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网易 > 读书频道 > 正文

赫塔·穆勒:为死于暴政的生命而活

2009-10-15 14:12:17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赫塔•穆勒“以诗歌的凝练和散文的坦诚,展示出无家可归者的景象”获得2009诺贝尔文学奖。

赫塔·穆勒。

10月8日,瑞典学院宣布,罗马尼亚裔德国女作家赫塔•穆勒“以诗歌的凝练和散文的坦诚,展示出无家可归者的景象”而获得2009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这在引起全世界媒体高度关注的同时,也一如既往激起老调重弹般的批评:指责该奖过于冷门以及政治化倾向。对于后者,不免让人费解—难道我们通常所说的文学原本是剔除政治因素之后的产物?政治当然是文学的重要因素—如果不是最重要的因素的话。事实上,诺贝尔文学奖有一贯的清晰的内在信念和气质,这么多年来它一直鼓励一种有社会担当的、艺术叙事不妥协的、前瞻性的文学。作为嗅觉一向迟钝的中国出版社和读者可以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在诺奖指引下去出版和阅读那些早该进入视野的好作品。

200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10月8日揭晓,由生于罗马尼亚的德语女作家赫塔.穆勒(Herta Müller)夺得,以色列作家阿摩斯.奥兹(Amos Oz)反而大热倒灶。很多人说,这几年间,诺贝尔评审委员会的标准越来越难估计,人们纷纷对评委会作出各种揣测,例如一向青睐反西方文明作品的恩达尔(Horace Engdahl)于今年6月离任,由历史学家恩隆德(Peter Englund)接手,加上今年是柏林围墙倒下20周年,所以对于独裁体制下的文学作品特别感兴趣。恩隆德走马上任时,曾批判恩达尔的欧洲中心观,但许多热门人选却没有获奖。当然,也有人认为选出穆勒并不代表欧洲中心观,因为穆勒刚刚出版的《呼吸钟摆》(Atemschaukel),在德国掀起热潮,而且正如恩隆德说的,她的作品“有种十分独特的风格”。

生活在极权的阴影下

委员会的评语道出这种独特风格:“她透过诗歌的凝练和散文的坦诚,展示出无家可归者的景象。”其中“无家可归者的景象”(The Landscape of the Dispossessed),不单取自赫塔.穆勒一篇小说的名称,更恰当地说明女作家的写作题材,她的写作题材多为童年成长的罗马尼亚乡村,她的文字纤细而准确,不带过多的修辞和感情,没有高亢的呐喊或悲哀的呻吟,只用客观直接的语言,仿佛抽离的视角中,叙述却充满受压抑的弦外之音,一向涉猎东欧文学的读者,对这种反讽笔触不会感到陌生。穆勒曾获克莱斯特奖(Kleist-Preis)和国际IMPAC都柏林文学奖(International IMPAC Dublin Literary Award),这次获得世界级作家最高荣誉后,一时激动非常地说:“我十分惊讶,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关于获奖,我现在说不出更多的话。”另一个激动非常的人,应该是出版穆勒作品的Hanser Verlag,因为《呼吸钟摆》的成功,连带把穆勒其他作品,也引入畅销文学作品之列。

穆勒一直生活在极权的阴影下。1953年,她在罗马尼亚西部巴纳特省(Banat)的乡村尼茨基村(Nitzkydorf)出生,在那夹杂着匈牙利人和斯瓦本日耳曼人的边境省份,穆勒属于一个讲德语的家庭,父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为党卫军军官。二次世界大战后,罗马尼亚处于共产党统治下,在特兰斯瓦尼亚、巴纳特地区的日耳曼和匈牙利少数民族,受种族主义政策歧视。齐奥塞斯库设立臭名昭著的“安全部”(Securitate),即秘密警察,迫害少数民族。早于1973年至1976年间,她在最具异见精神的蒂米什瓦拉大学修读德国与罗马尼亚文学期间,已对当时政权深感不满,并私底下与其他德语年轻作家互相交流,这些作家在1972年至1975年间,以其名称“巴纳特行动小组”(Aktionsgruppe Banat)为秘密警察所监视。1977年至1979年,穆勒在机械工厂担任翻译期间,秘密警察曾强迫她充当线人,因不肯合作而被革职,只得任教于幼儿园和当私人德语教师以糊口,但秘密警察依然没放过她,除经常滋扰她,还发出死亡威胁。根据穆勒的说法,她自己以及许多德语作家的名字一直在“巴纳特行动小组”名单中,犹太人被称为“犹太民族主义者”,匈牙利人被认定为“匈牙利国土收复主义者”(Hungarian Irredentists),而德语民族则成了“德国民族及法西斯主义者”。

1982年,她出版处女作《低地》(Niederungen),旋即被罗马尼亚当局审查删减。当局要求删去“箱子”这个词汇,因为那令人联想到“逃亡”。她对此说:“我总是警告自己不要接受政府供给人民‘词’的意义,我也意识到语言本身不能作为抵抗的工具。语言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自身的纯洁。”

1984年,她将《低地》的未删减本偷送到德国出版,大受欢迎,同时也在罗马尼亚发表了《沉重的探戈》,1986年发表《狐狸曾经是猎人》 和《今天,如果我不想见面》,还有《男人是世上的大野鸡》,前两部小说后来分别在1989年和2001年译成英文,名为《护照》及《约会》。

穆勒一直不能容忍罗马尼亚政权对他们的迫害,故在1987年偕同丈夫小说家华格纳(Richard Wagner)出走德国柏林,但在罗马尼亚的经历令她难以忘怀:“对我而言,最压迫、令我难以忘怀的经历,便是生活在独裁时期罗马尼亚的那段时间。生活在数百公里外的德国,无法抹去我过往的记忆。”德国的自由空气,让她得以全情写出以自身经历为题材的文学作品。两年后,东欧兴起民主化浪潮,该年圣诞节,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下台,随后被审讯及处决。独裁统治的结束,并未令穆勒释怀。她在2009年7月23日《时代报》(Die Zeit)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曾说罗马尼亚的秘密警察在独裁者倒台后还没有解散,它依然存在,因为40%前秘密警察职员仍在今日的罗马尼亚情报局(SRI)工作,古老的秘密警察档案留存到他们手中。今日罗马尼亚看似开放、民主,但对于以往与旧政权妥协的行径,今日大部分罗马尼亚人装作失忆,令穆勒感到愤怒。

另一起事件也反映出穆勒的硬朗个性。1990年两德合并后,东西德笔会也合并,有些与特务有关系的东德作家,“既不认罪,也不曾解释发生过什么”,但被特务骚扰的往事却记忆犹新,于是她毅然退出了德国笔会。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彭砺青) 书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 没有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论坛帖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游戏-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应用-微博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