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网易 > 读书频道 > 正文

董强:勒克莱齐奥的世界视野

2009-12-03 20:09:07 来源: 网易读书 跟贴 0 手机读书

在他的世界里,人总是与宇宙融为一体,并在这种融合中,找到“物质与感官的极乐”:“夜色苍茫,夜凉如水,寂静无声。每晚入睡前,安东尼都会望着星星在天上慢慢亮起来。他觉得自己的瞳孔好像扩大了,空间之水通过他的瞳孔流进他的体内。”

勒克莱齐奥随后的作品,一直至今,显示出一种惊人的连贯性与逻辑性,尽管中间出现了从内容到主题的一些变化。简要地讲,他的作品中有四个大的主题:反叛、寻找他乡、童年世界、家庭自传。《诉讼笔录》是反叛类的代表作。疯狂成为反叛的武器。《发烧》、《远古洪水》等作品都可以列为此类,主要表现对西方文明的不满,小说的场景也主要发生在城市或者说城市的边缘。“他乡”主题在他接触墨西哥文明之后,就开始越来越明显。早在一九六七年发表的著名散文集《物质的极乐》中,他就开始流露出对印第安人的思维方式的向往。这方面的作品有《战争》、《逃遁之书》、《沙漠》、《流浪的星星》、《乌拉尼亚》等。童年、少年世界除了出现在著名的长篇小说《金鱼》中以外,还表现在一些短篇小说中,这些作品往往具有童话般的意趣,为勒克莱齐奥带来了许多忠实的读者,如前面提到过的《蒙多与其他故事》等。“家庭寻根”主题主要体现为对与自己家族相关的故事的兴趣,带有很强的自传性质,如《寻金者》、《奥尼恰》、《检疫隔离》、《非洲人》等。

这四个大的主题交织在一起,形成互补,或者互相呼应。“反叛”与“他乡”的主题可谓辩证地结合在一起。而“自传”也往往与“他乡”主题联系在一起,他对非洲大陆的兴趣来自他的父亲、祖父,他对北非的兴趣来自他的第二任妻子。在他近年的一些创作中,带有某种回归的涵义,类似一种对现代社会初始时期的怀旧,也是一种文明意义上的童年时代(《电影漫步者》表现出他对电影艺术的热爱,而电影是法国发明的)。表现巴黎场景,更是在他笔下从未出现过的主题,但他自己明确表示,他所感兴趣的,是巴黎的十四区在一个特定时代下的处境,同时与他母亲的生平有关,另外又是对种族主义的控诉,所以,依然出现了“家庭自传”主题与“反叛”主题。也就是说,在不同的创作时期,各种主题可以重复地、间隔性地出现。他的最新一部作品如果直译,叫《饥饿的间奏曲》,“间奏曲”一词可以形象地说明他的文学主题的间隔性的重复出现。

墨西哥文明的发现,之所以对他来说是“震撼人心的”,是因为他真正开始发现了西方文明之外的文化。这一眼光,使他一发不可收,看到了西方“逻各斯”之外的各种可能性。“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经过这样一个时期,完整意义上的世界成为勒克莱齐奥真正的栖居之地。此时,法国的另外一大人文学科将使勒克莱齐奥永久受益,那就是人类学、民俗学。墨西哥、巴拿马,不同的文化观、历史观让他大开眼界。他惊异地发现,世界上可以存在那么多的生存方式和构建社会的方式。今年过了百岁高龄的伟大的结构主义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与他是好友,两人常有通信来往。

他对米肖的研究,在这一角度来看,具有同样重要的作用。带有超现实主义创作倾向的著名诗人、画家亨利·米肖早年从洛特雷阿蒙的世界中得到灵感,开始对正统文学进行彻底颠覆,自称洛特雷阿蒙的“精神之子”,一生追寻他国文化,探寻原始文化与异域文化中可以为西方文明带来精神寄托和慰藉的元素。洛特雷阿蒙只活了二十多岁,而且生活中充满了谜,又是十九世纪的人,所以只是在精神上影响了勒克莱齐奥,而米肖则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去世,一生创作极其丰富,深受勒克莱齐奥一代作家的崇拜。米肖热爱中国,尤其热爱中国的水墨画和京剧。他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撰写的《一个野蛮人在亚洲》中,对中国的戏剧艺术、诗歌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是米肖最早发现了赵无极,并热情推荐给巴黎的艺术评论界,没有米肖,也许赵无极就没有今日的光辉。米肖对勒克莱齐奥也是十分欣赏,勒克莱齐奥后来对中国的兴趣,甚至对墨西哥原始艺术的喜爱,在很大程度上来自米肖的影响。

由于自己祖先的英国国籍与自己在美国教学、生活的经历,勒克莱齐奥对英美文学也是备加推崇。他喜爱济慈和奥登的作品,在小说上,则推崇美国小说家塞林格、威廉·福克纳和海明威。他认为塞林格最好地表现了个体与西方现代世界之间的那种冲突,欣赏福克纳的抒情性与意识流手法,而对同样在世界周游、高度体现文学的世界性的海明威也深表赞赏。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一点上,这位法国作家与中国当代一些先锋作家们的文学借鉴源泉和我国的外国文学爱好者们的欣赏趣味是完全一致的。此次诺贝尔文学奖被视为欧洲文化与美国文化的较量,实在只是一种表面现象。

从以上分析来看,尽管勒克莱齐奥自称没有明确的文化之根,却依然是一位典型的二十世纪法国文化境遇中的现代作家。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革新、变化、上下求索,年近七十的勒克莱齐奥与许多年轻作家一起,重新重视作品的故事性与虚构性,坚决地与文学中的纯现代主义思潮决裂。二○○七年三月十五日,法国《世界报》的图书版全文刊登了一份题为《提倡一种“世界文学”》的宣言,正式宣告法语文学走出“怀疑的时代”。有四十名作家在上面签了名。我欣慰地看到,其中有好友、曾为我的法语诗集写序的阿兰·波兰尔,有我所熟识的使用法语创作的中国作家戴思杰等,勒克莱齐奥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在上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宣言表明法国文学试图走出以形式探索为主的现代小说时代,进入了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与世界融合的时代。面对这样一个时代的文学,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作者:董强) 刘琪鹏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游戏-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应用-微博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