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严歌苓:单纯生活是我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准则(十一)

2009-11-17 23:56:56 来源: 网易读书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我就是一门心思地过自己的生活,读书、写作,生活比较单纯,没有什么杂念,欲望也不大。这是我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准则,所以我想好好写一些中国文字出来,中国文字是一种非常美的文字,至今为止还不被世界上讲其它语言的人欣赏,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赴宴者》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元 >>>点击阅读连载

网易读书: 您在台湾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记得您说“台湾是使我成为一个小说家最重要的地方。”这段话挺奇怪的,台湾对您的意义在哪里?

严歌苓:我在台湾没住很长时间,就住了三年,当时我在海外求学,当时台湾有几个文学大奖,总是请在台湾学术界最有权威的人来评,作为一个中国作家、大陆作家,我把大陆的经验带到海外,又放到一个西方的生活环境里写,这种经验是比较少的,这种经验也往往是别人不可认同的,台湾的这些学者肯定了我作为一个小说家的经验,用母语来写新的生活经验,对于这样一种作家他们非常认同,而且给了我很高的奖励,使我成为一个职业作家,作为作家的艰辛和纯净,从此以后我不再想象教书、毕业了怎么谋生,然后孤注一掷地去写小说……但台湾这个地方,这些有的已经去世了的文学家和组织者给了我最好的鼓励。

网易读书: 我记得您在台湾做过一次演讲“Living  to  tell  the  story”(为讲故事而活),这也和您的背景有关,其实杨照在香港也谈到这个话题,现在大家对于故事的兴趣已经不如以前那个时代了,您觉得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严歌苓:我不知道,我觉得一个比较好的故事还是比较重要的。

网易读书: 对于小说来说?

严歌苓:比较重要,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当然是小说的意境、意向、语言,但故事也很重要,故事是骨架,没有好的骨架,小说是站不起来的。

“Living  to  tell  the  story”不是我的语言,而是我借了马尔克斯的这句话,他的自传就用了这个做书名,我借用了他的这句话。

第一页 国内在饮食方面很腐败

第二页 荒诞的东西一定不能过于悲惨

第三页 我的英文是“20岁英文”

第四页 写女性角色更容易产生戏剧性

第五页 我是一个写作很快乐的人

第六页 创作力旺盛来源于没有杂念

第七页 中国作家在国外作品翻译很不足

第八页 美国是一个钱决定一切的地方

第九页 写作前我要考虑它的永恒价值

第十页 像普鲁斯特一样写小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第十二页 中国作家写的不亚于西方

刘琪鹏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专稿 作者:kiki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精通这项技能,秒变公司升职最快的人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