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摘 > 正文

中美两国文化是全世界最相似的两种文化(全文)

2009-11-24 12:16:43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山奇和欧亚伦是分别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两位民间人物,他们都认为中国与美国文化是世界上最相近的两种文化,其最大的特点都是包容性强。

摘自《对话美国》

作者/欧亚伦 山奇 外文出版社

>>>点击阅读连载

作者简介:山奇:著名策划人/音乐人/制作人/导演。江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北京大学哲学系美学和文化创意产业硕士研究生,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和社会学学院美学和文化创意产业博士研究生(在读)

欧亚伦:1989年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政治经济学部1990年赴台湾,任长荣国际集团咨询开发部顾问,并在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频繁往来,开始接触与了解中国文化与社会。1998年赴日本,入早稻田大学亚太研究所攻读国际贸易,先后获国际金融学硕士和国际经济学博士学位。

儒家的代表人物孔子。

美国人大多不了解儒家思想和佛教思想

山奇:Alan,我叫你英文名Alan,还是叫你中文名欧亚伦?

欧亚伦:还是叫我欧亚伦吧。我目前在南开大学工作,在那里,他们都称呼我的中文名字。南开里面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懂英文,如果用英文的名字人们常常会搞错。

山奇:好吧,我们言归正传。在之前我已经跟你讲过我们进行这场谈话的目的。你知道,两年前我曾做过一本中日民间对话的书,那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是由两个普通身份的中国人和日本人,完全从民间的角度所进行的一场非常随意、非常自由的交流,结果得出了很多很有趣也很真实的看法。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想再做一本中美民间对话的书。我觉得,中美之间这种民间的交流与对话更为必要,因为媒体特别是美国的媒体灌输给我们的总是双方的分歧有多么大、对立有多么严重,但我们在实际中的感受却不是这样。

欧亚伦:我非常赞同你的看法。进行这样一场对话和交流非常有意义,因为中美之间的误解实在是太多了。作为一个美国人,我在中国已生活了八年多的时间了,四年在台湾,四年在大陆。我在这里的每一天都能感受到中国的巨大变化每一天都不同,每一天都会给你新鲜的认识,这是我对中国最强烈的印象。而美国国内的人却看不到这一点。每次回国,我都会接触很多没有来过中国的美国人,与他们谈起中国,有一点可以说是让我非常吃惊的,那就是他们头脑里关于中国的一切认识、一切概念几乎完全是的,是完全错误的,与我所知道和了解的中国完全不同。从这里你就可以看出这中间的误解有多深。

山奇:作为当今世界两个举足轻重的大国,中美之间的这种误解与隔阂,伤害的不仅是中美两国,同时对整个世界都是不利的。

欧亚伦:是的。在很多美国人的头脑里,认为中国是反对美国、仇视美国的,而我在中国的这些年里所遇到的实际情况是,我所接触的老百姓对美国都是善意的、友好的,根本没有抵触和对立的那样一种东西,对这一点我有很多切身的体会。

山奇:可能美国的一些人过于看重了中美意识形态不同这一层面,而忽略了对中国文化的认知。中华民族是一个很好客的民族,而中国文化也是一种在不断的融合中包容进步的文化,包括新教传入中国。所以这个国家才能在几千年的辉煌与暗淡中从容前行。像你刚才说的,我在与周遭的人的交际中也丝毫感受不到普通的中国民众对美国的对立与仇视,相反,说起美国,中国人大都没有忘记抗战期间美国对中国的帮助,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驼峰航线,尽管时间已过去了很久。在中国包容的文化思想里,就融合了感恩以怀、知恩图报的内容,它并不兼容对外来文化的仇恨与仇视。

欧亚伦:我也听很多中国人对我说起过飞虎队与驼峰航线的事。

山奇:中国像你说的这种地方太多了。你知道吗,在中国古代的哲学和文化思想里,是非常讲究儒、释、道三教合一的。也就是说,中国文化其实是一种将儒家文化、佛教文化、道教文化三种文化合而为一、包容在一起的文化体系,在这个文化体系中,其核心与本质就是包容。所以,中国人讲究和,讲究融和、和解、和睦、和平、和谐等等。我不知道儒家思想或者佛教文化对美国有没有影响?

