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吴思:收益与成本的关系,决定了造反与否

2011-02-16 15:32:24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我猜这个改革和改良,跟革命的关系,有一种观念上的变化,一旦说要改良了,一旦说要改革了,至少是说现在这个状态不好,大家都认这个帐了,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是官是民。

吴思:收益与成本的关系,决定了造反与否

吴思:我猜这个改革和改良,跟革命的关系,有一种观念上的变化,一旦说要改良了,一旦说要改革了,至少是说现在这个状态不好,大家都认这个帐了,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是官是民。什么好呢,大概有一个想法,立宪有一个东西,比照着那个,我们现在不够好。

人们对这个世界的期待就发生变化了,以前说不改革,我们现在觉得就这样,就混吧,也行,我的期望值不高。一旦你说要改革,我的期望值高了,不满了,这是一个大变化。

既然有不满,就可能有行动,有表示不满的各种行动,最严重的可能就是造反,轻的时候发发牢骚。只要改革,就会形成一种不满,但是如果你不改,人家就满意了吗,也可能不满,不是对你这个不满,而是一看中国落后于全世界,我们一开国门发现,中国老是说我们要解放天下2/3的受苦人,发现我们就是那2/3的受苦人。

有的时候不满是挡不住的,这个不满是顺应人们的不满不得不提出改革,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改革虽然能够造成人们的不满,改良能够加大人们的不满,使这种不满合法化。

但是反过来,如果你不改,人们的不满可能依然存在,甚至对你的不改,迟迟不动不满,那可能是更爆裂的不满,更有爆炸性。仅仅就说期望值的变化,导致的革命因素的增加,改良或改革引起了革命风险的增加,仅仅就此而言,作用一半对一半,他有可能增加。

张鸣:你这边要不断的往前走,不能说改着改着,这不行了,这不合适了,你会质疑这个改革,会打压改革者,这时候就会把改革者打压成革命者了。

吴思:我看完你这个书,看完第一幕,具体造反在武昌发生的那些事,就有一个感觉,我就开始想以前历次的革命、启示,开始一直到最后,好像都有一个最基本的轮廓,不管是改革还是革命,都有一些硬东西,能够构成一个模式的东西,这是什么呢?

最开头,一般的都是有一个东西,开始新兵冒起来了,最后结尾都有一个王朝的崩溃,一个是开幕,一个是闭幕,或者叫高潮。在这中间还有一段,开始了之后有一系列的整合,有的就是镇压,如果没镇压,站住了,各派是响应还是对抗,那边是浑水摸鱼还是怎么怎么着,这边镇压是不是调得动人,这中间有一个过程。最后整合完毕,完成一次决战,一个王朝或垮或结束,或者镇压完了胜利,太平天国,大概就是这么三段,一个开头,一个结尾,中间是整合和各种博弈。

从开头一开始,走向第二步,走向第三步,大概有这么三段,这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你这个写的第一阶段是有一些士兵,他反也得死,不反也得死,至少他是如此认为,形成这么一种感觉。可能是误算,可能是信息不灵,可能是误会,不管是为什么,当时的格局是造反利大于弊。比如说当年陈胜吴广也是利大于弊。

张鸣:反了还有生路,不反必死。

吴思:这是第一步,民间造反特别容易,官员个人造反可能也是,反正要收拾我了,你要撤我了,要抄我了,干脆我反了,有些王的造反也是这样,这是第一步。削藩,收益计算,收益大于成本,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周围的人看这个反了,立刻开始计算,加入了利弊如何,都有一些计算。

张鸣:第一是不敢镇压,安徽,江西,湖南,四川,河南,一个一个怎么敢打你,开玩笑,你不打我就便宜我了。

吴思:何况我对那个也不满,你闹对我没好处,每个周围的大员,领兵的人,都是不动,旁观,利大于弊,这中间的整合开始,然后革命党又加入进来,都闹起来。

张鸣:原来发现是不行的,人家舰队有四艘大巡洋舰,炮都是大的,到这儿来我们没有这么大的炮,把我们轰也轰平了,结果人家舰队来了根本没轰。

吴思:辛亥革命是一次死于官的革命

张鸣:革命党人比立宪派更没国家责任感

大清官军被养成宠物猫,不请袁世凯就死定了

吴思:辛亥革命特别有众叛亲离的味道

张鸣:改革出来的新军反而成了动荡的因素

吴思:收益与成本的关系,决定了造反与否

袁世凯干比孙中山干要好得多

清朝覆灭,究竟是改革的结果还是不改革的结果?

Echo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TED】当死亡降临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