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严歌苓:单纯生活是我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准则(四)

2009-11-17 23:56:56 来源: 网易读书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我就是一门心思地过自己的生活,读书、写作,生活比较单纯,没有什么杂念,欲望也不大。这是我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准则,所以我想好好写一些中国文字出来,中国文字是一种非常美的文字,至今为止还不被世界上讲其它语言的人欣赏,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赴宴者》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元 >>>点击阅读连载

网易读书: 这本书的名字叫“宴会虫”,让我想起了您特别喜欢的一个作家卡夫卡,他的《变形记》里也讲到了一只突然变异的虫子,两者之间有关联吗?

严歌苓:其实这跟大陆的叫法有关联,比如“网虫”……什么东西待久了总会生虫的,当然,从故事的荒诞程度来说我觉得是非常荒诞的,一个下岗工人怎么被人家当成一个记者,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干脆她就将计就计地吃,他特想安安生生地吃,但又被人当成记者让他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唤起了他的良知,因为他要面对很多作为一个普通人听不到、看不到的民间痛苦,所以非常荒诞。

网易读书: 从荒诞的角度说还是和卡夫卡笔下的虫子有一些相似。

严歌苓:对,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网易读书: 我知道严老师之前的很多小说都是以女性为主角的,这本小说是男性视角,虽然里面有两个人物是女性,但也是作为配角描写的,在以男性人物为主角写书时有没有不顺畅的地方?

严歌苓:没有啊,如果纵览我所有的作品,会发现还是有不少男性视角的,比如《拉斯维加斯的谜语》,我写了一个老教授变成了一个赌徒;还有我写了一个老外公的,叫《老人与鱼》(音),都是以男性为主角,而且这两个小说也都得了中国的小说奖。并不是我写男性会有困难,从来不会有,写男性、写女性对我来说一样,只是对我来讲我更喜欢写女性,就像在过去的历次采访里所说的,因为女性相对于男性来讲,在社会里较为边缘,较为边缘的人物身上一定有变数,身上变数比较大,这样就容易产生戏剧性,这是我为什么喜欢写女性(的原因),而且女性是以情感为中心的,她的一生往往是以情感为主,小说嘛,文学,都是情感越丰富的人越好作为主人公。《安娜卡列琳娜》,这么厚一本书写的就是女性的情史,这就是我为什么以女性作为主人公(的原因),这本书不可能以女性作为主人公,必须要以男性作为主人公,我不会因此而抛弃一个好题材。我下一部长篇小说还是以男性为主角,如果故事正好是一个男人,那我还是会以男性为主角。

网易读书: 还是以题材为您的写作目的,看什么题材适合用什么样的主角。

严歌苓:对,我写故事都有原始故事,写的小说都来自真实故事,然后用我的想象力把它发展成一个文学故事,他本身就是一个男的,那我肯定写他是一个男的,不会把他的性别改掉的,这样这个故事就不成立了。

第一页 国内在饮食方面很腐败

第二页 荒诞的东西一定不能过于悲惨

第三页 我的英文是“20岁英文”

第五页 我是一个写作很快乐的人

第六页 创作力旺盛来源于没有杂念

第七页 中国作家在国外作品翻译很不足

第八页 美国是一个钱决定一切的地方

第九页 写作前我要考虑它的永恒价值

第十页 像普鲁斯特一样写小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第十一页 台湾是使我成为一个小说家最重要的地方

第十二页 中国作家写的不亚于西方

刘琪鹏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专稿 作者:kiki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精通这项技能,秒变公司升职最快的人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