欧亚伦:美国人大多不了解儒家思想和佛教思想。在美国,人们基本上是基督教、天主教的信徒。基督教又分成两个非常不一样的派别,一个可以说是比较严格、非常保守的基督教,比如说他们要求女人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女人一旦堕胎马上会被看成是杀人,他们得到了共和党的支持;基督教还有一个派别是非常开放,也是非常包容的,他们得到了民主党的支持。美国的天主教没有分派。他们是比较开放的,只是在某些小事情上保守。比如,天主教认为人类不应该控制生孩子的事情,那是它保守的部分。天主教的教徒不能吃避孕药,堕胎更被认为是犯罪。

山奇:禁止避孕?

欧亚伦:对,所有的避孕。他们天主教说,如果你不想生孩子那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不要跟你的太太一起睡觉。

为了加强安全,日本川崎市的居民用这样的不锈钢门防盗防贼。

日本人从骨子里是排外的

山奇:不能结婚?

欧亚伦:不是,可以结婚,但是你不能跟你的太太做爱。可是在其他方面,天主教都很开放,像他们认为你跳舞、唱歌、喝酒、抽烟都OK。基督教则不行,基督教徒不能喝酒,不能跳舞,也不能抽烟。

山奇:戒律很多,控制很多。

欧亚伦:是的,控制很多,特别是保守的基督教。所以你可以说,在美国,除了法院以外,天主教是最开放的。他们可以随时喝酒,可以抽烟,可以跳舞,可以听音乐。基督教说摇滚音乐都是魔鬼做的,你不能听也不能支持。天主教则说所有的音乐都是上帝的赐予。

山奇:这一点我觉得还是佛教更为包容。佛教不排斥任何宗教。

欧亚伦:儒家思想也不排斥任何人。

山奇:在儒家思想里,你可以接受我的思想,也可以同时接受别人的思想。所以它还是比较中庸,比较包容的。

欧亚伦:可是中国还没有开始利用这个包容的文化。这个包容的文化在做生意是最厉害的一个管理方式,但现在中国还没有很好地利用包容的文化,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其实,我们只要稍加分析就会发现,世界上很多公司之所以衰败乃至破产倒闭,就是因为它们没有包容性的行为。比如说日本很多很有名的公司,如果想要更好地发展,它们必须接受很多来自外国的人才,外国的管理人才。可是大部分的日本公司不能接受任何外国人来领导它们。

山奇:从骨子里还是排外的。

欧亚伦:对,所以在管理方面,日本的文化就已经碰到一个非常大的发展问题。中国大陆的企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包容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还没有开始进行系统的利用。在这方面,台湾的一些企业就利用得很好,它们非常善于把全世界的优秀人才都引进到台湾,比方在电脑芯片制造方面,他们把好多杰出的华人华侨引进到台湾,所以才台湾发展起来世界第二大半导体公司,台湾生产的电脑芯片才能占领全球市场的大半个江山。

他们只用了八年时间,就从几乎不能制造半导体发展到领导全世界的半导体产业,发展速度非常快。这中间,有一个最重要的人物就是前德州仪器公司的副总裁张忠谋,他是一个华侨,他在1985年受台湾方面邀请,辞去了在美国的高薪职位返回台湾,并创建了台积电(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张忠谋被美国媒体评为半导体业五十年历史上最有贡献的人士之一,而台湾人则称他为半导体教父。张忠谋最厉害的一点就是他回到台湾后,把全世界在半导体方面最杰出的华人华侨也都请回了台湾,对他们说:你们都回来,我们给你比美国、德国、日本更好的发展机会。结果,几乎美国所有的重要的半导体华人科学家都追随张忠谋离开了美国,台湾的电脑芯片业由此活力大增,台积电不仅成为台湾最有名的电脑芯片公司,而且到1998年时就已在世界排名第五,现在更是世界排名第二,只有英特尔比它大。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出,没有留住张忠谋是德州仪器公司的最大失误,其实,当时台湾邀请张忠谋回去时,德州仪器公司完全可以开出更优惠的条件留住他,让他继续发挥他的才能。

