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化新闻 > 正文

勒克莱齐奥:革新者和反叛者

2009-12-03 17:55:23 来源: 南方周末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他是自2000年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以后又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法国作家。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的访问时,他这样表达自己对文学奖的感受:“当我们是小说家,我们总是相信文学奖,如同所有的文学奖,诺贝尔奖代表着时间,你赚到了一些时间,这也是让你想继续写作的动力。”

南方周末12月3日讯 今年1月28日,法国小说家勒克莱齐奥的小说《乌拉尼亚》一书在北京举行中译本的首发式。在为他及其他几位作家举办的“2006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颁奖典礼上,他本人到场并发表了感言。在感言中,他表示了对中国文明的钦佩之情和对中国现代作家的喜爱。勒克莱齐奥曾为老舍的《四世同堂》第一卷法译本撰写题为《师者,老舍》的序言。

10月9日,瑞典学院宣布勒克莱齐奥获得今年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学院在公告中赞扬勒克莱齐奥“是一位追求重新出发、诗意冒险和感官愉悦的作家,一位在超越主导文明和主导文明底层追索人性的探险者”。

勒克莱齐奥是自2000年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以后又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法国作家。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的访问时,他这样表达自己对文学奖的感受:“当我们是小说家,我们总是相信文学奖,如同所有的文学奖,诺贝尔奖代表着时间,你赚到了一些时间,这也是让你想继续写作的动力。”

“阅读小说是质疑世界的好方法”

勒克莱齐奥在获奖之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说:“我要传递的讯息是必须要继续阅读小说,因为这是一个质疑现实世界的好方法,小说家不是哲学家也不是语言的技师,而是写出和提出问题的人。”

法国总统萨科齐迅速做出反应,把勒克莱齐奥的获奖视作法国文化影响力的标志。他说:“一个毛里求斯和尼日利亚的孩子、一个尼斯的少年、一个美洲和非洲沙漠的流浪者,勒克莱齐奥是一个世界公民,各大洲和文化的儿子。作为一个伟大的旅行者,他体现了法国的影响力、法国的文化和它在全球化世界中的价值。”

法国文学评论家吉斯伯特说:“勒克莱齐奥可以说是法国文学界一座伟大的里程碑。”他说:“你必须要走近碑塔,才能发掘这位才华洋溢的作家温暖的一面,他的风格包罗万象,从最保守到最大胆的都有。”

勒克莱齐奥的获奖在中国也同样引起反响。社科院法语文学研究者、《世界文学》主编余中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了勒克莱齐奥的写作生涯:1940年4月13日勒克莱齐奥出生在法国尼斯,但他父母的许多家人都在法国前殖民地毛里求斯,父亲则在二战期间被派驻尼日利亚任医生。8岁时他和家人前往尼日利亚与父亲团聚,就是在前往尼日利亚的这次长达一个月的旅程中,8岁的他开始了自己的文学生涯——写了两本书《漫长的旅行》、《黑色的奥拉迪》(其中还列出他将要写的书的清单)。他和家人1950年重返尼斯,在完成中学教育后,他1958-1959年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学英语,1963年在尼斯获得了文学院的文学学士学位,1964年在艾克斯普罗旺斯大学攻读硕士学位,1985年在佩皮尼昂大学撰写了有关墨西哥早期历史的博士论文。后来,他曾在曼谷、墨西哥城、波士顿、阿尔伯克基、奥斯汀等地的大学教书。

勒克莱齐奥凭借他的首部小说《诉讼笔录》(1963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作为一位在存在主义和“新小说”浪潮后出现的年轻作家,他试图使语言脱离日常用语时的退化状态,使它恢复引发永恒现实的力量。《诉讼笔录》是他一系列描绘危机小说中的第一部,他凭借这部小说获得了当年的勒诺陀奖。他随后的作品包括短篇小说集《发烧》(1966年)、《大洪水》(1967年),他在这些小说中指出了西方社会所面临的问题和恐惧。

