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正文

前诺奖得主帕慕克最柔情小说英文版出版

2009-11-03 09:57:41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07年诺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帕慕克最新小说《纯真博物馆》英文版10月底出版,使他这部以母语写作的作品获得了更广泛的关注,又成了国际图书界热点话题。小说情节与《洛丽塔》有相似之处。帕慕克称,这是他写作生涯中最具柔情蜜意的作品,倾注了他一辈子的情感。

《纯真博物馆》英文版精装本封面

网易读书专稿(编译/窦笑智)奥尔罕·帕慕克(Orhan  Pamuk)十分青睐短小精悍的写作方式。他认为,这样可以使他的读者们轻松地读完小说的全部内容,然后再回过头细细琢磨文章的细节。他的小说《纯真博物馆》(The Museum of Innocence)英文版已于10月底走入市场,使他这部母语写作的作品获得了更广泛的关注,又成了国际图书界热点话题。

帕慕克最柔情蜜意的作品

对于该小说,帕慕克称,这是他写作生涯中最具柔情蜜意的作品,倾注了他一辈子的情感。小说共有八十三个章节,故事开始于1975年的伊斯坦布尔,大纺织厂老板巴斯马奇家30岁的少爷凯末尔(Kemal)爱上了自己的穷亲戚、18岁的清纯美少女扶桑(Fusun)。孰料爱情来而复去,凯末尔欲再回头,一切已经迟了,此时的扶桑已经去了天国。凯末尔深爱着扶桑,也爱着扶桑曾爱过的一切,甚至她所触碰过的每一件东西。于是,他将心上人摸过的所有物品收集起来,整理成爱情博物馆,加以珍藏,纪念永远失去的爱。然而,这个故事虽然着墨于爱情,却绝不止于爱情,几乎描写到了伊斯坦布尔某段往昔的一切,尤其是当地所谓“高级社会”街区的日常生活,那里人们每天的所思所想,他们的孤独和友情,工作和家庭,他们读的报纸,看的电视、家具、性以及贞操观念的变迁。这些情节一定勾起了那些曾经读过奥尔罕·帕慕克作品的老读者们的回忆。那宽阔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清真寺和街道,尼尚坦石(Nisantasi)的点点滴滴,霎时间涌入脑海,映现出一本书的名字:《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Istanbul: Memories and the City)。他要写他的伊斯坦布尔,而把他曾经学习的地方美国扔在一边,他也不写浪漫的法国上层社会,他只要他心灵的文字。

翻开他的书籍,眼前的城市跃然纸上:褪了色的木头房子仍然留存着浪漫的气息,坚实的地板上,远远的,似有脚步声传过,明信片上印着的金角港湾也在一抹阳光下显得格外灿烂。凯末尔提醒我们,这些文字都来自于记忆深处。那对情侣相识相知,又因母亲分开,他平生于1975年的春天第一次决定秘密去见扶桑,然而一切都太戏剧化了,扶桑竟是自己的远房亲戚,他仍然不顾一切的追求着,那倾注了一生一世的所爱。这样的文字,洋洋洒洒的全篇皆是,帕慕克说,那是来源于主人公的记忆。

主人公经历似洛丽塔

这本书里夹带着东方和西方文化的交错,是自由的白描图。帕慕克说,我不想过分描述街道的样子,我想说的只有最简单的真实。在现实生活中,帕慕克有一段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悲惨生活,在小说中扶桑也经历种种的不幸。帕慕克不止一次的在饭桌上开玩笑,这实在太像纳博科夫笔下的洛丽塔了。

凯末尔(Kemal)嘲讽着他的社交圈子,在纯洁的爱情和性之间作选择。他30岁,而他的情人只有18岁,有谁会真正遵守婚前没有性行为?凯末尔禁不住反问?他在她面前脱光衣服,我要是个女孩怎么样?我要再年轻12岁会怎么样?那会和你的身体一样迷人。读者们阅读着这些内容,书中那些充满着激情和跳跃的文字,使每个人心里都有了不安分的骚动。而这位小说的主人公凯末尔却继续着他的疯狂,在扶桑离去后,他收藏着她的一切,他说,众所周知,博物馆里的东西都是文明的结晶或者知识的财富,然而如果有一个人拼了命的为一个博物馆奔忙,这个博物馆里收藏着他所有的第一次,这个人甚至自己都不能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这种日子要持续多久?

有趣的是,整本书中的许多故事都发生在封面那辆1956款的雪佛兰轿车里。书中还以较长篇幅纵览了叶西尔卡姆,相当于土耳其的好莱坞的发展史,相关的影院咖啡馆和酒吧,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男女明星,以及贝尤鲁区的一家家戏园子,一件都不落。

书中的主人公凯末尔是个恋物癖,书的作者奥尔罕·帕慕克也是个恋物癖,但是与其说他们是恋物癖,不如说他们是恋旧癖,具体到这两人身上,更透着某种程度上的自恋。伊斯坦布尔这座城市,总是夹带着许多复杂的象征。东方与西方的结合,传统与现代碰撞,世俗与宗教的纠缠,这种种的一切都在这个地方彼此交织,彼此缠斗。《纯真博物馆》自然也在这个主题里来回踱着步子。

