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书摘 > 正文

影像的话语-荣荣对话丘任航

2011-01-19 17:50:40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活动速记稿

活动名称: 影像的话语—摄影师之间的对话

时间: 2011年1月15日 (周六)  13:00 –14:30

地点: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报告厅

项目负责人 张川

(尤仑斯网易官方微博:http://t.163.com/798ucca

正文:

馆长:大家好 非常高兴能够开一个属于我们的由本人策展新一个活动 其实尤仑斯UCCA当代艺术中心有双重使命  一方面让一些最前沿的艺术家有一个展览的机会 比如说 现在正在展览的刘小东 还有凌健 那另外一个还有一个使命就是开发寻找新的一代艺术家 让他们有一个发展的机会

那么 我们这次有所不一样 不是我们直接邀请一个年轻的新的艺术家 而是邀请一个比较优秀的有所成就的中国艺术家 寻找并给我们带过来一个年轻的中国艺术家的作品 新的一代艺术家指的是 以前没有一个机会在中国在商业的画廊的其他场合进行个展的年轻艺术家

所以这一次很荣幸能邀请荣荣来给我们作为策展人 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有远见的 我相信每一个有着平台的年轻艺术家都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都很熟悉 荣荣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和摄影师之一 他今天给我们介绍的不仅仅是一个年轻的摄影师 而且有第二个

就是我们一会儿给大家介绍的两位摄影师 一个是丘一个是任航 我觉得荣荣的这个设想是非常好的一个设想 因为丘和任航这两位摄影师代表的是现在的摄影界的两条道路

他们的风格迥然不同 其中一个是用彩色照一个是用黑白照 照的内容也是有很大不同的 有一个介绍他的这一代人 他身边的很多朋友 他们生活的环境 他们生活中的乐趣和苦恼 他们现在在中国的生活 那另一位是用黑白照片形式 很有诗意的照片给我们介绍中国的风景 人与大自然的关系

再一次用热情欢迎荣荣 我们的策展人来到UCCA 非常感谢 我代表尤仑斯当代艺术中心非常感谢您 感谢您支持新的一代中国艺术家的发展和培养 还有非常感谢 我们这一系列的赞助商及蓬勃新闻 他们是很重要的合作伙伴 谢谢

荣荣: 非常感谢尤仑斯当代艺术中心给我这次机会 负责任航跟丘到这个地方展示的这次机会 刚才大家也听到馆长的介绍 所以这一次我选择丘跟任航参加这个项目 其实我们都不太会说话 我们都是摄影家 我本身也是摄影家 所以不会说很多话 所以一会儿希望大家有很多问题都可以提出来 然后一些简单的问题先跟丘聊一下 好不好

(问丘)你是来自南方 我知道你有一个背景 以前你叫过书对吧

丘:对 教过八年的书 中学的美术老师

荣荣:那你为什么八年之后不教书了

丘:我曾经去过媒体做过两年 现在自己出来拍照片

荣荣:在哪个媒体

丘:163和羊城晚报两个地方

荣荣:那你大部分照片也是在教课的时候拍摄的 对吧

丘:  大家看到我的照片 其实是从01年到09年断断续续的都有 但是大多数还是集中在02到06之间

荣荣:我发现你对土地有特别的感情 因为你拍摄的大部分都是来自你生活的土地 可以简单的谈一谈为什么选择这种方式来做这个项目

丘:我之前拍就是我很喜欢拍这个 觉得自己很舒服也很开心 但是现在来看 再想一想当时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其实土地是很神秘的 我们不能很认为的 像人定胜天的那种精神来改变我们的土地 有句话说:我们走路要轻 这一句话很好 土地其实是很神秘的 我觉得

荣荣:你是生活在南方 那你小时候是不是有跟土地很亲密的经历

丘:   我从初三到高三这段时间其实都是生活在农村里 我家门口就是对着一大片田地 所以跟土地之间那种 如地气 特别重 而且后来我也提出地气这个问题跟一个建筑师说 这个建筑师对地气也说得很悬