勒克莱齐奥1970年-1974年期间曾长期居住在墨西哥和中美洲,这段经历对他日后的作品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他离开大城市在与印第安人的接触中寻找新的精神现实,并且遇见了吉玛:她1975年成为了他的妻子。也是在这一年,勒克莱齐奥出版了《他方游》,书中讲述了他在中美洲所学到的东西。勒克莱齐奥随后开始翻译印第安人传统的作品,例如《<方士秘录>的预言》、《墨西哥人的梦想》,这些作品反映了他对墨西哥伟大过去的迷恋。自九十年代后,勒克莱齐奥和妻子的时光分别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毛里求斯岛、尼斯度过。

“他的小说反映了世界性的想象”

勒克莱齐奥的公众形象就是一个革新者和反叛者——米歇尔•福柯和吉尔•德兹勒如是评价。1994年,法国文学刊物《读书》杂志进行的调查显示,13%的读者认为他是当今仍在世的法国作家中最伟大的。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勒克莱齐奥将在12月到瑞典首都接受颁奖。关于已经在写的下一部小说,勒克莱齐奥表示,不会因获奖而停止,未来他有长久居住在非洲的计划,因为即将要写一本有关前塞内加尔总统、黑人文化运动创始人之一、载誉世界文坛的诗人桑戈尔的传记,“这是一个想象的人物,有许多东西可以写,不只是他的文学成就而已”。

中国翻译家、南京大学教授许钧与勒克莱齐奥相识25年,在谈到勒克莱齐奥获奖的感受时许钧说:“他是个孤独的写作者,但又是个非常真诚的朋友。”

1983年,勒克莱齐奥的《沙漠的女儿》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这也是他第一部被引进中国的作品,许钧正是这本书的翻译者。许钧对勒克莱齐奥的作品非常推崇,“他对于现代文明特别是过于物质化的文明有着非常强烈的批判意识。同时他又继承了法国人文主义关怀精神,非常关注弱小的人、贫困的人的生活状态。”许钧将勒克莱齐奥形容为一个孤独的写作者,“他经常有意地与现代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每年都会离开法国,到墨西哥去写作,一去就是三四个月。平时,他也是住在尼斯的城郊。”

4年前,许钧收到瑞典皇家文学院的信函,请他推荐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许钧郑重地推荐了勒克莱齐奥。此后每年,许钧都坚持不懈地把勒克莱齐奥作为第一推荐人选。今年2月,在跟勒克莱齐奥聊天的时候,许钧曾提前预祝他得奖,“我坚信他一定会得奖的”。而勒克莱齐奥则向老朋友透露了自己对于诺贝尔奖的态度 :“获奖不获奖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就是爱写作,不得奖也一样会写下去。”

许钧认为勒克莱齐奥对中国不应该是陌生的。

“在给我们的信中,他称中国为‘伟大的国家’。1993年4、5月间,法国大使陪同勒克莱齐奥夫妇来到南京,我们有机会就他的创作、翻译问题进行过深入的交谈。我还陪同他去南京外国语学校跟学法语的中学生进行交流,还游览了中山陵和明孝陵。”

今年1月28日,因为雪灾,许钧在南京火车站等了6个小时火车,最终还是未能到北京参加勒克莱齐奥的颁奖仪式,但他在颁奖前与勒克莱齐奥通话,向他表示祝贺。在通话中,许钧还谈到勒克莱齐奥迟早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勒克莱齐奥回答得很平静:“什么都是很可能的,但最终要的是要写作,要写好。”

勒克莱齐奥自认是一个流亡者,因为他的家庭好几代人都受到毛里求斯的民俗、饮食、传说和文化的熏陶。那是一种强烈的混合文化,印度、非洲和欧洲的元素交织在一起。“我生在法国,在法国文化中长大。在长大时我对自己说,有另外一个地方代表着我的真正祖国,总有一天我要到那里去,然后知道它是怎么一回事。”

