面代代课,或者办一个什么补习班,现在大学里面有很多这样的补习班,去赚点外快,是这样的一个大环境。所以我觉得您刚才说的面前学生传播知识,向学生启蒙,这个会不会在教育体制上存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资中筠:是有这个大问题的,这个问题谁都注意到,说真话经常是会受到压制的。但是只要是有良知的老师,他自己如果坚信某一种价值的话,他必然会用各种方式(传播),至少他不向学生说假话。就是说真话不一定能全说,但是假话不要说,至少做到这一点。然后尽可能地传授真知识,当然有时候会冒一点风险,我也知道有一些大学老师“被下课”了,或者说下学期不安排你的课了,真正完全开除的还比较少,一般的就是受到某种压制,或者你该升级不给你评职称了,如果你能够顶住,不特别在乎这些的话,不见得就生存不了。

我总是说现在的环境没有到那种真正生存不了的情况,跟“文革”以及历次政治运动相比还是要宽松得多了,就是说你只要对名和利稍微放开一点,淡泊一点,还不至于到让你活不下去的地步。甚至我看到一些媒体人就是被解雇了,他也还是在别的地方能够发出声音来。像过去那是不得了的,根本就没有生存的余地了。所以假如想穿了这一点的话,这种良知和我认为的这种启蒙,还是会慢慢有希望的。

苏鹏宇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