荣荣:对 对于地气这个词 好像对于很多来说距离我们已经很远了 我们跟自然这种接触 所以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些照片 其实 因为我也是来自南方 我是福建的 我来北京有十八年了 总而言之 我也是小时候在南方长大 在农村里长大 当我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 我觉得特别的亲切 特别温暖 虽然有时候我从你的照片里头发现很多我们正在丢失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我们每一天都在消失的这些东西 我觉得非常珍贵 现在都市的节奏和跟自然的这种关系都是门这个时代面临的很大的一个问题

丘:  就是对土地可以任意妄为 人定胜天 我觉得这个我们需要好好去想一想这样子一个问题 但是我当时拍的时候没有这种想法 我只是感觉我很喜欢这样子去做 后来我不断的去问自己为什么会去拍这些 因为土地是很神秘的 特别是小时候经常会听人家讲一些神神秘秘 好玩的东西

荣荣:我发现你照片中的人有很多是你身边的亲人 对吧

丘:   对 对

荣荣:还有一些可能是家族的一些人 是不是

丘:  我拍的其实是 一个是我出生的地方 几个村子里 还有就是我生活的地方 在广州周围的一些变化 还有是一些旅游的地方 比如会去到湘西 就三个地方

荣荣:那你这样的一个概念会持续下去吗 还是会

丘 : 对 我会持续下次 因为现在国内有很多变幻莫测的东西 让我们觉得很有必要拍下去

荣荣:我想问下 你照片里有很多细节 照片中蝴蝶后面的车是怎么回事

丘 : 就是我要在广东买下一层楼房 然后我要装修 要去找一些船木 然后回来的时候要经过河边 开着摩托车看见四只蝴蝶在走啊走 然后就停下来 背景刚好就是我的摩托车 一共拍了两张

荣荣:那蝴蝶是真的是吗

丘:   对 真的 真的 它还在动 有两张 我应该把另外一张也展出来让大家看一下它的变化

荣荣:还有一张是有一条路伸到天界的那个 就是最后那张 这个路是怎么回事

丘: 最后一张我04年的时候我还在做老师 参加一个美术老师的一个外出活动 因为太久没有拍照了 然后那一次就带了十几个交卷一路一路不停的去拍 包括那个在火车上拍的 不停去拍 然后到了湘西去做那些中巴车也不停的拍 我非常兴奋 就是你拍出来就是抓它的第一感觉

荣荣:那么这个是哪一年拍的

丘:  04年

荣荣:但是前几天你跟我说有一张很漂亮的相片 就是光线的那个 以前没有放出来 是吧

丘:  以前会觉得有三条蛇的那张好 但是冲出来放大后 会这一张非常迷人

荣荣:那你为什么选择这种黑白的 而不用数字来表现呢 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用数码相机嘛 彩色啊 你还是这种传统的手工来制作

丘:  我拍照不是因为我开心 我拍出来的都是不开心

荣荣:拍出来的东西都不开心

丘:   对 但是我为什么不用数码 其实我也用数码在媒体做的时候 但是我觉得数码出来的东西就是会很开心的东西 没有这个调子来的那么压 阴

荣荣:你拍摄的过程是什么样的一个过程

丘:  有时候开心有时候不开心

荣荣:有时候晴天有时候阴天一样

那好 我们想一会又更多的时间跟观众互动 我们先简单的聊一下

我们现在跟任航聊一下

荣荣:这个是08年到今天的一些东西 对么

任航:对

荣荣:老家是从吉林过来的

任航:对 考大学考到北京 传媒大学

荣荣:已经毕业了

任航:对 已经毕业 毕业半年了

荣荣:那你很多是在毕业的期间拍的 对吗

任航:对 上学和毕业都有

荣荣:我第一次看你的东西 还是挺具有青春活力的 一般我对颜色不是很敏感 但是对你的作品还是很有活力的 对我还是有很多碰撞的 我想跟你聊聊 你知道一些国外的艺术家吗

