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书摘 > 正文

李宗仁口述:武汉事变蒋介石志在消灭异己

2010-06-08 14:51:09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929年发生的所谓 武汉事变 ,事实上仅是蒋先生挟天子以令诸侯、志在消灭异己的许多战争之一而已。

李宗仁回忆:武汉事变蒋介石志在消灭异己

摘自《李宗仁回忆录》唐德刚 李宗仁 口述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点击阅读

1929年发生的所谓 武汉事变 ,事实上仅是蒋先生挟天子以令诸侯、志在消灭异己的许多战争之一而已。

蒋先生企图用武力消灭异己,远在北伐刚完成时,似乎便已决定。1928年7月底,我自北平回到南京后不久,便在李济深家里听到一则惊人的消息。李济深当时住在南京鼓楼附近一座小洋房里,渠因曾兼黄埔军校副校长职,故家中常有黄埔学生出入。某次,有一位粤籍黄埔生去找他,并告诉了他一项特别消息。略谓:

蒋校长此次(1928年7月杪)自平返宁道上,曾在蚌埠稍事逗留,并召集驻津浦沿线的第一集团军中黄埔军校出身上尉以上军官训话。训话时,发给每人一小方白纸,并询问大家,北伐完成后,军阀是否已经打倒,认为已经打倒的,在纸上写 打倒了 三字,若认为尚未打倒,则写 未打倒 三字。各军官不知校长的用意,为仰承其意旨起见,概按照事实,作正面的答复。蒋看后大不以为然,遂再度训话说,你们认为军阀已打倒了,其实不然。旧的军阀固然是打倒了,但是新的军阀却又产生了。我们要完成国民革命,非将新军阀一齐打倒不可。蒋氏最后更强调说,只有连新军阀一齐打倒,你们才有出路,你们现在当连长的人,将来至少要当团长云云。

我问李济深,你看蒋先生所说的 新军阀 是指哪些人呢?李答道,蒋先生向来说话是不算数的,不过随便说说而已。我说,恐怕没有这样简单吧?我们分析之下,俱觉惊异。从这些小事上,可以看出蒋先生是如何计划以利禄引诱其部属,从事消灭异己的内战。

另一件事也可证明蒋先生的居心叵测。1928年秋季,共产党在江西已十分活跃。朱德、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江西被他们闹得天翻地覆。江西省省主席朱培德束手无策。南京、上海的江西同乡会也常向国民政府请愿,乞加派军队进剿,但蒋先生置若罔闻。一天在南京,朱来访我,说,屡请辞去江西省省主席既不准,请抽调部队赴江西剿共又无下文,所以他拟向我 借 一军或两军人,前往助剿。我告诉他说,我当然乐于调拨部队,归你指挥,可是我二人不能私相授受,军队是国家的,必须蒋先生发一纸命令,方可调动。朱培德高兴异常,立刻邀我一同去见蒋先生,请他颁发命令。

见蒋时,朱培德即将我们私下商议的事委婉陈述。蒋先生闻言,似乎很觉奇怪,望了我一眼,说,用不着自两湖调兵去剿,江西的军队一定剿得了。朱培德还在诉苦说,江西共产党已有燎原之势,不可忽视。蒋先生说,那只是一些土匪,为害不会太大。蒋氏此言大出我意料之外,因此我在一旁坐着,终场未发一言。两人遂扫兴辞退。和朱培德同车回寓途中,我问朱说,蒋先生为什么不要我自两湖调兵呢?因按中国军界的恶例,拥兵将领为保存实力,多不愿轻易出兵助友军作战。今我一反常例,自动允许出兵,而蒋先生未加思索,即连声说 不需要 ,实令人不解。朱培德说,那没有什么费解,只是蒋先生不乐意我二人要好罢了。

除朱氏所说的原因之外,我想蒋先生可能还另有顾虑。盖由两湖方面调部队到江西剿共,如果成功,则我难免有 震主 之功,实非其所愿。

到了9、10月间,江西东南地区共军攻城略地,噩耗频传。我迫不得已,再向蒋先生建议,请派遣其第一集团军驻南京的刘峙第二师,前往助剿,以遏乱源。因刘氏籍隶江西,且为蒋先生的亲信,况该师已扩充到五个团,实力雄厚,较朱培德的残破的第三军(共两师,仅六个团)的实力,有过之无不及。调刘去江西增援,可谓人地相宜,必能得到蒋的同意。不料蒋先生竟说: 你们为什么这样恐惧共产党? 我说: 我们绝不可将具有武装的共产党部队与土匪等量齐观。因他们有共产主义的理想,有铁的纪律、严密的组织,有第三国际作背景,有刻苦、冒险、耐劳的知识分子领导,岂能目为土匪或乌合之众? 蒋先生听了我的话,忽然严肃地说,只要你相信我、服从我,一切都有办法,不必如此焦急。至此,我就很坦白地说,现在社会上有一种不胫而走的流言,说 党军北伐,而政治南伐,党军可爱,党人可杀 。我们如细推此语的涵义,实足发人深省。从前北京政府的官僚和军阀,虽作恶多端,然尚畏人言。今日全国统一了,我们标榜以党治国,凡人民对我中央政府设施有不满的,则办党的同志动辄以文字宣传作反击,不说他们是共产党的同路人、官僚余孽、买办洋奴、奸商市侩,便说是土豪劣绅、地痞流氓。帽子满天飞,务使人民大众钳口结舌而后已。须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中央政府如不正本清源,励精图治,使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而专以压制人民为能事,则前途殊未可乐观。如此则不独我个人力量极其微薄,拥护总司令无济于事,即有一百个李宗仁拥护总司令也无能为力。蒋先生听后,默默不发一言,自然是忠言逆耳,不是他所乐闻的。这是我为共产党问题,第二次向蒋先生陈述意见,而引起不愉快的情形。