获诺奖可能带来进一步的负担

现在我们不得不来说说该书的作者。事实上,奥尔罕·帕慕克全名为费利特·奥尔罕·帕慕克(Ferit Orhan Pamuk)。他被公认为是当代欧洲最核心的三位文学家之一,当代欧洲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也是享誉国际的土耳其文坛巨擘。1952年6月7日,奥尔罕·帕慕克出生于伊斯坦布尔一个家境相对优越的家庭。父亲是建筑商,但高中时父母离异,他随母亲一起生活。因母亲没有工作,所以这段时间他们生活的比较困难。奥尔罕·帕慕克从小在伊斯坦布尔一家美国人开办的私立学校接受英语教育。上高中后,他开始写作,这遭到了整个家庭的反对,但他仍然不顾一切地走上了创作道路。后来他曾在伊斯坦布尔科技大学主修建筑。然而23岁时,他放弃了建筑学,转而投身文坛,开始了他的纸上建筑生涯。1974年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1979年,他写成了第一部作品《塞夫得特州长和他的儿子们》,1982年出版,并获得《土耳其日报》小说首奖和奥尔罕·凯马尔小说奖。

1985年,他出版了第一本历史小说《白色城堡》。这使他享誉全球,《纽约时报》书评称:“一位新星正在东方诞生——土耳其作家奥尔罕· 帕慕克。”1997年,他的《新人生》成为了土耳其历史上销售速度最快的书籍。2002年出版的《雪》以思想深度而著称,是奥尔罕·帕慕克最钟爱的作品,在书中,他尝试着用一种新的写作手段描述与政治有关的故事。2003年,他出版了关于细密画的小说《我的名字叫红》。这部小说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奠定了他在世界文坛上的文学地位,获得世界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都柏林文学奖,同时还赢得了法国文艺奖和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

最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10月12日,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将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瑞典文学院在颁奖公告中说,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他在追求故乡忧郁的灵魂时发现了文明之间的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帕慕克并因此获得了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37万美元)的奖金。

获知得奖后,帕慕克既震惊又担心。虽然他也说,“这是一个极大的荣誉,极大的愉快,我为此很高兴。”“当我得知获奖的时候,我还在哥伦比亚大学,当时我还在睡觉,我用我新买的手机接到了获奖的消息,然后我打电话给我的出版商说,保证不会影响我的生活。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我的生活还是被改变了,但没有改变的是我依然还在写作,依然对文学作出贡献。和所有作家一样,我也希望能在60至65岁的时候获奖。在没有获奖之前,每年到了那个时候,总有许多记者从我出版商那里得到我的电话,然后问我能不能得奖,什么时候能获奖……谢天谢地,获得诺贝尔奖之后,总算没有人再问我什么时候获奖的问题了。不过,我获得此奖,在土耳其国内可能会出现敌对的反应”他说道,“不幸的是我作为第一个土耳其人获得这项大奖,使事情变得特别了,也带有政治性了。这可能带来进一步的负担。”

《纯真博物馆》两天卖掉10万册

然而事实也正如帕慕克所料,他的获奖消息在土耳其国一经传出,立刻引起了两种不同的反应。支持他的人认为,这一事件增强了土耳其文化的地位,也是对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支持。但是反对他的人却认为,帕慕克是个机会主义者,如果他不是承认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他不会得到这份奖项的,他的行动有损土耳其声誉。海外媒体报道中甚至提及:土耳其民族主义者打算起诉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抗议诺贝尔文学奖颁给帕慕克。

这种呼声响起之后,帕慕克似乎并没有惊慌失措,在接受瑞典记者的提问时,他说:“现在是进行庆祝的时间,要享受这一美好时光,不是我发表政治评论的时候。”然而与此同时,他也强调指出,这次颁奖“首先是对土耳其语言、土耳其文化、土耳其国家的奖励,也是对我的劳动的承认,这也是我对写小说这一伟大事业一个谦卑的贡献。”在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典礼上,帕慕克发表受奖演说《爸爸的手提箱》,回顾自己的文学成长之路。在获奖演讲辞中如是说:小说是一个人把自己关闭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创造出的东西,是一个人退却到一个角落里表达自己的思想——而这就是文学的意义。文学是人类为追求了解自身而收藏的最有价值的宝库。我们需要耐心、渴望和希望,创造一个只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的深刻世界。真正文学的起点,就从作家把自己与自己的书籍一起关闭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始。

2007年1月7日,奥尔罕·帕慕克受邀主编伊斯坦布尔的自由派日报《Radikal》一天,化观点为文章,表达对本国知识分子命运的关切。同年5月16日,奥尔罕·帕慕克作为该届评委会成员出席嘎纳电影节,并且走上红地毯。

2006年的诺贝尔奖之后,帕慕克并没有停歇匆匆的脚步,他曾说过诺贝尔文学奖“不是退休金”,他还能一本又一本地写出好书;或者,他不是因为公开评论亚美尼亚大屠杀这样的政治原因,才获得瑞典学院的青睐;再或者,他不是只会写历史、细密画师谋杀案和流亡者的忧思,他还能写爱情!这一切他都做到了,而且做的很漂亮,当《纯真博物馆》在土耳其上市时,才两天,这本着墨爱情的长篇小说已经卖掉了10万册。

对于《纯真博物馆》似乎要说的也不多了,唯独小说结尾有个电影似的结局,显得轻快,简单。帕慕克用小说主人公的名字说完了所有他想说的话。在最后,帕慕克对于日期的设计是:2001-2, 2003-8,这也许是想说,2003年时要出版“伊斯坦布尔”,一本对于城市的历史题材小说。他要告诉他的母亲,这个曾被丈夫抛弃的女人,作为她的儿子,也许他并不聪慧,但是他坚持着画画,阅读,选择,最后成了一名作家。有一个女孩,他也曾爱恋过,追求过,那段美好的情节,梦幻般的想象,也在这本书里安了家。

Echo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作者:窦笑智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