任航:了解一些但是很少 我比较不去关注艺术方面的事

荣荣:那怎么会用相机来。。。

任航:因为原来画画 我性子比较急 总想快点完成 快一点完成 后来发现相机特别快 特别有快感 那个快感是你拍下后看不到 不用去受那个肢体的折磨 你可以等待那个胶片出来 拿到的那一刻很兴奋 和画画感觉不一样

荣荣:你那个也都是用胶片不是用数码

任航:对

荣荣:还是想聊一下 第一次接触摄影 有什么触动你 有什么经历让你选择这种方式

任航: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仔细回想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一点一点 越拍越过分 开始时裸到这 裸到这 慢慢的画面出现人体的部分越来越多 衣服越来越少

荣荣:很多这个都是你身边的朋友吗还是同学

任航:80%都是同学朋友

荣荣:那你拍摄这些东西他们会看到吗

任航:同学会看到

荣荣:那他们看到这个是什么反应

任航:不同的反应 有些人看到了他自己非常喜欢 但是他不让我展览不让我发到任何地方 因为他害怕大家会说他 怎么样 怎么样 有些照片可能只有我和被拍摄的人能看到 然后其他的 跟多的找我来拍的无所谓 他们希望他们的身体他们的状态被别人看到 这些人会同意我发出来或者做展览或者登杂志都可以

荣荣:那很多人知道这一次有很多这样的展览 他们会不会有些什么反应

任航:会 有些人会跟我沟通 我可不可不要选比较过分的照片

荣荣:我们展出的还是比较温和的

任航:对 现场是比较 但是他们不知道现在会是怎样

荣荣:其实对我来说他们两都是一样的 因为都是用摄影来表达 最重要的是那颗心对我来说 所以我选择他们在一起这个展

我想接下来就是跟观众互动的时间 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们的摄影家

观众提问:

观众1:图片里人物挺多的 也挺暴露的 还有舔脚趾头的 有什么意义吗 想表达什么?这样的图片你单纯看是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想听听你是什么解释的

任航:没有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什么他就是什么 即使我解释出当时我是什么心情 可能你和我的心情不一样 所以你看到什么它就是什么 不需要有什么固定的意义在里面 你问你旁边的人他可能觉得他有不同的想法 是两个想法 更多人有更多的想法 我希望我的照片是每个人看到有不同的想法 所以就变成了无数个照片 不只是单一的一张照片

还有您知道花木经纬这个实验室吗

任航:知道

您觉得您照片跟他有没有关系?

任航:有吧 我觉得肯定有模仿的痕迹 但不是很多 第一 我很喜欢他 不自觉地会有些相像的地方 这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有一个人生出来会说话 说话其实是跟别人学的 但是每个人的走路的状态不一样 说话语气也不一样 所以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在里面

你觉得木花经纬的特点是什么?或者他的作品最让你着迷喜欢的点是哪?

任航:我更喜欢的是他的人 他的照片我没看过特别的多 所以我不能以片面的角度评价他所有的作品 但是我看过他的纪录片 叫《迷社》特别好 所以我是看过这个纪录片才喜欢他的 他每一分钟都是在拍照的状态里面 每一分钟都充满了激情 充满了对生活的发现神经 好像浑身长满了触角一样 所以相机不一定是他拍摄的一个工具 它可能每一个碰触到的东西都是作品 当那一刻我看到他纪录片里的状态 如果他生活中也是那样的 那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艺术家

观众2:您方便透露您的血型和星座吗?

任航:血型我不知道 星座是白羊座

有很多人讨厌你有很多人喜欢你 那些讨厌你的人你怎么面对他们?

