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化新闻 > 正文

爱伦·坡:陷坑与钟摆

2009-10-12 20:12:54 来源: 网易读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我战战兢兢地摸索着回到墙边——横下一条心宁死也不再冒险去受那些陷阱的惊吓,我当时想象那个地牢遍地都是陷阱。在另一种精神状态下,我说不定会有勇气跳进那样的一个深渊,在瞬间内结束我的痛苦;可当时我却是个十足的懦夫。
《陷坑和钟摆》 爱尔兰插画家 Harry Clarke画。

就在这儿,那群贪婪而邪恶的暴徒

曾长久地对无辜者的鲜血怀着仇恨,

如今祖国已解放,死亡之狱被摧毁,

死神曾猖獗之处将出现健康的生命。

——为在巴黎雅各宾俱乐部原址所

建之市场大门而作的四行诗

我真虚弱——由于那种漫长的痛苦我已虚弱不堪;而当他们终于替我松绑并允许我坐下之时,我觉得我的知觉正在离我而去。那声宣判——那声可怕的死刑宣判——便是传进我耳朵的最后一个清晰的声音。从那之后,法官的声音就仿佛消失在一种梦一般模糊的嗡嗡声中。它使我想到了天旋地转这个概念——这也许是在恍惚中由此而联想到了水车的声音。这种情况只延续了一会儿;因为很快我就什么也听不见了。不过我暂时还能看见;只是所看见的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夸张!我看见了那些黑袍法官的嘴唇。它们在我看来非常苍白——比我写下这些黑字的白纸还白——而且薄得近乎于荒诞;那么薄的嘴唇居然能说出斩钉截铁的词句——作出不容更改的判决——对人类的痛苦表现出冷酷的漠然。我看见那个决定我命运的判决正无声地从那些嘴唇间流出。我看见那些嘴唇说话时可怕的扭动。我看见它们形成了我名字发音的口形;我为此一阵颤栗,因为没有随之而来的声音。在一时间因恐怖造成的谵妄之中,我还看见遮住房间四壁的黑色幔帐轻得几乎不为人察觉的波动。然后我的目光落在了桌上的七支长蜡烛上。开始它们还呈现出一副仁慈博爱的模样,宛如一群会拯救我的白色小天使;可转眼之间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感到我身上的每一根纤维都猛然一震,就好像我碰到了伽戈尼电池组的导线,与此同时那些天使都变成了头顶冒着火苗的毫无意义的幽灵,我看出不可能指望它们来拯救。随即一个念头像一支优美的曲调悄悄地溜进了我的想象:坟墓中的安眠一定非常美妙。那念头来得悄然而隐秘,似乎过了好一阵我才充分意识到它的来临;但正当我终于完全感觉到它并接受它之时,那些法官的身影突然像变戏法似的从我眼前消失;七支长长的蜡烛化为乌有,它们的火苗完全熄灭;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片黑暗中的黑暗;所有的感觉仿佛都被灵魂坠入地狱时的那种飞速下降所吞没。然后就是那个沉寂而静止的冥冥世界。

我当时虽已昏迷,但仍然不能说我全部的知觉都已丧失。剩下的到底是一种什么状况,我现在无意下定义,甚至不想加以描述;但并非完全失去了知觉。在沉睡中——不会!在谵妄中——不会!在昏迷中——不会!在死亡中——不会!甚至长眠于坟墓中也不会完全失去知觉。否则对人类便无不朽可言。从睡眠之最深处醒来的过程中,我们冲破一层梦的丝网。可转眼之间(也许那层丝网太薄),我们不再记得梦中所见的一切。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心理或精神存在意识的苏醒,第二阶段是生理存在意识的苏醒。看来情况很可能是这样的,如果我们苏醒到第二阶段时尚能回忆起第一阶段的印象,那我们就会发现这些印象有助于我们忆及在此之前的那个昏迷之深渊。那个深渊是——怎么回事?至少我们应该如何区别那个深渊的阴影和坟墓的阴影?但即使我刚才称之为第一阶段的印象未被随意记起,可难道它们不会在很久以后自动冒出来,尽管我们会惊于它们从何而来?从不曾昏迷过的人绝不会看到奇异的宫殿和在煤火中显现的非常熟悉的面孔;绝不会看到许多人也许看不到的黯淡的幻影在半空中飘浮;绝不会沉湎于某种奇花的芬芳——他的大脑也不会为某种以前没引起过他注意的韵调的意义而感到困惑。

在我经常有意识地去回忆那种昏迷状态的努力中,在我认真地去追忆我昏迷时所陷入的那种表面上的虚无状态之特征的努力中,也有过一些我认为是成功的时刻;有过一些我居然唤起了记忆的很短很短的瞬间,而其后清醒的理智使我确信,那些短暂的记忆只可能与当时那种表面上的无意识状态有关。这些少量的记忆隐隐约约地证明,当时一些高大的身影把我抬起,并默默无声地抬着我往低处走去——朝下——继续朝下——直到我因觉察到那下降没有止境而感到一种可怕的眩晕向我压来。记忆还证明当时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因为当时心脏静得出奇。接着突然有一种一切都静止不动的感觉;仿佛那些抬我的人(一群可怕的家伙!)在下降的路上已经超过了没有止境的界线,由于精疲力竭才停下来歇一会儿。在那之后我还记起了晦冥与潮湿;然后一切都是疯狂——一种忙于冲破禁区的记忆的疯狂。

突然,我的心灵恢复了运动和声音——心一阵骚乱地运动,耳朵听到了心动的声音。接着是一阵短时间的空白。然后又有声音,又有运动,并有了触觉——一种弥漫我全身的刺痛的感觉。接着是一种没有意志的纯粹的存在意识——这种状态延续了较长时间。然后突然之间,意志恢复,恐惧感苏醒,并产生了一种急于了解我真实处境的意图。接着是一种想重新失去知觉的强烈欲望。然后是心智完全复活,行动的努力也获得成功。随之而来的便是对审判、法官、黑幔、判决、虚弱和昏迷的清楚回忆。接着就是昏迷之后那遗忘中的一切;那在后来经过许多努力才使我模模糊糊地回忆起来的一切。

到此为止我尚未睁开眼睛。我感觉到自己是仰面躺着,手脚没被捆绑。我伸出一只手,它无力地垂落在某个潮湿而坚硬的表面。我让手保持在那个位置,与此同时我竭力去猜想自己身在何处,处境会怎样。我极想但又不敢睁开眼睛。我害怕向周围看第一眼。这并不是说我害怕见到什么吓人的东西,面是因为我唯恐睁开眼睛会什么也看不见。最后我终于心一横猛然把眼睛睁开。结果我所担心的得到了证实。包裹着我的是永恒之夜的黑暗。我困难地喘息着。那沉沉黑暗似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空气也湿闷得令人难以忍受。我仍然静静地躺着,开始尽力运用我的理智。我回想起了这次宗教法庭审判的全过程,并力图以此推断出我当时的真实处境。死刑判决已经宣布;那对我来说仿佛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但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真已死去。不管我们在小说中读到些什么,那类想象与真实情况都完全不相符;——可我究竟在哪儿?情况到底怎样?我知道,被宗教法庭判处死刑的异端通常是被捆在火刑柱上烧死,而我受审的当天夜里就已经执行过那样一次火刑。难道我已被押回原来那个地牢,等待将在数月后举行的另一次火刑?我马上就看出这不可能。受害者从来都是被立即处死。再说我原来那间地牢和托莱多城所有的死牢一样是石头地面,而且也并非一丝光都没有。

fay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个方法帮你实现财务自由

态度原创

读书推荐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热点推荐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读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