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爱伦·坡:丽姬娅

2009-10-12 19:51:38 来源: 网易读书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丽姬娅,仅凭这三个甜蜜的字眼——丽姬娅——就能使我的眼前浮现出早已不在人世的她的身影。而此刻,当我提笔写她之时,我才突然意识到,对于这位曾是我的朋友、我的未婚妻,后来又成为我读书的伙伴,最后终于成为我钟爱的妻子的她,我居然从来就不知道其姓氏。

我已经提到过丽姬娅的学识,那真是广博之至——我从不知道女人有这般博学。她精通各种古典语言,而就我所通晓的欧洲各种现代语言来说,我从来没发现她错过一词一句。实际上,就任何一个她最喜欢的题目(她之所以喜欢仅仅是因为那在自夸博学的经院中被认为是最深奥的题目),我又何曾发现她出过差错?我妻子的这—特点只是在最近这段时间才那么格外地、令人激动地唤起了我的注意!我刚才说我从不知道女人有她那般广博的学识——可是,天底下哪儿又有男人能成功地研究包括伦理学、物理学和数学在内的所有学问?我当时并不像现在这样清楚地意识到丽姬娅的学识是如此博大,如此令人震惊;但我仍充分地意识到她对我拥有至高无上的支配权,怀着一种孩子气的信任,在我们婚后的前些年里,我一直由她领着去穿越我所醉心的形而上学那个混沌世界。当她俯身于我身边指导我研究那些很少有人研究、世人知之甚少的学问时,我是多么地踌躇满志——多么地欣喜若狂——心里怀着多少憧憬和希望——我实实在在地感到那美妙的远景正在我面前慢慢展开,沿着那漫长的、灿烂的、人迹罕至的道路,我最终将获得一种因为太珍奇神圣而不能不禁绝于世人的智慧!

所以,当几年后眼见我已打好基础的前程不翼而飞,乘风而去,我心中那种悲哀当然会无以复加。没有了丽姬娅,我不过是一个在黑暗中摸索的孩子。单是她的相伴,单是她的讲解,就曾使我俩潜心研究的先验论中的许多奥秘豁然开朗。没有了她眼睛灿烂的光芒,轻灵绝妙的文字变得比铅还呆板凝重。而当时那双眼睛越来越难得照射到我所读的书页上。丽姬娅病了。那双热切的眼睛闪烁出一种太——太辉煌的光焰;那些苍白的手指呈现出透着死亡气息的颜色;哪怕最柔和的一点感情波动,那高洁额顶的缕缕青筋也会激烈地起伏。我看出她已经命在旦夕——我内心已在悄悄地与狰狞的死神抗争。而令我惊讶的是,我多情的妻子对死亡的抗争比我还激烈。她坚强的性格中有许多东西使我一直认为,死神降临于她时绝不会给她带来恐怖——可事实并非如此。她对死神的顽强抵抗和拼命挣扎之场景决非笔墨所能描绘。眼睁睁看着那副可怜的惨状,我心里一阵阵痛苦地呻吟。我本该对她进行安慰——我本该对她晓之以理;但是,面对她那种强烈得近乎疯狂的求生欲望——生——只求生——我知道安慰和晓理无异于痴人说梦。然而,虽说她的灵魂一直在进行着最激烈顽强的挣扎,但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瞬,她举止上始终如一的平静才被动摇。她的声音变得更加柔和——更加微弱——可我不愿详述那些平静的话语所包含的疯狂的意义。当我神情恍惚地侧耳倾听她说话之时,我眩晕的大脑听到的仿佛是一种来自天外的悦耳的声音——一种世人从不曾知晓的臆想和渴望。

她爱我,这一点我从不怀疑,说不定我早就轻而易举地意识到在她这样一个女人的心中,爱也一定是一种不同寻常的爱。但只是在她弥留之际,我才完全为她的爱之深切所动。她久久地紧握住我的手,想一吐她心中对我那种比激情更强烈、比忠贞更永恒、早已升华为至尊至爱的一腔情愫。我怎么配消受这一番赐恩降福的表白?我怎么该承受我心爱之人在倾述衷情之后就要死去这一灾祸?可我实在不忍细述这个话题。让我只说一点,正是面对丽姬娅以难以想象的柔情痴恋一个,天哪!痴恋一个不值得她爱的人之事实,我才终于明白了她对即将离去的生命那么热切而疯狂地留恋的真正原因。而我所不能描述的——我所无力表达的——正是这样一种热切的企盼——正是这样一种对生命——仅仅对生命——的最强烈的渴望。

在她临死那天晚上的半夜时分,她明确地示意我坐到她身边,让我把她前几天刚写的一首诗再朗读一遍。我遵从她的吩咐朗读了那首诗:

瞧!这是个喜庆之夜

在最近这些寂寞的年头!

一群天使,收拢翅膀,遮

好面纱,掩住泪流,

坐在一个剧场,观看

一出希望与恐怖之剧,

此时乐队间间断断

奏出天外之曲。

装扮成上帝的一群小丑,

叽叽咕咕,自言自语,

从舞台这头飞到那头——

他们只是木偶,来来去去

全由许多无形物支配,

无形物不断把场景变换,

从它们秃鹰的翅膀内

拍出看不见的灾难!

那出杂剧!——哦,请相信

将不会被人遗忘!

因为它那被抓不住它的人

永远在追求的幻想,

因为一个永远旋转的怪圈

最后总是转回原处,

因为情节之灵魂多是罪愆,

充满疯狂,充满恐怖。

但是,看,就在那群小丑之中

闯进了一个蠕动的怪物!

那可怕的怪物浑身血红

从舞台角落里扭动而出!

它扭动——扭动!真是可怕,

小丑都成了它的美餐,

天使们呜咽,见爬虫毒牙

正把淋淋人血漫染。

熄灭——熄灭——熄灭灯光!

罩住每一个哆嗦的影子,

大幕像一块裹尸布一样,

倏然落下像暴风骤雨,

这时脸色苍白的天使,

摘下面纱,起身,肯定

这是一幕叫《人》的悲剧,

而主角是那征服者爬虫。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 fay
  • 没有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论坛帖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游戏-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应用-微博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