任航:以前的时候我会去骂他们 但现在觉得有讨厌的人其实是件好事 不希望所有的人都喜欢我的作品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观点 该让每个人的想法得到表达 就像我可以拍你喜欢和不喜欢的相片 所以每个有在不触犯或伤害的前提下应该有种表达

观众3:我想问两位艺术家各一个问题 第一问题是问丘

你相信神灵的存在吗?

丘: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就是你很多照片都回归于自然的样子 我估计你应该对这个有特殊的感情

丘:小时候会接触这些东西 但是我也曾经很反对这些东西 因为这不是我能接受的就是大家能接受的

还有一个是关于任航的 现场的各位你们谁敢拍他的作品的人吗 举个手 有没有人敢拍 就是被他拍

观众4:我看你拍了很多家乡题材的片子 我想知道你的成片率是多少 比如说一个胶片三十多张

丘:最少有一张 最好的话有六张

您是走哪都带着相机吗?

丘:差不多 有时候就带着傻瓜机

观众5:我觉得你拍的模特都特别生猛 你拍的主题 风格也挺统一的 你拍的时候是你的意识占主导还是模特的占导?

任航:我的占主导

是你要模特摆出那些动作?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 你怎么跟他们沟通?

任航:那就不拍了 如果他不高兴了你拍出来的作品也不好 两个人拍得高兴最重要

那你找模特比较多还是模特找你比较多?

任航:一开始的时候是拍朋友比较多 然后我也会在生活中直接去问那些人愿不愿拍 你的尺度到哪 如果他不同意就算了 如果同意的就拍

那成功率大概是多少?

任航:还挺多的

观众6:是什么机遇让你放弃了在主流媒体或老师上的供职?

丘:其实我一近学校就想出来 结果八年才出来

中国现在对美术的教育很差 比如在上美术课的时候学生会做其他的事 会让你受不了

丘: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事情 当然我会在教的时候让他们做一些手工啊 摆脱性的东西 也会教他们摄影 拍照这些东西去鼓励他们 我会离开媒体是因为拍动拍来拍去都不是自己的东西 很难受 我更注重我的状态

那你的现状是什么?

丘:我现在就是不停的是去拍 拍珠三角

拍完这些照片后是到处做展还是去做其他的事情?

丘:展览是很少的 一年一两个

观众7:为想从事这方面的大学生以后的发展指出一条什么道理

任航:目前还不能靠这个东西吃饭 我也拍杂志 什么赚钱的活我也拍 用赚来的钱来买胶片 虽然没什么钱 但是拍这些东西我很开心 这个是比较重要的 如果我去一个杂志拍片 每天又很多很多的工作 赚很多的钱不开心 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所以挺开心现在这样的 因为我自己赚的不多 所以我也不知道给他们什么建议

但是你现在挺成功的 至少可以做展 在中国现在又很多像你这样有想法的小青年来做这方面 可能都不为人知 但一直坚持着 想问两位大师对这一部分人有没有什么好的提示?

荣荣:我觉得年轻时最好的 年轻又这样的想法一定要去做 一定要去坚持 不要去后悔 我现在四十多岁 我也很羡慕他的这种状态 每个人都有年轻 但是年轻是不是能把握住这个时光 我觉得最重要 现在他们正是这个状态 我觉得非常好

观众8:我非常喜欢丘的照片 您方便透露下您的年龄吗?

丘:74年

刚才有三张照片都是那个蛇 是活的还是死的?

丘:头给别人咋憋了 水草上浮的 它在挣扎 我一共拍了三张 彩色油三张黑白有三张 拍完它就钻到水草里去了

您在拍照的时候是现实中它是这个状态不改变它 还是会为了好看干扰这个?

丘:不会

那您会有这个原则吗 现实是什么样不要改变?

丘:对 我以前拍人的时候不会说你要怎么样子 左一点 有一点 基本上是见到就拍 现在有时候就算看到很好的东西我也不想拍

观众9:请两位互相挑出对方作品中你最喜欢的三幅作品?荣荣老师也从分别从两位中各挑出三幅喜欢的作品?