山奇:这就是你说的包容文化问题。在对待张忠谋的去留上,德州仪器公司不包容,它没有说我们不让你走,要想办法留住你。

欧亚伦:是的。如果张忠谋是美国人,德州仪器公司一定会想办法留住他,但就因为他是华侨,他们丝毫没准备对他加以挽留。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好几百个很优秀的华人半导体科学家跟随张忠谋离开了美国,结果从1990年到现在,德州仪器公司的半导体方面是一直退步的,而台积电却后来居上。

山奇:最近另一家美国公司IBM不是被中国企业收购了吗?

欧亚伦:只是IBM的PC部门被中国的联想集团买下来了,那个部门只有IBM的四分之一。IBM只是把它最不赚钱的部门卖给了联想。这也有一个很长的故事在后边。本来美国政府是不允许外国人购买它的技术公司的,可是IBM需要这个钱,而且它的PC部门已经连续十年没有赚钱,一直都在亏损。

山奇:这个收购,在IBM看来是甩了一个包袱。

欧亚伦:当时很多美国专家都说联想没有办法管理IBM的PC部门,联想花那么多钱其实只是买了一个品牌而已。可是他们不懂一个事情,那就是联想不是只买了一个品牌,同时也买进了很多人才,而且那个品牌是很有价值、很有信用的,所以它也是买了一个服务中心,一个在全世界的PC服务系统里最复杂、评价也最高的服务中心。最后美国政府之所以同意这一收购案,就是因为很多专家都去说服美国政府,说联想不可能管理好这个部门,最后肯定亏本,可是这对IBM好,你可以放心,最后肯定是联想上当了。

我曾告诉好多人,你们都错了,联想我已经研究过,它的总裁很厉害,有非常多新的想法,他知道怎么利用那个平台,也知道怎么利用人才和服务中心的信息系统。结果果然如此,联想管理得非常好,第一年就已经赚钱了。一般一个公司买了一个公司的部门,第一年、第二年都不会赚钱。这说明联想的管理很有效,非常厉害。

乾隆皇帝半身朝服像。清朝的皇室为满族,但在统治汉人之后,逐渐被汉族同化。无论是乾隆皇帝,还是康熙帝,都精通汉族文化。

中国人一直在包容中同化对方

联想为什么可以管理好这样一个品牌?就是因为它们企业的文化,也就是中国文化,联想已经意识到中国文化里度量大与包容性强等这些文化特质,意识到包容性的管理方式是非常适合高级人才的,任何人都可以接受,不管他们宗教和肤色有什么不同,只要能干,有智慧,大家就可以一起分享科技发展的成果、一起合作,我们其实就应该接受任何人、任何宗教、任何人种、任何文化。

在中国,你们都认为包容是很简单也很平常的,而没有考虑到其实这个是非常厉害的,非常有用的。为什么?因为你们在从小在中国长大,一直生活在这个环境里,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可是你们不知道海外很多公司,这是它们最大的一个问题怎么好好地使用人才,而不让任何宗教和人种的问题妨碍到公司内部成员的合作。在美国,这类的问题很多,有好多白人,如果由一个黑人领导他们,他们就根本不能专心他们的工作,就会一直觉得不舒服,老在那里想:弄一个黑人来当我们的上司,我们不要跟他合作。公司之所以任命那个黑人,就是因为他的能力很高,但问题是底下的人不接受这个任命,结果最后事情干不好,公司也赚不了钱。这个是非常大的问题。

山奇:这是不是属于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区别?