勒克莱齐奥被认为是无法定位的作家,可能是因为法国从来不是他唯一的创作源泉。他的小说反映了世界性的想象。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无法定位并不使我不安。我以为小说的一个主要品质是无法定位,也就是说具有多种形态,而这来自某种思想的混合、融合,是我们这个多极世界的反映。西方文化已经变得过于铁板一块,过于突出其城市性、技术性,妨碍了其他表现形式,如地方性、情感性的发展。人类的整个不可知的部分被理性所掩盖了。正是这种认识促使我转向其他文明。”

勒克莱齐奥的文明之旅

《诉讼笔录》:现代文明的诘难

书中讲述了亚当•波洛终日无所事事的流浪生活。亚当不关心社会,也不思索自己的过去,似乎与现代社会斩断了一切联系,最后主人公被视为精神病人而送入医院。小说带有浓郁的奇幻色彩,通过充满讽刺与逆反的对比式写法,显示了作者对人、对社会、对现代文明的诘难。这是勒克莱齐奥的第一部小书,他凭借这部小说获得了当年的勒诺陀奖。

《战争》:世界文明的末日

《战争》其实是一台显微镜。它把这世界细腻润滑的肌肤拿到了它的镜片下,细致地描摹,其程度比中国可见叶片脉胳的那种工笔画尤胜。作者把这个物质的世界推到我们面前来,灯光、声响、太阳、月亮、商店里的商品⋯⋯小到一只小小的卡车轮盘,他也全神贯注,一笔一画地描摹。不仅如此,还有物化了的人和他们的思想——每个人的内心都被由欲望而生的贪婪、饥渴、失望、仇恨、绝望挤得满满当当,他们对物质的欲求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所能负载的程度,于是战争爆发。

《沙漠的女儿》:文明重建

1980年出版后,该书荣获了当年首次颁发的保尔•莫朗文学奖。书中以非洲大沙漠人民悲壮的反殖民主义的斗争为背景,通过女主人公拉拉的际遇,深刻地揭示出现代西方世界的黑暗。作者把非洲大沙漠的荒凉、贫瘠与西方都市的黑暗、罪恶进行对比和联系,把那里的人民反抗殖民主义的斗争与拉拉反抗西方社会的种种黑暗的斗争交织在一起,不仅在布局谋篇上显出一定的匠心,而且开掘了作品的思想深度。

《少年心事》:文明的乐章

勒克莱齐奥的少年短篇小说集。如这本书里的一篇《天上的居民》,阳光、云朵、蜜蜂⋯⋯在一个小女孩异常开放灵敏的生命感知中,仿佛突然涌入的大量音符。情节在克莱齐奥的写作里缩减为最简单的伴奏。阅读这些纯净的短篇,可以把思想、叙事和梦合为一支音乐。

《乌拉尼亚》:文明的理想国

“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评选2006年度法语文学入选作品。讲述了一位法国地理学家在墨西哥勘探地貌时,意外发现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王国。这个地方的人都是来自全世界的流浪者,人人平等,没有贫富阶级,孩子们的天性没有被压抑,他们学习的是自由和真理。人以自然的天地为依托,顺天地而生,人与人的关系也是最自然,最本真的形式,一切都回到了人的灵性尚未被物质与文明玷污的混沌之初。作者通过对这个理想国的描述来讽刺当今社会的弊病。

《金鱼》:挖掘文明的人性

她,没有名字,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六七岁被偷走,辗转贩卖为奴,从北非到法国、从巴黎到波士顿、芝加哥、加州,再回到欧洲南部。潜逃、流浪、越界、偷渡⋯⋯直到最后回到最初被偷走的原点——沙漠。作者借女孩的浪迹天涯,呈现出法国作家一贯坚持的知识分子省思:当生命成为各式各样法规制度、国族认同的压迫对象,在所谓的文化中,什么属于真正的人性?

fay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夏榆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