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曹明伦谈爱伦坡作品在中国的译介

2009-10-09 17:03:37 来源: 网易读书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爱伦·坡作品在中国的译介始于上世纪初,经历了零篇译介、系统译介和重译本层出不穷三个阶段。本文回顾了其作品在中国的译介过程,分析了各阶段译本的优劣得失,揭示了译介中存在的问题。作者希望在他200周年诞辰来临之际,他曾生活过的这个世界有更多人成为他愿意

曹明伦照片。

作者简介:

曹明伦:北京大学博士,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协会理事,四川翻译文学学会副会长,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主要从事英美文学、翻译学和比较文化研究。著有《翻译之道:理论与实践》和《英汉翻译实践与评析》,译有《爱伦·坡集》《弗罗斯特集》《威拉·凯瑟集》《培根随笔集》《伊丽莎白时代三大十四行诗集》和《司各特诗选》等多种英美文学经典,与人合作编有《英诗金库》,论文见于《中国翻译》、《上海翻译》、《国外文学》、《名作欣赏》、《外语教学》《外国文学研究》《外国文学评论》等学术期刊及若干大学学报。

网易读书 引言

爱伦·坡(1809-1849)在世时也许是最不被人理解的作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作品的真正价值终于为他赢得了声誉。如同欧文、库珀、梭罗、霍桑等美国文豪的大名一样,爱伦·坡这个名字对今天的中国读者也早已是耳熟能详,不仅文学院和英文系的学生为写论文而研读他的作品,而且一般文学读者中也有不少他的“粉丝”。如今的中国读者不仅知道“是爱伦·坡首创了推理侦探小说这种文学形式”,而且还知道“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之父”,知道“他与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有亲缘关系”,因此笔者赞成这样一种论断:“对于任何层次的读者,坡的声誉都比他同时代的任何美国作家更为稳固,唯一的例外可能只有马克·吐温”。然而,爱伦·坡之文学声誉在中国的建立并非一日之功,而是经历了整整一个世纪的漫长过程,经历了零篇译介、系统译介和重译本层出不穷三个阶段。在爱伦·坡200周年诞辰来临之际,笔者拟对其作品在中国的译介过程进行一番回顾和梳理,以祭奠这位天才作家的在天之灵。

零篇译介阶段

据现有资料考证,中国对爱伦·坡作品的译介始于清光绪乙巳年(1905年),中国翻译爱伦·坡作品的第一人是周作人(1885-1967),而被译介到中国的第一篇爱伦·坡作品则是其翻译的《玉虫缘》(The Gold-Bug,今译《金甲虫》)。

《玉虫缘》初版版权页有如下记载:书名“玉虫缘;著者:美国安介坡;译述者:会稽碧罗;润辞者:常熟初我;印刷所:日本翔鸾社;发行所:上海小说林;乙巳五月初版;定价三角”。该书卷首有署名“萍云”的《绪言》,卷末有译述者碧罗的《附识》。据《知堂回想录》记述,“萍云”和“碧罗”均为周作人当时用的笔名。周作人乙巳年正月十四日之日记云:“译美国坡原著小说山羊图竟,约一万八千言”。同年二月二十九日日记又云:“接初我廿六日函,云山羊图已付印,易名玉虫缘”。由此我们得知,周作人最初把The Gold-Bug翻译成了《山羊图》,《玉虫缘》这个书名乃该书润辞者(小说林社创办人)丁祖荫(1871-1930,号初我)所拟,这个书名是“根据原名而定的,本名是《黄金甲虫》,因为当时用的是日本的《英和辞典》,甲虫称为玉虫”。

是年20岁的周作人译《玉虫缘》可谓跟风,因为当时中国人翻译国外侦探小说可谓“风起云涌……而当时译家,与侦探小说不发生关系的,到后来简直可以说是没有”,当时“究竟翻译了多少部侦探小说,至今尚未有完全的统计,保守的估计当在400部(篇)以上”。周作人后来在谈及翻译《玉虫缘》时也承认:“在翻译的时候,华生包探案却早已出版,所以我的这种译书,确实受着这个影响的”。

