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张鸣:革命党人比立宪派更没国家责任感

2011-02-16 15:09:33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共产主义革命的时候,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吗?其实都未必,他跟以前那个都不太一样,尽管有一些底层动员,老百姓本质上都是被动员的。如果不动员,老百姓还是不会起来,除了少数山大王,那是另一回事了。而且都是少老边穷地区。

张鸣:革命党人比立宪派更没国家责任感

张鸣:所以这场革命,我的看法是朝廷的变法,走岔道了,他们还在推行这个变革,但是已经开始在收权了,满汉矛盾开始收权了,这就犯了大忌了,实际上本质的变革,所谓中国的立宪变革也好,或者是什么,就是分权力。我立宪是要分享权力,立宪代表庞大的社会阶层,我要跟满人分享权力,进一步的分享权力,分享到什么程度呢?分享到最后,满人变成虚拟的为止,这是终点。

革命党人就是另一部分人跟你分享权力,这是另外的格局,并不是要打碎它,如果一旦立宪成功了,革命党人就没戏了,你要考察立宪,我不让你考察。实际上这背后都是利益关系,权力之争,当然我们可以说没有责任感,革命党人比起立宪派更没有国家民主责任感,但是本质上是这个东西。清政府的这个东西恰恰碰到了这个东西的本质上了,我要分享权力,你不但不分享我,还要给我收走,我又没有能力阻止你,那干脆我不如帮着搞,你打了第一枪,我就敢干。黎元洪作为新军的军长,他被绑来了都不敢干,但是汤化龙,就是一个文人,他是议长,他是跟督抚平级的人物,很大了,他居然能够从议,有人造反,一帮群众造反,他就敢加入。现在闭着眼睛想想,这个魄力有多大。

不是说我活不下去了,他是这个里面出岔了,我的利益分摊不均了,是深的革命,深的造反,本质上不是为民请命,所以农民是很冷漠的,他也不想让农民参与,我不许你参与。 他有两个考虑,一个是文明考虑,我怕你变成义和团。第二,我要稳定,我不能乱,乱了就完蛋了,乱了什么也没有了,这能行吗,而且本身就不文明了,我是做给外国人看的,这一点很重要。

以前的造反,实际上也有外国因素,外族入侵的问题,北方游牧民族压力问题。但是那个实际上不叫世界史的问题。

吴思:那一直是中国史的一部分。

张鸣:它跟世界其他部分没有关联,他只跟我们有关系的这一部分少数民族有关联,但是这场革命不一样了,这场革命所有人都在看,还不断的出主意,各方面频繁的联络,通过他们的触角,总税务司,那时候就是他们的触角,他们的网络,尽管是给中国政府干事的,他们的网络,很好玩,一下就把它变成这么一个东西了。

吴思:那时候还是赫德吗?

张鸣:已经不是赫德了,我写过一部分,我们是英国人,你凭什么跟我下指示,你玩去,但是他们在捍卫列强利益上是毫不犹豫的,尽管你革命了,庚子赔款,从盐税和关税中交,一点都不能耽误,你管它怎么样,半殖民地也好,它就是一个外国的触角,很不一样。

后来我们发现,也可能导致后来再有所谓的革命,都是外国影响下的,或者世界史影响下的一个格局下的革命,不可能变成一个中国内部的,像过去式的,一半是官家的,一半是农民造反的,不可能是这样的问题。 而且革命的因素也不再是老百姓活不下去了,现在很多人讲中国现在还没事,因为老百姓没有活不下去,还有饭吃,我说你怎么会这么看问题呢,国民革命的时候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吗?共产主义革命的时候,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吗?其实都未必,他跟以前那个都不太一样,尽管有一些底层动员,老百姓本质上都是被动员的。

如果不动员,老百姓还是不会起来,除了少数山大王,那是另一回事了。而且都是少老边穷地区。

吴思:或者是大规模的聚集。

张鸣:现在革命不是这个概念。

吴思:辛亥革命是一次死于官的革命

张鸣:革命党人比立宪派更没国家责任感

大清官军被养成宠物猫,不请袁世凯就死定了

吴思:辛亥革命特别有众叛亲离的味道

张鸣:改革出来的新军反而成了动荡的因素

吴思:收益与成本的关系,决定了造反与否

袁世凯干比孙中山干要好得多

清朝覆灭,究竟是改革的结果还是不改革的结果?

Echo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TED】当死亡降临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