此后不久,一个早晨,有位中外闻名的银行家朋友来访我,说,上星期宋子文部长到上海召集金融界首要,筹借巨款。但是各行业负责人都以政府底定东南到现在已一年有半,每向商家筹款,总是有借无还,现今各行业头寸短绌,实无法筹借。几经磋商,终无结果而散。不久,宋部长即以国府蒋主席名义,请各行业首要到南京,并由国民政府以茶会招待。到会的共二十余人,蒋主席亲临训话。略谓:江西共军猖獗的情形,料为各位所周知,现在政府急于调遣大军前往痛剿,但开拔费尚无着落,所以才派宋部长去上海,请诸位帮忙,而你们推说头寸短少,无钱可借。须知今日不仅江西有共军蔓延,即在上海潜伏的共党也不在少数。你们如不肯帮助政府解决困难,一旦上海共产党 暴动 ,政府又何能帮助你们去镇压呢?说完便悻悻离去。

蒋氏去后,与会者相顾愕然,一时无所措其手足,又不敢自行散会。幸而其中有一位发言道,政府派兵剿共,连开拔费也无着落,同人等应体念政府困难,同去限期筹足政府所需的借款。会场中人一致附和,乃请宋部长用电话报告蒋主席,才得奉命散会。会后,大家因蒋先生以共产党 暴动 来吓人,用心险恶,莫不摇头叹息。

最初,我想蒋先生既以迹近敲诈的手段,以剿共为借口,向商人筹得巨款,则调刘峙第二师去江西必可实现。孰知巨款到手以后,军队开拔仍杳无音信,实使我感到不妙。

又张静江先生此时已任浙江省省主席,因关怀国事,常到南京去向蒋先生陈述意见。某次,他特地约蔡元培、李石曾、吴稚晖诸元老暨李济深和我,到其寓所喝茶聊天。静江忽然慨叹地说,从前介石未和宋美龄结婚时,我凡向他有所建议,他莫不静心倾听,且表示考虑采纳。今则态度完全两样了,大约已为宋美龄及其姐妹所包围。昨日和介石谈话,他忽然冲动,大发脾气,说要做这件事你也不赞成,要做那件事你也不同意,动辄得咎,倒不如让我辞职,让共产党来干好了。

张又说,介石每拿共产党来吓人,很是奇怪。希望各位也常对介石晋言。尤其是两位李先生,手握兵权。介石是很讲现实的人,倒容易听你们的良言。

我听完张氏的话,便说,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虽然站在党的立场,也可晋言,不过若太逾越身份的话,反易发生无谓的误会,而引起更不良的后果。

当时在座诸人中,发言最多的是吴稚晖。一口无锡土话,措辞滑稽,令人发噱。他口沫横飞,滔滔不绝地说,蒋先生个性倔强,自信力极大。劝大家不宜晋言。他尤其叮嘱静江先生要压抑感情,不可常向蒋先生噜苏。与其明知无济于事而强为之,徒引起无谓反感,实属不智之举。

稚晖又说,若说句粗话,蒋先生是个流氓底子出身,今已黄袍加身,一跃而为国府主席,自然目空一切。和昔日流浪上海,为静江先生送信跑腿时,自不可同日而语。最好大家信任他,由他放手去干,

不必对国事滥出主张。做得好,固然是他分内的事;做得不好,也是他的责任,免得推诿到别人身上。

我当时心里想,这位无政府主义的吴先生,他对蒋先生的批评,确有深入独到之处。不过对事对人毋乃太无责任感了。真是 逢君之好,长君之恶 ,兼而有之。听了吴的话,张静江似有悒悒不乐之色,大家乃不欢而散。

综合那银行家和张静江等所说,蒋先生拿共产党问题来恐吓要挟党内外的人,甚至西方友邦的心迹,实不辩自明。中国古语所谓 养寇自重 ,正是蒋先生的作风。我于是恍然大悟蒋先生不愿派兵往江西剿共的真正原因,真所谓愚而好自用,玩火自焚。

书童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个方法帮你实现财务自由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