欧亚伦:这个不属于东方人,这个是中国人的特色,因为日本的文化与中国的恰好相反。我在日本十年,在台湾和中国大陆加起来也有近十年了,所以对中日文化的差别非常清楚。我可以告诉你,日本的文化里包容性很差,日本的政府和领导层是非常排外的,他们认为任何大的公司,它们所有的领导、所有的高级管理人员一定要是日本人,包括国际贸易或者国际经营的事情也一定要用日本人。可问题是,要想得到最好、最合适的人才,其实你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你要接受所有的人种和所有的宗教,把全世界的人才放在同一个平台上按照一个标准进行考量,你才能得到最优秀的人才。如果一定要是日本人,一定要是男人,还一定要是多少多少岁,你的选择是不是就很少了?

山奇: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选择标准不能狭隘。

欧亚伦:对。如果你的要求中看重的是肤色、宗教的种类、在哪里长大,把这个看得比一个人的能力重要,那么这个团队、这个公司就不可能有未来。

山奇:中国人一直就是在包容中同化对方,不管什么人到了中国,最后都会变得很中国化。

欧亚伦:对。

山奇:我以前说过,就像我们评价老外,老外到了上海和到了北京最后也是不一样的。老外到了上海越来越像上海人,到了北京越来越像北京人。所以中国是一个能够让对方变成自己人的,这就是中国人一大特点。

欧亚伦:对,这个同化可以说是中国的一种文化、一种思想。你知道吗?你可以说汉族是一个人种。

山奇:汉族是一个民族,不过从中国特定文化背景而言,这种说法可以是一个观点。

欧亚伦:中国还是以汉族为多。

山奇:清朝统治中国的时候,当权的是满族,那是一个少数民族,在得到全国政权以后,为了统治,从皇帝到整个族人都开始学习汉语和汉文化,最后把自身的生活也都就变成和汉民族一样了。

我认为中国最不保守

欧亚伦:历史上有很多国家的情况,跟中国清朝一样,可是由于不能接受新的文化,最后也不能统一。

山奇:保守。

欧亚伦:我觉得不是保守。有时候我觉得人需要保守,需要事事小心。保守有太多意思,你知道吗,一般来说,保守的管理在经济学里的意思就是你安排所有的管理非常好的意思。可是我觉得中国文化比较厉害。

山奇:中国对保守这个词的定义大多是指传统僵化、固步自封、不愿意接受新生事物,似乎汉语对保守的定义更多是消极的。

欧亚伦:如果这是保守的定义的话,那么中国人最不保守。我曾在日本十年,所以一直会提到日本,有时候提到日本不是因为我要批评日本,而是把日本当作一个很大的文化体系用来进行比较。

山奇:也许这样说起来,对比感比较强烈,效果明显。

欧亚伦:我觉得中国文化最具有对应性的、最相反的是日本文化。日本不是大陆,而是一个小岛国,有着岛国自我封闭的自然属性,日本在历史上好像跟其他的人种与宗教少有接触,这也迫使自己的文化带上了某种封闭性的色彩。在我看来,在世界上最类似的两个文化是美国文化和中国文化。

山奇:历史上的日本除了中国、朝鲜和近代的美国,确实很少有其他的国家接触史。中国与美国的国家文化也确实相近,最大的特点都是包容性强。美国文化的包容性是由它一个移民国家的特质造成的。

欧亚伦:对。而且美国是把所有的人种全部融合在了一起,美国人口的12%是黑人,14%是拉丁人,18%的人口是法国人,还有华人。

山奇:华人有200万。

欧亚伦:这是我们美国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很多种族的移民共处一地。这个跟中国的情况差不多一样,中国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

山奇:很相似,都是多民族,这是一个相同点。中国人和美国人还有什么别的相同点?

欧亚伦:个性方面。中国人尊重每一个人发展自己的个性,美国人也非常尊重每一个人的个性。很多国家,不止日本,还有德国、法国很多国家,在这方面恰好相反,他们不尊重发展自己的个性,更注重共性,如果你去发展自己独特的地方,他们会认为你有什么毛病。中国和美国就非常欢迎有个性的人,鼓励你发展自己的个性,有你自己独立的思想。

山奇:但是中国有一段时间是不支持个性的。

欧亚伦:我说的是长期的文化,你不能光看最近的几十年。

山奇:就是用历史的眼光看发展,用系统的眼光看世界。

欧亚伦:是的。

Echo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