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网易 > 读书频道 > 正文

唐德刚看张学良谈历史:他有多彩多姿的一生

2009-10-29 09:32:54 来源: 北京晚报(北京) 跟贴 0 手机读书

一些有名望有成就的人,尤其是军政两界的领袖们,都是个性倔强的人物,一辈子事业,不论是成功或失败,他都不会承认自己有大错的。项羽的名言“天亡我楚,非战之罪也”就是一个最标准的例子。

张学良看蒋介石:蒋公这个人很失败

蒋公这个人,我认为他失败了。

蒋先生这个人,我跟你讲,我不愿意批评他。蒋先生这个人很顽固,很守旧的,太守旧了!这么讲吧,我搁这么一句话批评他,假设能做皇帝,他就做皇帝了。他认为我说的事都是对的,我做的事情就应该是对的,他就剩个派头。

说实在的,蒋先生对我,我暗中想,他对我也相当看得起。觉得我有种?这话倒不敢说,他不能容忍人家挑战他的权威,我损害了他的尊严。

但是,我到了南京的时候,我也说这句话,我当时在西安,我也说过这个话,好像灯泡,我暂时把它关一下,我给它擦一擦,我再给它开开,让它更亮。实际上我这样做,他不是更亮了?

我到南京,他们问我,你为什么你要自己来送。我说那是个泥菩萨呀,我把那泥菩萨已经扳倒了,那我只好把这个泥菩萨扶起来。到南京,我一样是请罪,(再)一样我也是让他维护权威,既然这样答应了。

那蒋先生也真是说到做到,他没说假话:我不剿共,我不剿共,跟共产党合作。这是他亲自跟我讲的。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不愿意我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但这个事情,我现在都可以直截了当说的。(选自《张学良口述历史》)

我的事情是到36岁,以后就没有了。真是36岁。从21岁到36岁,这就是我的生命。——张学良

1990年,尚未完全恢复自由的张学良,派人找来史学家唐德刚商量写传的事情,两人数次交谈,完成了一部《张学良口述历史》,该书日前由中国档案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时年九十的“少帅”老夫聊发少年狂,对自己短短的自由生涯作了一番颇有意味的回顾。既有身为“衙内”的少年得意与风流,也不乏兵荒马乱年代常有的恐慌与困惑;本性最适合做一个声色犬马的公子哥儿,可现实偏要压他一肩的戎马战事和国恨家仇。

张学良少年即贵,英俊非凡。他的口述史,自然少不了一段段的风流往事。

唐德刚看张学良:他有多彩多姿的一生

因为这本口述历史,产生了越洋采访唐德刚先生的念头。不巧正逢他生病,又加上年事已高,无法进行电话两头的直接采访。将采访提纲传给他,他在病中认真口述,又由夫人记录整理,传真传回,其认真的态度令记者感动。

问:您在序言中说,“口述历史”并非是一个人说,另一个人录音的简单工作。我从您说李宗仁那本书的经过,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就张学良这本书来说,您在整理他的录音时,碰到的问题是哪些?您在序言后面又有一句:“本篇全凭记忆执笔”,又是什么意思?

答:一些有名望有成就的人,尤其是军政两界的领袖们,都是个性倔强的人物,一辈子事业,不论是成功或失败,他都不会承认自己有大错的。项羽的名言“天亡我楚,非战之罪也”就是一个最标准的例子。

至于我说“本篇全凭记忆执笔”这也是绝对的事实。治史者是不能交浅言深,无中生有的。

问:张学良先生说:他是看了您的《李宗仁回忆录》后动念请您写这本书。我的理解是:外界对他有许多传闻与误会,是他想澄清的。您通过与他接触与写作本书,觉得他本人最想澄清的是哪些部分?还有哪些,是他到死都会回避的?

答:张学良对李宗仁和顾维钧的回忆录都有好评,所以他也想如法炮制照样来写一部。

他对蒋氏夫妇有关西安事变的回忆,则认为不太真实,例如蒋说张学良看过他的日记后,大为感动云云,张则认为全是无中生有的“胡说”。但他不愿辩驳,因为:“蒋夫人对我太好,在她有生之年,我不愿伤害她……”。

问:听了随书奉送的录音片断,感觉张学良先生讲述时精力充沛,头脑清楚,从一开始口述到录音结束,他整个人状态是否都这样?

答:有两位青年王一方与郭冠英与我一起工作,分别摄影和录音。我们做多了,外界难免有些误传。张公原是惊弓之鸟,一下紧张起来,劝我立刻离开台湾,我们的访问就此中断,后来才知道是一场虚惊。

问:做他的口述历史,录音前有没有先设计谈话提纲,还是随他讲?我觉得他很乐意谈起当年的风流韵事,好像过了那么多年,少帅的本性并没有改?长年的幽禁生涯,您有没有觉得,他还活在历史里?

答:我写过很多历史名人,我的经验是他们每个人都各有一套作风的,访问者都要由浅入深渐渐地顺着说者的好恶,不知不觉地导引出头绪来。

一次我就亲自驾车送张公赴宴。刚抵目的地,他就要开门下车,我一眼看到附近还有一停车位,乃劝他稍等,等我很快地把车倒回去停在位子上,他吃惊地说:德刚,你还会开倒车?说得迎者大笑。我告诉车旁欢迎群众说:“张公当年开的是三十年代的车子,那时开倒车才不容易呢!”迎者大乐。

问:当您听他说:“我的事情就是到36岁”,“英雄?什么英雄,泄了气的英雄了!”您当时是什么感受?这本书做完,有没有改变您以前对他的认识?或着更加深了您对他的认识:一个有赤子之心的花花公子、政治家、军事家?

答:张学良有个很不寻常的多彩多姿的一生,很难说他是花花公子,是政治家还是军事家,因为他或多或少地都是。(唐德刚口述/吴眙文笔录/孙小宁采访)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孙小宁) 刘琪鹏

关于

  • 没有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论坛帖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游戏-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应用-微博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