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化新闻 > 正文

爱伦·坡:乌鸦

2009-10-12 20:53:11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可怜的人”,我叹道,“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 这忘忧药能终止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喝吧,喝吧,忘掉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
《乌鸦》插图 法国插画家Gustave Dore画。

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我独自沉思,慵懒疲竭,

面对许多古怪而离奇,并早已被人遗忘的书卷;

当我开始打盹,几乎入睡,突然传来一阵轻擂,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轻轻叩击我房间的门环。

“有客来也”,我轻声嘟喃,“正在叩击我的门环,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哦,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风凄雨冷的十二月,

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

我当时真盼望翌日——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

想用书来消除伤悲,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伤感

因那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在此已抹去芳名,直至永远。

那柔软、暗淡、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

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惧,我毛骨悚然;

为平息我心儿的悸跳.我站起身反复念叨

“这是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的房间的门环,

更深夜半有客人想进屋,在叩我的房间的门环,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于是我的心变得坚强;不再犹疑,不再彷徨,

“先生”,我说,“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

刚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

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轻轻叩我房间的门环,

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说着我打开门扇——

惟有黑夜,别无他般。

凝视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

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没显示任何象征,

“丽诺尔?”便是我嗫嚅念叨的唯一字眼,

我念叨“丽诺尔”,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我转身回到房中,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比刚才听起来明显。

“肯定”,我说,“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

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

然后我推开了窗户,随着翅膀的一阵猛扑,

一只神圣往昔的乌鸦庄重地走进我房间;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

而是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到我房门的上面,

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栖息在那儿,仅如此这般。

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

“冠毛虽被剪除”,我说,“但你显然不是懦夫,

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

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听见如此直率的回答,我对这丑鸟感到惊讶,

尽管它的回答不着边际——与提问几乎无关;

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

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上面,

看见鸟或兽栖在他房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

而且名叫“永不复焉”。

fay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个方法帮你实现财务自由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