荣荣:他们的我都喜欢 有人也说要我挑出我的作品中哪个最喜欢 我说我说我有三个孩子 最喜欢哪个 但是对我来说 哪个都是一样的

丘和任航作品中印象最深的 为什么?

丘:特别好 有一张一个女孩子跪在和花前的那一张 还有好多张我都很喜欢 但是我现在一下子不记得了

任航:他比较神秘 有好多我都是现在才看到 他的作品让人很长时间看 不断会有问题 跟他见面时我也是不断你的在问问题 这个是活的 那个是活 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觉得都挺好的 如果一张照片不能给人任何的感觉就不是好照片 我觉得他的照片都非常好 而且越看的话会觉得越好

观众10:我之前看过你的作品 有很多是跟摇滚乐有关吗 你觉得摇滚乐和摄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任航:应该是我的生活吧 摇滚乐和摄影他们是在一起的 比如说我拍玩照就跟我的模特去看演出了 所以我生活的状态就是这样子的 没什么特别

你在北京最喜欢的乐队是哪个?

任航:不知道 他们都解散了

荣荣:是说器材的事 是吧 任航 你的相机是多少钱?

任航:200

荣荣:你很多照片都是二百块钱拍的吗?

任航:对 就是傻瓜机 特别普通 特别轻

荣荣:丘的相机呢?

丘:有MIU2和FN  MIU2是傻瓜机的一种

荣荣:所以看来相机其实是很不重要的 相机我就不谈了 还问到了关于影响的价值问题 我觉得摄影还是缺乏这个体系包括教育 还有机构 还有很多人只认同老照片的价值 还有认为新闻照片的价值 事件 但是我认为我们最缺乏的是对生活有独立的创造精神的 有独立角度的这种东西 公众认识得很少 很多人生活在这个世界 但是很多人是图盲 照片是直接跟生活发生关系 更现实发生关系 虽然我们处在一个影响那么多的时代 但是对图片的内涵还是很缺乏了解的 我觉得是这个状态

丘:我觉得我会坚持下去 拍跟土地跟城市化进程有关的一个东西 因为它让我们心里很难受 我们可以把它用照片的形式宣泄出来 照片的价值因人而异 新闻价值 但是也有另类的一部分 像我 任航这些

任航:我觉得我拍的还不够多 所以我还不知道它将来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我还是以后再回答

我也是学摄影的 我觉得摄影是用光的艺术 但你们的作品跟我们平常学习影棚灯光的用法是挺不一样的 你们对灯光的感觉和看法是什么样的 ?

任航:我没学过摄影 对灯光不讲究 所以我看到什么就拍下来了 所以跟专业学摄影的应该是不一样 我也不懂他们怎么用光 我可能有一种自己感受出来怎么用光的方法 所以一直就这么用了下来

你更在意的是你要表达的东西 是吗?

任航:对

观众11:我看你的作品 然后心里就哎哟了一下 我觉得你的作品是在记录生活和揭露隐私 我觉得这个事我也可以做 为什么你是一个摄影师而我不是?

任航:如果你没吃了什么你都记录下来 每天做了一件事 每个十分钟你都把它记录下来 你隔了一年以后你再看你记录的这些东西 他是一个很强大的东西 你现在突然想到你今天吃了一碗粥 吃了一片薯片是海苔味儿的 如果你没有这么做 没有记录 可能我过了半年再问你 你吃了什么东西 是什么味儿的 你可能想不起来 如果你每天吃了一个东西是海苔味的 吃了一个面包是橘子味的 然后你每天都做 你绝对会成为一个最好的摄影师 即使不是每一张特别好 但是一定可以从中挑到一些特别棒的东西 我也是一点一点来得 我开始的时候也是拍的不好 在你每天拍一碗粥可能到以后它不只是一碗粥 它会变成一个更好的东西 你会因为这碗粥思考更多的东西 而思考的过程也是一个作品慢慢成熟的作品 我觉得

苏鹏宇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