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化新闻 > 正文

陈桂棣:小岗人没有落后,是当地政府落后了

2009-11-02 01:13:14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0月28日上午,著名报告文学作家陈桂棣与春桃夫妇携新书《小岗村的故事》做客网易阅读客厅。在谈到小岗村的落后现状时,他们表示,相对于沿海地区,小岗村落后了,但以严宏昌为代表的小岗人没有落后,是当地政府远远落后于沿海地区了。
 
视频说明:《小岗村的故事》作者陈桂棣与春桃做客网易阅读客厅
《小岗村的故事》作者陈桂棣与春桃做客网易阅读客厅
《小岗村的故事》作者陈桂棣与春桃做客网易阅读客厅

 

《小岗村的故事》 陈桂棣与春桃著 定价:32.0元 华文出版社 >>>点击阅读连载

导读:

1.著作为何部分失实?采访困难,曾被当地政府赶走

2.“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60次申请入党未果

3.当地政府以“维稳”为由阻止小岗村办工厂

4.小岗人没有落后,是当地政府落后了

5.“境外的钱我们一分不会用”

6.细节描写是春桃,宏大叙事是陈桂棣

网易读书11月2日独家报道 2009年10月28日上午,著名报告文学作家陈桂棣与春桃夫妇携新书《小岗村的故事》做客网易阅读客厅,他们就新书写作过程中的艰辛以及小岗村30年改革历程展开了声情并茂的讲述。陈桂棣与春桃夫妇也是著名报告文学作品《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是国家一级作家,曾获首届鲁迅报告文学奖,春桃创作涉足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电视剧等领域,其作品曾获“当代”文学奖。

在回忆新书写作过程时,陈桂棣夫妇称在小岗村的采访是非常困难非常险恶的,在历时15天的采访中还曾被当地政府赶走。陈桂棣还说,这样艰难的采访在客观上导致了部分内容失实,譬如严俊昌的四儿子严德友,给写成三儿子,这是不应该的。

在谈到“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时,陈桂棣夫妇不禁深表惋惜,这位锐意改革的农民英雄,30年如一日地为小岗村致富而发愁,但是怎么努力都不行,怎么干都干不成。辛辛苦苦引来十几个工厂,可引一个来,要不就是农民非常守旧不愿意办,要不就被镇政府、县政府搞走了,他干了20年工厂一个没有干成,到最后,他仍不死心就以私人名义办了一个,可不到半年就被人家炸掉了。更令人扼腕的是,这位中国农村改革第一人至今不能如愿入党,20多年多60多次入党申请仍然未果。

在谈到小岗村的落后现状时,陈桂棣夫妇以华西村做对比。他们非常敬佩吴仁宝能把华西村搞的这么好,认为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农民企业家,但他们同时要十倍、百倍的去赞扬吴仁宝所在的镇和县,以及苏南地区发展企业的大好环境。沿海地区正因为提供了这种环境,这种环境来自于一种新的思想,就是改革的第二步所需要的这种新的经济思想。而小岗村落后就是这一点,但是小岗村的人并没有落后,以严宏昌为代表的,他们并没有落后于沿海地区。但是当地政府远远落后于沿海地区的领导,所以小岗村的落后是必然的。

在谈到写作历程时,陈桂棣夫妇表示他们在写作中所有的花销都是自费,没有接受任何外部组织的资助,更没有收境外组织的一分钱,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创作带有任何商品意识。在谈到创作计划时,陈桂棣还透露他们正准备写一部关于农民工题材的纪实文学作品,但从事纪实文学很艰难,他们表示如果到时坚持不下去,不排除会去写小说和杂文。

文字实录:

1.著作为何部分失实?采访困难,曾被当地政府赶走

网易读书:在改革30年中,涌现出了许多“模范村庄”,除了小岗村,还有华西村、大寨村、大邱庄这些典型,为什么你们选择小岗村为写作对象?

陈桂棣:第一个原因是咱们都是安徽作家,当然关心安徽范围的一些典型。还有小岗村毕竟是“全国改革第一村”,这不是我们封的,也不是安徽封的,是公认的。因为他们是最早冒死去搞“大包干”,所以创造了“包干到户”家庭联产经营的形式。

网易读书:能否回应一下有关《小岗村的故事》这本书失实的争议?