这种影响还见于当时的其他译家,所以中国人早期译介的爱伦·坡作品多为侦探小说。如钱塘名士陈蝶仙等翻译了坡的《母女惨毙》、《黑少年》、《法官情简》和《骷髅虫》,结集为《杜宾侦探案》于1918年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该书初版时译者署名为“常觉、觉迷、天虚我生”,1932年重印时译者署名改为“陈栩 等”。周瘦鹃所译《欧美名家短篇小说丛刊》(1917)中的《心声》(The Tell-Tale Heart, 今译《泄密的心》)虽然严格说来是心理分析小说,但由于小说中也出现了凶杀和警察,在当时也被列入侦探小说之类。有学者考证,这篇小说是“当时爱伦·坡的小说在中国充溢数量最多的,达五六次之多”,除周瘦鹃外,沈雁冰也翻译过这篇小说,其篇名仍译作《心声》,于1920年9月发表在《东方杂志》第17卷第18号上。当时钱歌川也译有爱伦·坡的作品,他在1929年2月为其翻译的《黑猫》所撰的“译者的话”中说:“我虽然从1923年以来,就有意迻译,可是因为自己的疏懒,又加以原文的难解,就一直拖到现在”。钱译《黑猫》依次收《红死的假面》、《黑猫》和《椭圆形的肖像》3篇小说,以英汉对照本的形式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

周作人除翻译《玉虫缘》外,还译过爱伦·坡的Silence—A Fable,其译文篇名为《默》(今译《静——寓言一则》),收入与其兄鲁迅合译、于1909年在东京出版的《域外小说集》。周瘦鹃译的《欧美名家短篇小说丛刊》中也收有这篇作品,篇名为《静默》。值得在此指出的是,《中国翻译简史》所说的“鲁迅和周作人译过爱伦坡(A. Poe)的《妻》”恐系抄录时之笔误。坡的作品中没有以《妻》为名的篇什。

在这一时期,除了小说之外,坡的其它体裁的作品在中国也有所译介。1925年4月,《小说月报》发表了林孖翻译的《诗的原理》(The Poetic Principle, 今译《诗歌原理》)。同年9月,由吴宓、梅光迪和胡先骕等人创办的《学衡》第45期发表了顾谦吉翻译的爱伦·坡的名诗The Raven,译诗篇名为《阿伦玻鵩鸟吟》(今译《乌鸦》)。

从以上梳理可以看出,此阶段译介的爱伦·坡作品虽篇目不多,但却类别齐全,小说、诗歌、文论均有涉猎。令人惊叹的是,当时中国学人对坡的认识已相当到位。周作人在其所译《玉虫缘》之“例言”中就说:“坡少负隽才……其诗文惨怪哀感,为一时所欢迎。顾天不永年。殊亦长吉鬼才之俦也……闻其所作大鸦之诗及泻梨(酒名)之酒桶(按:即《乌鸦》和《一桶蒙特亚白葡萄酒》)等篇尤奇异,惜未得见”(安介坡, 1905: 1)。钱歌川在其所译《黑猫》之“译者的话”中说:“他的诗是独步的,而他的散文,却是独创的”(亚伦坡,1937: i)。《学衡》主编吴宓为顾谦吉翻译的《阿伦玻鵩鸟吟》写的编者识语曰:“玻氏之文与诗,具有仙才,亦多鬼气”。1926年,时任《小说月刊》主编的郑振铎在该刊第17卷第12期上发表《美国文学》一文,论及爱伦·坡时曰:“坡是美国文坛最怪的人物……‘本质上是个诗人,小说、评论诗意盎然’”。这些评价今天看来也非常中肯。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 fay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没有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论坛帖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游戏-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应用-微博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