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中国司法庭审变革:从纠问制到控辩制

2010-02-22 07:28:43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朱苏力教授说:“我国20%的律师在北京,其余的大多在中等以上大城市,因而,市级以上的法院采取控辩制,县级法院采用纠问制较符合我国国情。”然而,纠问制向控辩制的转变已经难以逆转,这是历史的逻辑,是现实的要求,也是对未来的不可抑制的憧憬。

作者:王珏磊

1996 年,对中国的司法界而言,是一个特殊且值得隆重纪念的年份。这一年,《刑事诉讼法》有了重大的修订,引入了强烈的控辩对抗因子,从而中国的司法庭审就开始由纠问制向控辩制方向改变。这一丕变,虽然艰辛且路途遥远,其间有摇摆与退缩,充满了玄机与吊诡,但方向已明确,道路已开辟,庭审改革已在途中。

纠问制发轫于清末

控辩制和纠问制,皆源于西方,均属于现代诉讼制度,分属于英美与大陆法系,但两者的审判方式有着相当大的不同。控辩制又称当事人主义诉讼方式,或称对抗制、抗辩制,双方当事人各自收集并向法庭展示其证据,并以对抗方式表达对事实和法律的理解,提出自己的正义主张,法官则处于消极中立的地位,并作出审判。纠问制也称为职权主义或混合式诉讼方式,审判官集侦查、控诉、审判职能于一身,不论是否有被害人或其他控告,根据职权主动追究犯罪,被告人是被审问、受追诉的对象。概括而论,在纠问制中,法官的角色是发现案件真相和依法裁决,而在控辩制中,用美国大法官杰克逊的话来说,就是“让双方打仗”,法官的责任不是发现案件事实真相,而是竞争的裁决者,法官仅处理或集中处理有关法律的问题。

中国式的纠问制的发轫,可追溯到清末。“我大清”的末年,内外交困,危机四伏。衰朽不堪的清政府在严峻的压力之下,也企图以维新来挽救没落的命运。当其时,以沈家本为代表的一批有西学背景的司法官员和知识分子参与了对旧律的改造与司法制度的改革,并翻译了各国的法典。考察沈家本的中西法律观可以看出,他所主张的融合中西并不是彻底废弃旧律,而是企图在中西体系上有一种形而上的会通。

他说,新刑律是“折中各国大同之良规,兼采近世最新之学说,而仍不戾乎我国历世相沿之礼教民情”。他的思考路径有着明显的“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色彩,试图在不违背礼教民情的前提下,逐步地引进西方的法律体系。打开电视看我国古装戏,判案的老爷端坐于高堂之上,双方当事人被恫吓并跪伏于堂前,老爷没问几句就开始用刑。我们祖祖辈辈就是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去认识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几千年来都未有较大改变。法官法官,首先是官,因为其高高在上,就可以以权压人,以权制人。纠问制以法官为中心的制度安排,便与中国传统的审判方式有表面的近似。正是出于这样的思考,沈家本他们当时没有采纳控辩制,而将纠问制引入中国。

控辩制九十年代全面登场

在以后的年代里,由于兵燹与社会动荡,中国的司法实践道路走得相当的不平顺。在很长的时期内,西方大陆法系意义上的纠问制在中国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落实。在1949年后长达30年的时间里,我国虽间或有涉及刑事诉讼规则的法律零星出台,如《逮捕拘留条例》(1954年)、《人民法院组织法》(1954年)等,但刑事诉讼法典却始终未能问世。其间,尽管上世纪50年代曾有《刑事诉讼条例草稿》(1955年)、《刑事诉讼法草案》(1957年)的草拟,60年代也曾有《刑事诉讼法草案》(1963年)的草创,但由于“反右”、“四清”、“文革”等政治运动的干扰,这些立法最终均告搁浅。刑事诉讼无法可依的局面一直延续到1979年我国第一部刑事法典的颁布方告终结。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左卫民说:“1979年以前,中国长期处于司法不完善状况,诚如董必武所言,‘各级法院各个法院没有共同的诉讼程序,这是事实’。针对这种情况,1979年制定的刑事诉讼法涉及了刑事诉讼的所有重要阶段,使大部分重要司法行为实现了法律化与程序化,一套相对完整的程序规范由此形成,尤其是审判程序的规范颇为全面。当然,这部刑事诉讼法有不少方面的规定比较粗糙,不宜操作,尤其是关于侦查行为的规定较少。”

同时,左卫民认为,如果从纵向的历史纬度观察60年的诉讼制度的变迁,不难发现以1978年和1979年为界点,前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诉讼模式:权力绝对性和权力相对性。但是也有部分学者认为,1979年的法典,仅仅具有纠问制职权主义诉讼的某些形式要素和特征,但从整体考察,它仍是一种带有强烈的“超职权主义”色彩的传统形式诉讼制度,公检法的权力扩张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平衡与制约。