陈桂棣:我们书上写到的严俊昌,他提出了33条,我们回来以后才看到。我跟春桃分析了一下,他有几条分析的还是有道理的,就是我们写的是有失误的地方。比如他的四儿子严德友,我们给他写成三儿子,这是不应该的。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呢?就涉及到我们在采访当中是非常困难非常险恶的,没有办法深入下去调查,这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但是这个错误怎么来的?因为我们在调查当中调查了15天,就被当地的地方政府给赶走的。采访到了第15天,政党委的一个书记兼小岗村的书记,他讲小岗村不是可以随便采访的,我在县委宣传部等着你,我们来“沟通”一下。

于是我就想了,正是因为他们长期用“沟通”这个词,让大家看不到一个真实的小岗村。我们作为一个作家,应该如实的告诉大家我们听到和看到的。到了第15天,我们感到环境非常险恶,如果我们不离开的话,我们的所有材料可能非常危险,于是我们连夜打的离开了。

2.“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为何被免职?

网易读书:“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的哥哥严俊昌,在小岗村的改革当中扮演什么角色?真如媒体所言,严俊昌是一个“守旧派”,而严宏昌代表的是一种锐意改革的形象,是这样吗?

陈桂棣:我可以负责任的讲,严宏昌也好,严俊昌也好,包括他们两个在内的18户,当时都是很了不起的。我觉得他们都是我们时代的英雄。

然而,情况后来发生了一些变化,当时的中央文件还提出不准“包干到户”,不准“分田单干”。 正是因为当地政府怕发生意外,就把严宏昌给免了,这个时候当家人就变成严俊昌,在这个时候他们依然很团结,像亲兄弟一样的,因为他要维护他们当时“包干到户”的成果。

但是谁知温饱解决以后就发生变化了。严俊昌也是非常可敬而且可爱的农民,我们书上并没有贬低他,我们只是如实的写了他的确代表了小岗人很多人,甚至代表了绝大多数中西部地区的农民,这是传统的一些东西,责任不在他们。而当地政府加大了这样的一种冲突,我认为当地政府的责任更大。

3.“大包干”带头人严宏昌60次申请入党未果

网易读书:在《小岗村的故事》这本书中我们发现了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情,严宏昌作为“大包干”的带头人,他在20多年来写了60多封入党申请书,可是到现在还没有被吸纳为党员,这是怎么回事儿?

陈桂棣:这是我和春桃感到最痛心的事情,虽然我们不是党员。作为中国改革的第一人,严宏昌应该可以写进我们的党史,写进我们的共和国历史。因为我们中国的改革就是从小岗村开篇的。像这样一个人,他为什么不能够入党?我们不可思议,20多年来,他一共递交了60份申请书,还是入不了党。

我想这其中的答案只有一个,当地的党委怎么理解我们这个时代?一个改革年代,一个敢于改革的人为什么入不了党?这个答案应该请凤阳县的党委来回答,不是我们来回答。

吴春桃:肯定很多人会理解成是某个人的阻挠入不了党,实际上如果当地的政府跟党委是一把手,或者哪一个领导实心实意的落实严宏昌的入党问题,我觉得也应该解决了,就没有这样的人。

网易读书:我们在书中看,其实很多国家领导人曾经关心过严宏昌入党的问题,可是现在还没有入。

吴春桃:肯定是关心过以后,就以为是当地政府给解决了。

陈桂棣:是基层党组织解决入党问题的。在一个和平年代,人们没有必要通过上层来解决这个事情,是基层事情,我认为还是基层党委的问题。

4.严宏昌的心已伤痕累累

网易读书:通过你们和严宏昌的接触当中,严宏昌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态?会不会有一些很悲情的成分在里面?

陈桂棣:我们接触当中好象没有发现,这一点是我们最敬佩的地方。就像春桃讲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种打击不是一般的,办了很多工厂都被镇里抢去了。

吴春桃:在我的近期印象里,从来没有见严宏昌开怀大笑,甚至很少见他笑过;他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很平静,但我们常常会发现他心事沉沉,甚至有些抑郁,于是可以感觉到,这么多年来,他做梦都想把小岗村搞好,却总是空有一腔热血,做什么事都做不成,屡战屡败,但他却总是屡败屡战,可以说,他的心已是伤痕累累。

于是我们也才能理解,为什么三十年前他带头分田到户的时候,田已分到了兄弟组和父子组,他仍然认为这只是将“大锅饭”变成了“二锅饭”,最后坚持要分到每个小家庭;而现在,三十年过去了,他居然在小岗村组成了一个最大的家庭,连嫁出去的女儿一家都召了回来。其实,并不难理解,倍受挫折的严宏昌,这时最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来为他疗伤。他很坚强,这是可以肯定的,但同时他的内心深处也很脆弱。

sun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