1991年4月,新的《民事诉讼法》颁布。第64条实际上规定了当事人举证责任原则,即“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在一些地方进行了控辩制的司法审判改革试点,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的《焦点访谈》栏目公开报道了大连市法院采用控辩式审判程序对一起案件的审理。控辩制在社会上和法学界都引起了不少反响。1995年,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朱苏力发表了《关于抗辩制改革》的文章,引起了法学界的热烈讨论。可以想见,控辩制的霍然跃出已是指日可待了。

2009年底,朱苏力教授在回顾30年的司法改革时说,1978年以前,中国的社会是一种熟人社会,社会关系相对简单,财富绝大部分是物质形式,人口缺少流动性,故社会犯罪率相对较低,司法人员主要由一批转业军人构成,他们虽没有法学的专门知识,但仍有能力处理大部分的社会纠纷。之后,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人员和社会财富的流动性大大增加,由于缺乏旧时熟人社会的监督力,加之财富更多表现为货币形式,犯罪率急剧上升,各类经济纠纷不断涌现,原有的司法制度已无力维持司法的正常运行,缺乏专业法律知识的转业军人法官也对纷繁复杂的案件逐渐显得无能为力,造成大量案件堆积,司法工作效率低下。到1985年前后,很多法院因无法处理案件而被迫关门。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我国对《民事诉讼法》进行了大幅修改,其核心是将先前由法院或检察院代表国家承担收集、认定证据责任的纠问式审判方式,改为谁主张谁举证的控辩式审判方式,由当事人负担了相当一部分的诉讼费。这一举措使国家在司法方面沉重的财政负担向社会转移,同时,这种改变也象征着我国司法系统从全能型向服务型的转变。1996年,《刑事诉讼法》的修订意味着控辩制在中国的司法实践中全面登场。

从纠问制向控辩制的转化,在中国浓厚的官本位意识的背景中,更突显其重要性。它让法官重新树立角色意识,担当一个时时刻刻处于中立地位、恪守法律的仲裁人角色,在审理和裁决过程中,也更易于趋向公正。“在民事诉讼中更容易达成公平,在刑事诉讼中,也使被告有可能摆脱弱势地位。”上海律师杜跃平说。

难称真正对抗

高级律师、法学教授薄海豹是1993年上海名噪一时的“潘平毁容案”的被告李新华的刑事代理律师。他说,这是一个典型的从纠问式向控辩式过渡时期的案例,此案既有刑事诉讼,又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按惯例,这样的案子,应该是先刑事后民事,但在当时向控辩式过渡的趋势下,对公诉人的功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于是,法庭例外地安排了先民事后刑事的审理程序,让律师发挥了比较大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助了公诉人一臂之力。不过,薄海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当时,律师的作用仍然非常有限,他直到法庭审理阶段(即俗称的第三阶段)前三天才见到当事人,而在公安侦查及检察院侦查及起诉阶段仍无法介入,而且在庭审中,法官仍是相当投入,纠问色彩明显。

“1996年刑诉法修订后,律师从第一阶段即可介入,这是我国法制进程的一大进步。按法律规定,只要当事人被限制人身自由,在第一次讯问后24小时后就可以要求请律师,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必须在48小时内帮助安排会见。在第一阶段,律师只是当事人的法律顾问,只能提供法律咨询、了解所涉及的犯罪罪名、询问当事人是否受到不公正待遇、代理所提出的控告。第二阶段能看到部分材料。第三阶段律师能行使调查权,但仍然受到掣肘。调查必须经过对方当事人同意,调查任何证人都需要对方配合,没有强制的调查权,这样事实上也很难行使。”薄海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陈卫东教授认为,现在我们的控辩制还很难称得上是一种真正的对抗。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可以说明这种对抗的虚置化。一是控辩双方严重失衡,缺乏公平对抗的基本条件。对抗的前提是要有辩护律师协助被告人,而中国目前的刑事辩护率不足30%,近60%以上的被告人没有律师辩护,被告人只能孤零零地面对实力强劲、人数众多的公诉人,在这样的场景下,在双方实力悬殊十分明显的情况下,法庭的裁决很难说是公平、公正的。这就是为什么说程序是一种看得见的正义,这就是程序的作用与价值所在;二是我们的控辩制庭审由于没有证人出庭而进一步被掏空,证人不出庭,辩方无从对证人进行直接质询,无法对鉴定人的鉴定进行言词质询,对抗根本就无从着手、无法展开。所以,中国的法律职业共同体包括法官、检察官与律师对各自在对抗制庭审方式中的地位与角色尚需进一步的体悟,中国的刑事辩护律师数量还有待提高,执业环境还有待改善,中国的刑事法律援助还需加强。

2008年5月,河南省高法决定在全省法院全面推行马锡五审判方式。2009年初,马锡五审判方式写入河南省高法工作报告。同年4月,全省在践行马锡五审判方式中,开始推行社会法庭,动员德高望重的人士参与到调解工作中来。

朱苏力教授说:“我国20%的律师在北京,其余的大多在中等以上大城市,因而,市级以上的法院采取控辩制,县级法院采用纠问制较符合我国国情。”

然而,纠问制向控辩制的转变已经难以逆转,这是历史的逻辑,是现实的要求,也是对未来的不可抑制的憧憬。

xbchen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王珏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TED】怎么就你减肥比别人难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